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人陪

0.652字数 5096阅读 110

电影《西虹市首富》热播之后,伴着频频笑声,王力宏的歌曲“需要人陪”仿佛又拨动着人的心弦――一个我需要梦想 需要方向 需要眼泪 更需要一个人来点亮天的黑……歌声在耳畔想起,看着电影屏幕,秋音转过头看看旁边的好友,才发现这么多年陪伴着自己的是友情。那爱情呢?曾因给不起陪伴而曲终人散。

说起他――木偶,凡事从别人口中听到他,或是谁提及他,秋音都会一副听到陌生人的模样,假装着说:“木偶是谁?不知道,我忘了。”

秋音与木偶相识在一个狭小的播音间,通往播音间的是一个螺旋型的蓝色旋转楼梯,不是那种明亮的蔚蓝,让人看见了天空般的明净。而是那种带着斑驳印记的蓝,仿佛在讲着故事,讲着上下而过的人们。每当走上去,踢踢踏踏的声音入耳,也在诉说着今朝。那时的秋音和往常一样沿着蓝色旋转楼梯向上走去,一进门是播音间外面的记者秘书部的接待室,那个穿着蓝色条纹衬衣的男孩是那样的忧郁。后来得知原来他是“木偶”,可是那时木偶的眼里却泛着泪花。秋音向接待室的学长学姐们问了声好,便去播音间调音了。

后来调音结束后,木偶进来了,他的眼神不再红润,而是越发的明亮。他静静的听着。这是木偶和比他大一届的秋音相识的第一面,一次不太愉快的你说我听的讲授式聊天。

秋音和木偶再后来的相遇是每周一次的广播站例会,以及编辑组内的培训工作了。不知从何时起秋音发现木偶在自己身边出现的频率变多了。参加周三例会时,他会坐在身后;听报告讲座时,他会和同级小编坐来凑热闹;放假出去玩儿时,他会嚷嚷着他也去……就这样再怎么不熟悉的两个人,因为在彼此的生活中出现的多了,也能在心中留下些许痕迹。

因为会听到:其他小编会说木偶有点逗;会说秋音性格很好;会说木偶是谁的小跟班;会说秋音是哪个学院的;会知道木偶为什么来这个学校,同样秋音的来校的原因也有所耳闻,但无论如何,来到这里的人,都有一股莫名的雄壮之心,看起来确略显惨淡悲凉。生活就是这样,除了彼此最开始的印象之外,你们的生活开始发生交集,以此来觉得彼此之间存在着某种相似的缘分。你也总会多多少少从别人嘴里知道点什么,又找到了彼此的契合点,悄无声息的增加了一种冥冥注定的感觉,把缘分弄得很奇妙。其实说到底,因为相识你们开始彼此在乎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半学期已经快结束了,那日木偶竟然说:“如果谁谁谁也走了,我也要退学了。”当时秋音的心里还打鼓:“倘若真如此,我还真得打心底的佩服你,佩服你的果敢与勇气。”不过那时秋音也只是笑笑,并无其它言辞,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木偶的具体回答早已忘了。在后来,学校对于大二13级学生各学院要去实习的事,略有风声。当时连秋音自己还不知道时,木偶跑来问她:“秋音姐,听说你们10月份过后要去实习啊?”秋音纳闷,一副茫然的表情说:“没有啊?没有听说呢。”木偶点点头:“那你还不知道吧,我听到的是13级很多人都会在10月份去实习,只是具体时间还不确定。”秋音惊呆了:“哦,倘若真是那样,该去还得去啊,又不是不回来了。”

果不其然,虽不是紧跟国庆之后,但也是在11月初,秋音就去北京实习3个月了。还记得那时耳机里循环播放着孙子涵的歌曲――“连借口都没有”,就这样直接历经约4小时后,从济南去北京了。

那是2014年临近冬天,北京的风很冷,但幸好阳光还很暖。初来北京,祖国妈妈首都,并未给秋音这群实习生好印象,一下车后,傲慢无礼的司机师傅,崇洋媚外的护士姐姐,口吐脏话的外国友人……一系列事件让她们觉得原来北京也不是那么的完美。

到达地方后,秋音换了手机号,给各位好友群发了新号码短信,刚结束,手机铃声就想起了,那是木偶的来电。秋音很是欣慰,这是来北京后的新号码的第一个来电啊,还如此及时。他们彼此交谈着,很是融洽。渐渐的时光也渐近期末,快放寒假了。木偶总是会问秋音会实习多久,什么时候放假。说实话秋音也不清楚,因为实习还得问学校老师,还得向实习地写各种申请,批准后才可以。但是大致也是在学校2月22日放假之后几天。原来秋音忘记了:在没离开学校时,去了学校创业部,和室友们商量着寒假兼职的事儿呢!这不编辑好友木偶等人也要跟随她去上海打寒假工呢!这下实习了,这想法也不能实现了。在通话中,木偶告诉秋音他会去打寒假工,秋音心里也明白木偶的想法,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是个很顾家自食其力的孩子,他的寒假兼职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他还说:“会等她回来再去上海”,还叮嘱秋音她回来一定要告诉他。秋音也以为他只是说笑,便没放心上。

