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面前一条弯弯的河|2017科幻春晚

96
不存在日报
2017.02.03 12:19* 字数 5587

文章首发公众平台:“不存在”(搜索公众号:non-exist-FAA)

为保护原创内容,所有内容欢迎个人转发,媒体转载请邮件联系

未经授权使用会导致没有未来

高小山:当AI被赋予人性,它们也要面临各种道德困境与博弈。然而无私、高尚与牺牲精神,是否在逻辑电路中有容身之处呢?


过河

表演:阿缺。

科幻小说作者,爱机器人,歌颂机器人,期待机器人统治地球后对我网开一面,出版有作品集《与机器人同行》。

它过不了这条河。

它已经在这里站了很长时间,把黄昏站成了黑夜。远处不时亮起的炮火将夜色染得通红。这场战争已经到了高潮,以至于人机双方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一条蛇观望了半天,见它一动不动,逐渐放下警惕,在杂草的掩护下巡弋过来。咻,空气中有尖锐的响声,这条蛇已经被高能聚光束轰成了肉渣。其实蛇对于它没有危险,但当初编程的那些宅男们,显然把对蛇的恐惧植入了代码中,所以它的武器系统会这么敏感。

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和焦肉味,很难闻,幸好它没有鼻子。

该怎么过去呢?它有些为难地想着。这条河长宽9.7米,最深处2.34米,十公里以内没有桥梁,无论用哪种模式,都无法跳过。当然它也不能直接涉水,它经历过多场战斗,外壳锈蚀裸露,被水浸泡后会立刻短路。

晚风很冷,这是冬日里最冷的一天。

雷达系统突然传过来一个指令。有人过来了!它向河对岸望去,一个模糊的影子正在走过来,薄雾弥漫,它的光线接收器看不清,但扫描得出来——来的是另一个机器人。

它有些紧张。

▲ 机器人哆哆嗦嗦地探下去,又收了回来。(作者:Bumsoo Shin)

人影笨拙地走到河对岸,先是探出脚,往河里踩了踩。冬日里的河水冰冷彻骨,机器人哆哆嗦嗦地探下去,又收了回来。

“你是谁?”在十米以内,它终于完成了扫描,这是一个没有武装的机器人。

“啊,我,我是LW31,”机器人这才发现对面的草丛里站着一个同伴,先是退后两步,然后又颤抖着走回来,“你,你能帮我过河吗?”

“我要是能过河,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你也是要回去过年吗?”

“过年?”它愣了一下。

“是啊,”LW31的语气有些惊奇,“你难道不知道吗,今天是春晚啊。”

噢。它想起来了,春晚,多么遥远的词汇。旧时代的人们会在这一个晚上坐在圆桌四周,摆满饭食,互相道贺。窗外被鞭炮的火光照亮。但现在——它回头看向那座着火的城市,没有了爆竹,只有离子炮的怒吼。

它突然有些怅然。它不能联网,便在有限的数据库里检索了一下“春晚”这个词,发现只有两个结果——央视春晚,与这个结果相关的都是嘲讽和痛心疾首的恶评;另一个结果是有些奇怪,“未来局科幻春晚”。

它愣了下,在数据库里翻找。能查到的资料不多,在少数与后一个结果挂钩的评论里,都是热烈的赞扬。有一个评论说道,“未来局的科幻春晚,让春晚有了不一样的味道”。评论员的名字很奇怪,因资料遗失,只能看到兔子什么的,还有糖……可能是糖醋兔子吧,它想。它突然好奇起来,因为这个结果隐约指向了一个极神秘的组织——未来局。这似乎是一个影响了未来的组织,但关于它的资料似乎被刻意隐藏了,或许这个组织改变了人类,或许它将结束战争。它其实可以联网去查更多资料,但现在它一旦接上通用网,就会被发现。

“喂?”站在河对面的LW31等了很久,有些着急,“你在干嘛呀?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瞧我,多么没有礼貌,连基本的问候都忘了。”

“叫我魂斗罗吧,”它想了想,说。

“魂斗罗!”LW31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战斗机器人魂斗罗!”

这几个字有些刺耳。尽管魂斗罗不愿意承认,但LW31说的是对的,它这个型号的机器人被研制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战斗,就是杀戮。这场战争的主要作战部队,就是魂斗罗型机器人阵营,远处的城市里,无数跟它长得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正在屠杀人类。

咔擦!突然一阵白光闪过。

魂斗罗下意思调动武器系统,但发现LW31仅仅摘下了自己的眼珠,高高举起,拍了一张照片。“威威可是你的粉丝呢!我们自拍一张,待会儿我可以拿给威威去炫耀。”LW31一边说,一边把眼珠重新安回眼眶。

“威威是谁?”

“噢,我的主人啊。他可喜欢你啦,当初疆域公司宣布研发魂斗罗时,他兴奋极了。他还想让先生去买一个送给他,可是你们是军用机器人,当然买不到啦。威威好失望,没想到我今天见到了!待会儿他醒来后,可以跟他好好讲一讲。”

魂斗罗点点头。它已经大概知道对岸这个机器人的身份了,一个可悲的家政机器人,处理器里只有它的小主人。哼,真是可笑,机器人竟然想着为人服务!

