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的诗(一)

予我黑暗产道

强加我恸哭人权

度过9125个颠倒昼夜

我把自己放逐

将希望寄托神明

与喜怒哀乐伴行

与功名利禄结拜

我不甘

放纵灵魂山顶高歌

笑看肉体尘世滚爬

奈何

微笑早已深入骨髓

滚爬沾惹一身铜臭

原来

活着,就很好

我,一直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