秋音记得回学校那天是2015年2月26日凌晨。在学校外的住宿处4人一起找了房子歇脚,长途的奔波太疲惫,直到白天下午要离开时,才记起木偶说的话,出于礼貌秋音给木偶发了条短信说:“我要回家咯,就不见面了哈。”谁知木偶回答“你都回来了啊?怎么没告诉我,你别走,等我。”秋音心里一紧,咋回事啊,回复到:“真不用了,我要去火车站了。”木偶说:“你在福润多超市那儿坐车?我马上来,等我!”直到那个时候秋音仍旧没有丝毫波澜,仍然觉得他只是闲的没事,说说而已。当秋音上了公交车,车子启动后,木偶信息来了“你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你。”秋音回复到“车子已经开了,我已经坐过一站了。”木偶“你坐的公交车啊?我还在扒着面包车的窗户看呢!”秋音“没有,坐的公交车。坐过去取票后,坐火车时间刚刚好。”木偶:“你一定要等我,我坐面包车来了。”秋音那时心里开始有些忐忑,她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在乎这一次,毕竟寒假归来有下学期不是吗?可是她没有深想。只记得下了车取了票,就乖乖的在进站口等他了,看这时间不多,得赶紧进站了。手机响起,他来了。他们见了面,说了几句,秋音便离开了。秋音已经记不起当时说了什么,如今只记得他的样子一件绿色的外套,夜色中的他有些疲惫。这样突兀的离别总让人觉得很奇怪,但事实上有些事情看起来毫无防备,却是早有暗示,只是我们容易后知后觉。

寒假期间,秋音和木偶有些联系,他们彼此也会东扯西扯,木偶会问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甚至连秋音都从未考虑过的问题,诸如:“嫁妆”这样对未曾恋爱过的秋音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寒假兼职的木偶生活仿佛有些苍凉,这位回族男孩的坚韧在某个时刻竟能让人感到同情,不过他仍旧很坚强,因为他们隔三差五地聊得很愉快。

时间总是在你以为还一切还为时尚早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悄然来到你身旁。寒假在辞旧迎新的日子里很快就结束了,北方的冬日还有些寒冷,但新学期的人们虽然有些思家,但毕竟大学的寒假有些长,在家总有些无聊,喜欢学校里的欢愉,所以到校后大家看上去也都神采奕奕。

开学一周后,当秋音觉得一切还很正常的时候,问题来了。总有编辑一起玩儿的好友会问:“你知道木偶退学了吗?”“你知道他为什么没来吗?”“他和你联系了吗?”“感觉他消失了”“他一声不吭,就离开,把我们当什么了”“你能和他取得联系吗?”……秋音懵了,他知道他寒假在上海兼职了,却不知道他下定决心已然退学了。也回复到:“不知道,退学了吧。可能有自己的事儿吧,想联系他应该会联系的。”直到那时秋音开始佩服起他来,他可以因为不喜欢这里就果敢转身,不像自己踏着步伐,还在坚持着学着不太喜欢的专业。所以她知道木偶的选择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因为倘若当初的选择时本身就冒着巨大勇气,那再放弃时需要更大的勇气。

就这样,秋音也大致明白为何那晚他会坐1个多小时的车程到火车站了,可能那时的他早已知道自己的选择了,却不愿告诉他们。于是她还是按着正常的节奏,和大学同学一起上放学,穿梭在学校里。但是很多事情你以为结束了,你还是会正常生活的时候,日子会给你一个猝不及防,让你就顿然凌乱了。

那是北方天气晴朗的清明时节,北方并不如南方一样真的就是“清明时节雨纷纷。”

清明假期,秋音来到好友家,骑着她家的三轮车去赶集,在回来的路上,意外发生了,三轮车直接开到了路旁的小沟里,秋音和好友还有他弟都被甩了出去,那一刻她体会到了什么叫天昏地暗,内脏翻腾着仿佛快要跳出来了。索性人都没事,只是有点点轻微的擦伤。很多你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总是在之后所闻中,有着对此惊奇的讽喻,觉得是小巫见大巫,不那么重要了。

