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41)

“水……水……”东华于沉睡中喃喃叫道。

凤九本在床边打着瞌睡,一个惊醒后才听到帝君嘴里在说着什么话,凤九急忙凑近帝君唇边,这才弄明白他是口渴。

凤九闻言连忙在桌边斟了一杯水,缓缓将东华的头拖起,然后将茶杯轻轻端至他唇边,慢慢看着他饮下。帝君饮水时似乎睁眼看了一下凤九,但是又很快的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凤九重新扶着帝君躺下,见他额头隐隐有汗,睡得似是有些不安慰。凤九又取出锦帕替东华擦汗,这才发现他额头烫的厉害,脸颊上还冒出些不正常的红晕。凤九担心东华的发热是因伤情有变,遂急忙出门去寻太医。

——————————

这边厢,原芹正好捧着托盘,盛着煎好的汤药来端给帝君服用。

房间里除了榻上的东华外空无一人,原芹先将汤药搁好,然后走到床榻边,却发现东华仍然在沉睡。原芹犹豫是否要叫醒东华,但想到太医之前嘱咐过的,这汤药得尽快饮下才能发挥效果,因此原芹只得将东华唤醒:“东华哥哥,东华哥哥,醒一醒,快起来喝药啦……”

东华听到声音后微微动了动眼皮,却并未睁眼。原芹只得又喊到:“东华哥哥,快醒醒,该喝药了……”见东华始终未被吵醒,原芹又担心汤药变冷药效减弱,于是嘴上边说着话边伸手去摇帝君的胳膊,想唤醒帝君。

原芹使出的力气较大,身体推搡间牵动到了东华背部的伤处,东华终于在疼痛下被惊醒,缓缓的睁开双眼。

原芹见东华醒转,喜道:“东华哥哥你醒了,快起来喝药,这是原芹刚刚煎好的汤药。喝完药你恢复得才能快一些。”说着便将汤药端来,放在床榻边的软凳上。

东华醒来后见到原芹端着汤药在自己床榻边,便开口道:“是你一直在照顾本君?”

原芹害羞的不敢承认,但那脸上的表情又分明承认了自己为东华的伤势担了多少心:“原芹担心东华哥哥的伤势,想让东华哥哥快点好起来……”

东华的神情有些迷惘,为何自己依稀记得,睡得迷迷糊糊时睁眼时见到的乃是凤九,可为何醒来后眼前出现的却是原芹,莫不是自己伤势过重所以产生幻觉了?

听到原芹承认她一直在照顾自己,东华便道:“多谢。”

原芹道:“东华哥哥救过原芹,原芹做这些都是应该的,算不了什么。”

东华看向软凳上的汤药,打算起身把药喝了。怎知东华的背部刚一用力甫离床榻,便火辣辣的疼起来,根本无法起身。原芹见状想要去扶起东华,东华却摇头拒绝了,只能勉力些微側起身子。

原芹见东华坚持,便就着这个姿势将汤药递给了东华。东华端起碗来大口饮尽,因姿势怪异,还是有一些药汁顺着嘴角流出。

东华自是不知,原芹便掏出锦帕想替东华擦净嘴角、下巴处的药汁。东华见原芹掏出锦帕也不知她要作甚,便只是由着她,直到原芹握着锦帕抚向东华嘴角时,东华才意识到她到底在做什么。东华觉得不妥,正要侧头避开,这时房门却突然被嘭的一声打开。

“太医,快点进来看看帝君,他发热得厉害!”凤九乍然之间推开房门,便将眼前的一幕瞧了个清楚,突然之间僵住身子、也收住声音不再往里走。

后面跟着的太医安慰道:“殿下不必过于担心,依小仙之间,帝君这发热多半是伤口的炎症所引起,待小仙先瞧一下帝君,再给帝君开一副去热的药即可。”太医说着也入了房,他正要跟着凤九走向榻边,却发现凤九停在房门口不动了。

太医见凤九突然定住的模样感到非常奇怪,这小殿下刚刚不都还心急如焚的吗?十万火急的拉着自己过来,怎么才一会儿功夫,态度就全变了?

太医顺着凤九的视线看过去,这才发现床榻上的帝君已经醒了,而且还与原芹保持着那么一个暧昧不已的姿势,太医不自觉的咳了一声。

帝君见到凤九二人突然进来有些诧异,倒一时之间忘了躲开原芹,而原芹见到两人脸上略显惊疑的表情,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和帝君这会儿的姿势实在是有些唐突,惹人遐想。听到太医掩耳盗铃的咳嗽声后,原芹更是觉得羞死了,丢下锦帕后连招呼都不打就慌忙的夺路而逃。

凤九本来也想甩手就走,可惜被原芹抢了先,现在总不能把东华这么一个病人直接丢给太医吧,那岂不是除了他本人之外,连个知悉他伤情的局外人都没了?本来,这个角色由原芹做极好,可惜人家被他们两个不识趣的人打断好事,所以原芹只能不好意思的先离开。凤九心想,她从帝君的房里离开才多久一会儿功夫,怕是牛郎织女也没他们这么会挑时间。

正这么想着,太医已走到帝君身前扶他躺好,然后重新替他把完脉,道:“确如小仙所言,是背部的伤引起的发热,没有什么其他大碍。小仙再在下回的汤药里给帝君加一味去热的药,自然可以缓解这发热的症状。帝君您这两天,尤其夜里安歇还得小心些,切莫因发热出汗不注意而又染上风寒。”太医说着便替帝君掖好被子,又写好了方子拿出去,临出门前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对凤九道:“一会儿小药童会将帝君外敷的药也送过来,一日换三次药,与内服的药并无冲突。”

凤九点点头:“有劳太医。”便目送太医回去。

见帝君已歇在床上,凤九认为自己再在这里呆着也没什么用,倒显得鸠占鹊巢,妨碍原芹过来照顾帝君。刚太医还在的时候,凤九因确实担心东华的伤势,非得亲耳听听太医怎么说才能放心,便留在房中一直未动。这会儿既然太医已经说帝君的发热乃是正常现象,自己的一颗心也终于能放下,何苦还留在这里妨别人的眼、碍别人的事?

这样想着,凤九也打开房门准备离开。

头先和原芹的那一出,东华本以为凤九会一气之下一走了之,还在想这要如何解释,又到底需不需要解释。岂知凤九竟然留下来,还听了太医的嘱咐,因此东华便以为凤九是特地留下来照顾自己。这时突然见她要走,东华急道:“凤九,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本君说吗?”

凤九没有回头,自嘲道:“对不住,来得不是时候,坏了你的好事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