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1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承吞醒转时,瞧着空空的房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来霍轮府邸。正想微微抬个手起个身,却发现浑身疼痛不已,承吞这才想起自己还受了伤。

本来嘛,男儿流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有一点点可惜了祖宗的心血——震云瓶。但是,承吞也不后悔自己的那个决定。当发现凤九被震云瓶袭击时,他压根就没有功夫考虑太多,既忘了凤九身旁有个东华帝君护着,也忘了那震云瓶是西海的至宝万不可毁,那一刻承吞只想着一定要把凤九救出来,无论付出多少代价。

如今震云瓶毁了,凤九安全了,他也受了重伤,万幸,总比凤九受伤,他自己却在一旁干着急要来得好。只是这震云瓶粉碎带来的代价也太大,承吞觉得全身稍微动一下就疼痛难忍。

正强忍疼痛间,忽然听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显是有人走进来。想必来人应是天括,于是承吞吩咐道:“天括,凤九如何了?受伤没有?”许是自己受伤太重,都有些记不清凤九到底安不安全了,是以还是再问一遍天括才能放心。

谁知他并未听到天括的回答,反而是一把温柔的女声在答话:“凤九没事,多谢蚌王舍命相救。”

承吞一听凤九进屋了便挣扎着要起身,凤九急忙放下手里的食盒,走到床榻旁扶起承吞,嘴里道:“起来做什么?是想拿什么东西吗?”

承吞有些诧异的坐正身子,然后道:“你……”

凤九以为承吞问的是自己因何在此,便道:“你因为救我而受伤,我自然应该过来看看。”

原来是为了这桩事,承吞平静道:“你与本王相识一场,本王又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看承吞淡淡揭过话题,凤九更是感动的无以复加,道:“多谢蚌王出手相助,凤九实在感激不尽,你的救命之恩凤九没齿难忘,以后若蚌王有任何难办之事或是未竟的心愿,还请第一个想到凤九,给凤九一个报答你的机会。”

承吞心道,你能如何报答本王,本王难道还指望着你的报答才肯救你吗?是以他听到凤九这番听着情真意切,但实则又有些泾渭分明的话,一时也不知作何应对。

凤九见承吞不答话,料想他或者猜测自己在说场面话,或者一时半刻想不起有何心愿,便又道:“你既是为救凤九而受伤,凤九也自当好好的照料你,其他的只求日后能有机会报答。”

承吞推拒道:“本王哪里需要你的报答?你这话说得太生分了。”

凤九也不再争,而是轻声道:“睡了半天,现下饿吗?我给你做了益气补血汤,想不想喝一点?”

承吞现在动都不想动,更别提吃什么东西,原本想直接拒绝,可听到凤九说这汤是她亲自做的,又有些惊讶:“是你做的?”

凤九点点头:“我熬了好几个时辰,太医说这汤对你的伤势有益,”她见承吞似乎不想喝,不由得用从前诱哄东华那般诱哄小孩子的语气道:“喝一点好不好?很好喝的。”那眼神显得格外的真挚,倒让人舍不得拒绝她。

承吞一见凤九这样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狠话,又听这碗汤是凤九专门替他熬的,便也想亲尝尝,于是道:“那本王试一试你的手艺。”

凤九一听自然是高兴,便从食盒中取出益气补血汤来要递给承吞。

承吞正要伸手来接,却虚弱得手都抬不起来,凤九暗道自己没眼色,赶紧补救道:“还是凤九来吧,委屈一下你。”边说边舀起一勺汤递到承吞嘴边。

承吞整个人都尴尬不已,硬是张不开嘴。

凤九见承吞还在发愣又劝道:“这汤凉了就不好喝了,快点趁热喝吧。”

承吞只得咬牙张嘴,眼神都不敢望向凤九。嘴里的汤是何滋味也品不出来,只想快点大口喝完,结束眼前这个令人尴尬的场面。

凤九瞧出承吞的不自在,心里暗暗好笑,这蚌王估摸着也是平日里指派别人惯了的,可能从未作为一个弱者被人这样肆意拨弄,所以才会一时有些不习惯。

哪知这会儿承吞因一口汤吞得太急了险些被呛住,突然大声咳个不停。

凤九急道:“没事吧?”

承吞摇摇头缓过劲来。

凤九又安慰道:“你喝慢一点啊,又没人同你抢。”

东华刚刚踏进屋子,就听到凤九微嗔的这么一句话。

东华听着这声音都觉得要抖三抖了,更别说承吞那个混小子了,因此他故意打断道:“凤九,你又让蚌王喝什么?”

不知为何,承吞见东华这样突然闯进来微微有点心虚,像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东华,是以他此刻只能反常的沉默。

凤九见东华不疾不徐的走进来,也从容大方的回答:“帝君你放心,这可不是什么囫囵汤,因太医说这益气补血汤对承吞的伤势有益,我便煮来给他喝。”

东华瞧着那汤碗在凤九手上,而承吞手上空无一物,显然是凤九在喂他喝。虽然承吞是个病人,虽然承吞救了凤九一命,但是眼见承吞正在享受自己曾经的专属待遇,东华还是做不到完全的无动于衷。难道承吞没长手吗?难道凤九一定需要照顾他到这个地步吗?难道就没个机灵点的侍从在一旁伺候?

东华越想越觉得可疑,尤其,凤九还在一边不停娇俏的哄着承吞,尤其,承吞还对凤九怀有见不得人的歪心思,结果凤九竟然还让自己放心,你说说,这让东华怎么放心?

于是东华提醒道:“蚌王,你的侍从怎么都不在屋内伺候,留下凤九一人,她怎么忙得过来?”

承吞解释道:“本王受伤时不习惯太多人围在身边,是以天括也吩咐其他侍从不要随意进来。”

这个借口倒是找的不错,但谁知又是否真的如此?东华接口道:“但凤九一个人如何能照顾你?岂不是把她累坏了。”

凤九见东华因担心自己受累而在话里暗含责备,忙出言维护承吞道:“凤九不累,不过是做些端茶递水的活,有什么可累的,承吞救了凤九一命,凤九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他的。”

承吞还未说话,东华就先问向了他:“蚌王你呢?你当真需要她做牛做马?”

承吞否认:“自然不是,凤九实在是太过客气,本王哪敢要她做牛做马?不过是举手之劳,确实言重了。”

见承吞故意淡化救人之举,凤九忙道:“哪里是举手之劳?明明是性命之忧。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凤九何以能安然无虞,早已与你易地而处了。”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