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志异(2),冰山之下

我的名字叫许建良,今年30岁。

我是一个私营企业的小程序员,不但要走996加班制,为了多赚钱还住房按揭,就算夜深下班回家都还要接私活,不过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人加入这个行当,私活越来越难接了,客户也变得越来越吹毛求疵,有时候会追加一些无理的要求。

但是为了混这口饭,客户再难伺候也得受着,然而就算这样,私活也越来越难做了,因为移动互联网的泡沫破灭了,市场在萎缩,经济变得不景气了。

后来,为了谋活路,在各种机缘巧合的催使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开始游走于大家所谓的“暗网”之间。

一开始的时候是写写游戏外挂,弄个网站什么的,后来又试着去做些破解工具,直到后来接触bt币,才算真正步入暗网。


那暗网究竟什么,其实简单来说就是地下互联网,如同大众都熟知的黑市。

有人这样做过比喻,说人们日常接触到的互联网只是冰山的一角,真正的互联网在冰山之下,那是一个巨大的黑暗世界,超乎常人想象,那里龙蛇混杂,遍布着各种法律之外的交易,充斥着各种血腥、暴力、色情、人性的扭曲。


我在这个黑暗世界里越陷越深,以至于后来无法自拔,难以脱身,为了在光明的世界里谋取一丝生存的空间,为了家人的安全,我必须冷血无情,对这黑暗世界里的发生的一切视若罔闻。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份再平常不过的私单,负责配合维护某网站的加密系统,但是,我在里面却无意中看到了我失散多年挚友,朱光鉴,我平常叫他光仔。

我和光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读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还一起经历过生死考验,就像共患难的同门师兄弟,是我唯一的知心挚友。

那个网站我是知道的,是一个邪教组织的宣传网站,是最近业界里声名鹊起的流量新宠,因为里面播放了大量灭绝人性的超尺度视频而吸引大量访客,为了躲避查封,它没有固定域名,但是每次地址里都刻意明显保留“@4”这两个字符,所以访客门都给它起了个外号,爱死网或者冰嗜网,而网站的粉丝们都自称冰(@4谐音ice)丝。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光仔的名字就出现在他们的公开处刑的名单里,甚至连头像样貌都对应一致,我不知道他是自愿的还是被逼迫的,本来我以为他几年前就自杀死了。

屏幕里的他,还是从前一模一样,总是皱着个眉头,成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其实他脑子里面想的都只是些稀奇古怪无聊的问题,碰到陌生人就面瘫装深沉,真是白白浪费这么一张帅气白净的脸。

我非常诧异,光仔还活着?屏幕里的人是光仔本人吗?我可是亲眼目睹那次的过程,而且我到现在也还是想不通,他当年为什么要自杀,我陷入了沉思,几年前和他最后见面的那段记忆的片段也随之浮现脑海里:

(记忆片段)……

在38层高的楼顶,能看到夕阳渐渐西下,过堂风变得冷冽,我的挚友朱光鉴就站在防护栏的边缘外,只要他迈出一步一步,就会粉身碎骨。

“是谁?建良?怎么会是你?”

“光仔,你是要干什么?”

“是谁让你上来的?”

“保洁阿姨说看到你上去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你来回来,那里很危险。”

“难道这就是是天意吗?本来不想把你卷进来,唉!”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今天是怎么了?”

“建良,我们是十几年的交情了,今天我要对你说句真心话。”

“光仔,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跳下去,就是所谓的自杀。”

“你疯了吗?别开这种玩笑,你这样很危险,快点回来。”

“我像在开玩笑吗?你能听我把话77说完吗?”

“姑奶奶,你快上来吧,别玩了,会死人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怎么会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呢,健良,你不是说过,死亡不是人生的终结,你怎么也变得像其他人一样说一套做一套了?”

“光仔,我说错了还不行吗?而且,你这样做,有考虑过你父母的感受吗?”

“唉,你们都误解我了,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宿命,最终都到了那边,大家都会知道理解我的。”

“有什么误解不能解开的?一死了之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建良,其他人浑浑沌沌也就罢了,连你也要装作不明白吗?我的所有问题都是死结,死结!只有死了才知道真相!”

“光仔,你别激动!摔下去真的就完了!你还怎么证明?”

“对,我很激动,因为这是一次伟大的实验。”

说到这里光仔一脸病态的潮红,双目晶莹,显然是极度兴奋的状态了。

“你先下来,我们坐下来聊聊,好吗?我们有多久没去终南山找谢老头了?这一次我把工作辞了,陪你去一趟,你要待多久我都奉陪,怎么样?”

“建良,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不过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到时候切记要冷静,记得谢老头说过的话,人活一张皮,鬼活一口气,人执欲人道丧,鬼执我摄阎堂。”


说完,光仔就纵身一跃。


……(记忆片段结束)


从记忆中回来,我死死的盯着屏幕,光仔死了以后,那是一段我最不愿意回顾的记忆,我不相信光仔会自杀,虽然有人在他家里翻出抗抑郁的药物,但是我不可能认可这种说法,因为那是凭我对他这么多年的了解才敢这么肯定,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快七年了,我也找不到一丁点蛛丝马迹,不要说找出害死他的幕后主凶,连找出证明他并非因为得抑郁症而自杀的证据,我也无能为力,我很内疚,作为他的唯一的朋友,为了逃避这种负面情绪,我从你那次以后就刻意去忘掉那段记忆,没想到多年过去,光仔居然有可能还活着,不过既然都发现光仔的踪迹,我这次绝不能再让他在我眼前死去。


我用尽了这几年在暗网的积累资源,终于找到那个邪教组织的据点,我马上订了最近航班、找翻译,塞两件衣服到行李箱就出门了。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了中东马国,白天开车在几个城市间辗转打听,夜晚还专门去收集研究了他们网站的资料,期间还制作了一些保命小道具。

最后,在一片风土飞扬的荒原停下了脚步,我终于找到我的目的地。



那是一片废弃的工业园区,大门没有门卫看守,但自从进到园区内就老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惊悚感。

此时此刻,我甚至都有一种预感,这次可能没办法活着回去了,我这样做让自己陷于险地,假如真的死了,我的父母会不会很难过?

到了临门一脚,我犹豫了。

但是当年光仔要自杀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劝过他,还真让他说对了,我就是个说一套做一套的人。

光仔在楼顶跳下前最后那一刻的背影又浮现在我脑海了,每次想起那一刻我都很难受。

这一次光仔又回到我眼前了,我还能像上次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吗?

真的不能,光仔是我唯一的挚友,我不是个圣人,在暗网混迹的时候我可以做个麻木的旁观者,但这次不一样。

我最后终于鼓起勇气,硬着头皮越过大门,走进去了。




(2010年6月11号,距离许建良车祸身亡还有49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