在返校的路上,秋音发现自称是木偶妹妹的人加了她,秋音记得木偶说过他有个妹妹。但不知这位是哪一位妹妹呢,后面交谈才知是表妹。她问秋音:“是不是木偶的同学?”秋音回答道:“不是同学,是他学姐,广播站同一个部门的。”表妹明确身份后开始进入主题了:“我哥有联系你吗?”秋音之前对这种长久不关于己的问题,是不放心上的。可是如今木偶表妹竟然开启问了,难道有什么奇怪。便又说到:“他寒假去上海兼职了,过年没有回家?”对方说到:“没有,他也没和家人联系,谁都联系不上他,他消失了。”秋音此刻越发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仿佛昨日的意外是现在的铺垫,只是因为有更大的忐忑。好好的大活人怎么会消失呢?连家人都不联系,是遇到啥事了?进传销了?被拐卖了……各种想法浮现,可就是找不到一个理由在他的消失做出推测。秋音于是又说到:“可以报警啊.”对方这个说是木偶表妹的姑娘说到“他是在外地消失的,家里也预不了案。”秋音回答:“试着联系,若有消息再联系她”。秋音这才意识到“木偶不仅仅是退学那么简单。”她很疑惑:“他怎么了呢?进传销了?遇到什么事了?寒假都还在联系的啊,怎么就说不见就不见了呢……”秋音开始自责:“这么说来,他是在上海消失的,要是当初她不答应他们和她和室友们去上海兼职就好了,后面也不会有了。秋音开始看起来毫无道理的自我推断,捋捋头绪,仿佛他的消失就定格在“他去火车站送她的画面。”他是确定去上海了,也确定离开济南了。但是唯一不敢相信的是怎么会有今天这场消失呢?学校里的不联系也还勉强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家人也联系不上呢?那个时刻,秋音知道他家里人的焦急,也仿佛看到了事实的严重性。但是后面的事实告诉秋音,很多事情真的没你看起来那么简单,也没看起来那么复杂,就看你在他心里重不重要了。

秋音从那天开始,开始每天发一两条消息,询问他的情况。不知道他是经历了什么,但唯一确定的是:倘若有一天他可以看到信息,他应该会联系他的家人,至于是否联系自己和这些小编们那就无关紧要了,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来月。

终于在那天早上,音讯出来了。当时秋音正准备上周五早晨的第一节钢琴课呢。当她到达学前教育实训楼时,发现手机有木偶好友的未接来电。心想:“大早上的打啥电话呢?有事?”趁着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琴房尚且人还没那么多,秋音把电话播了过去。木偶好友说到:“他出现了!”由于小编们平日对木偶的消失还算关心,秋音一愣后,默契的问道:“你说木偶?”对方欣喜的答到:“是的。”秋音好奇的问:“你咋知道?”对方说到:“他动态更新了!”秋音故意说到:“嗯,不过你给我说干嘛?”对方反问道:“你不知道他喜欢你吗?”秋音迷糊了:“得了吧,你想多了,喜欢也是朋友的那种吧。”对方:“真的,就是,你没感觉?”秋音木了,说:“他说过他喜欢谁谁谁,觉得谁谁有气质,谁谁谁有特质……也从来没说过她半点啊”。对方急切的说:“你多傻啊!那些只是说说而已。让你吃醋吧。他在我面前只说过你。”秋音又懵了,她说:“别开玩笑了,我要上课了。”然后就挂了。

秋音打开手机,呃,还有编辑好友告诉她:“他出现了”。秋音去他空间看了下,是更新了呢!一张穿着白色衬衣的侧脸,仿佛说着:“我很好,别担心。”这下感觉有了着落,心里安定了,人没事就好了。可是一方面又觉得这人未免也太果断绝情了吧。告诉了木偶的表妹,对方也已然安心,知道了。有些人总是匆匆来匆匆去,只有发现他到你心上了,他的一举一动,才令你猝不及防,情绪毫无预备。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你以为一切都可以放下心了,你才发现,有些人的离开才会让你把回忆细数,才发现原来你们之间也有感动,原来那些以为极其微小的事,竟然清晰的回忆起来了。

可是生活真的不能只是回忆,你会发现有些人有些事,平常只是平常,不要去放大,你要相信没有谁会喜欢孤单,没有谁会对在乎的人沉默不语。所以,在秋音的心里,木偶曾经是大家心中的好伙伴,也是自己的好校友,这都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友人了,既然木偶选择离开,那麽一切都是归于零,至于喜欢或不喜欢。相信时间已经给了答案,毕竟谁不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呢?

尽管后面木偶也来找过曾经的这些好伙伴,找过秋音。不过匆匆的一瞥终究抵不过时间的流,抵不过最好的陪伴,一切都将过去,一切也将到来,一声好久不见,相见无愁,再见各自安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都是时间里的行者,由于距离等诸多因素,有多少人把陪伴交给了手机,把爱情过成了网恋?相信每个人都需要人陪,兜兜转转都不过是想遇见那个能够彼此信任理解的人;能够不论何种困苦,坚定在一起就不离不弃的人;能够让你笑,伴你余生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