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百话——读《野望》

野望(王绩)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这首诗歌写作背景的争议还是蛮大的,有所争议就会有很多不同的解读。施蛰存先生在《唐诗百话》中选取了明人唐汝询、清人吴昌祺、何文焕三人的说法,一一简论。施蛰存先生认为:“这首诗可能作于隋代政权将亡或已亡之时。但王绩并不效忠于这个一片秋色和残阳的政权。他的'长歌怀采薇'是为了'徙倚欲何依',是为了个人的没有出路。待到唐皇朝建立,李渊征集隋代职官,王绩就应征到长安出仕,可见他并不以遗老自居。”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这两句是我最熟悉的,在秋色满怀的途中,互不相识又何妨,随意唱唱山歌,采些野菜便归去……简单而又惬意,多好啊。因此,长久以来,每每读到这几句,眼里心里从来不觉得清冷、萧瑟,更是满满秋意,而九月里的夕阳更是不可辜负……

今日读到施蛰存先生的解读,读诗确是要知人论世,才知诗中滋味。是啊,生而为人,在尘世里行走,更何况对心里有着仕途期许的诗人来说,何尝能简单了然。

但读诗,还是随心至上吧,知人论世也好,断章取义也好,合不合时宜无可厚非,体验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