“他一直想摸一摸你们,后来……”LW31的语气突然低落了。

魂斗罗知道它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后来,后来魂斗罗们发动了战争,毁灭了世界。

“唉呀,快凌晨了!”LW31重新昂扬起来,“我要快点回去了!不然威威该等着急了。”

“你的主人,是住在这座城市里吗?”魂斗罗指了指那座正在被焚烧的城市。

“是啊。”

“你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吗?”

▲“看得到啊,大家在庆祝新年嘛。(作者:Jeff Gibbons)

“看得到啊,大家在庆祝新年嘛,你看,红红火火的,多有新年氛围。”LW31仰望着远处火光,方方正正的脸被映得时明时暗。它比魂斗罗的锈蚀更加严重,脸上的软胶裂开了好几处,原来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身上的外壳也破损得离开,关节上有线路和电板裸露出来。

这副模样,应该是很落后的型号,在魂斗罗眼中,就跟个傻子差不多了。它有些意兴阑珊,继续思考怎么过河。

等等,傻子……

▲ 电流的涌动突然异常起来。(作者:Zachary Cooper)

魂斗罗的线路里,电流的涌动突然异常起来。在这样的一个夜晚,能遇见傻子,绝对是运气使然。不能浪费这种运气!它的脑海里开始建立运动模型,自己单次跳跃的极限距离是8米,LW31的身高是1.7米,而它被水浸泡得短路之前,能行进水深1.2米左右……它飞快地进行建模运动分析,而分析结果告诉它,成功率在80%以上。

“咳咳,”它象征性地清了下嗓子——尽管它没有嗓子,“我说,LW31啊,你不是要过河吗?怎么不过来呢?”

“水好冷……我的温度处理器发出警报了……”

“唉呀,我说兄弟,你搞错了,你是机器人啊,这点水冷算什么呢?你可以过来的,你涉过河水,就可以到我这边来,就可以去找你的威威了。”

“但是水很深……”

“不深啊,你能扫描出水深吗?”

“我的红外探测器坏了,但这条河看上去好深。”

“这不就得了!”简直是天助我也,魂斗罗心里想着,继续循循善诱道,“我的红外系统还是好的,我测了一下,水最深只到你的膝盖,你完全可以哼着歌儿就涉过这条河,去找你的威威。”

显然最后一句话对LW31的吸引力无比强大。它朝城市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探出脚,踩进河水里。水下是淤泥,它陷进去有些深。

“这就对了,”魂斗罗的芯片微微颤动,继续说话,想用声音占用LW31并不空余多少的内存,使其无法思考,“再走一步,一步步向前。你不是要见威威吗,你跟我说说,它长得什么样啊?”

“噢,威威啊,长得可爱极了!白白胖胖,脸上的肉粉嘟嘟的,你要看看他的照片吗,我可以给你放出来。”说着,LW31双眼的全息探头放出一段影像,画面中间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但穿着宽大的病号服,脸上枯槁,嘴唇苍白,无论如何看不出可爱的模样,“你看,是不是看上去就让人想捏一捏啊?”

那可不敢捏,这幅病怏怏的样子,万一下手重了,捏出事怎么办?魂斗罗心里想着,没说话。

“啊?你觉得不可爱吗?”LW31突然停下了脚步,不满地看过来。

“可爱可爱!”

“你说哪里可爱?”

“这个这个,鼻子可爱啊,你看,又小又圆,还有,嘴巴可爱,肯定能吃很多东西……”魂斗罗连忙在数据库里挑选词语,可怜它一个战斗机器人要昧着良心去形容人类的可爱,但为了过河,也得拼了,“脸上肉好多呀,想让人亲一口,长大了肯定英俊性感,能让无数小姑娘只看一眼,就情不自禁地去用舌头舔她们自己的上嘴唇……”

LW31这才满意,继续向深处迈步。夜晚已经很凉了,星辰被隐在浓浓的阴云背后,风大了起来。

“唉呀,水过了我的膝盖了,”LW31惊呼,“你不是说河水只到我的膝盖吗,可是我才走了几步……前面是不是更深啊?”

魂斗罗连忙说:“不不不,这条河的河底是一个对勾型,”它用手反复画着“√”的形状,“你已经到了河水最深处啦,再往前走,水就越来越浅,你就能过来了!”

“你不会骗我吧?”

▲ 我堂堂一个战斗机器人。(作者:Filipe Goulão)

魂斗罗把胸膛拍得咚咚响,说:“我堂堂一个战斗机器人,能骗人吗!总之,你不要相信你自己,你要相信我!大胆往前走,放心吧,再踏一步,你的脚就能出来了。”

LW31往前再迈一步。

河水一下子漫到了它的大腿深。滋啦滋啦,它腿部的线路被水浸泡,火光在水里闪动,随即湮灭。

“完啦完啦……”LW31哆嗦起来。它已经没有了行动能力。冷风萧萧,这个机器人的半截身子露在河面上,像是一块老朽的墓碑。

魂斗罗盘算着距离——LW31深陷的地方是离自己7.4米,可以跳到它头顶,再踩着它的头,就能到对岸了!

“你别过来,”水里的LW31突然喊道,“你的红外系统也坏了,探错了深度。我陷在这里了,你别也……”

哼,连被骗了也不知道!这种傻瓜机器人,居然也有人制造!魂斗罗不屑地想,向后退一步,准备起跳。

轰!一声炮响,天际血红一片。

魂斗罗突然摔倒在地。

这声声炮火,是它远离战场的原因。说来可笑,一个战斗机器人竟然厌战,想要临阵逃走。它爬起来,头上满是泥土,有些狼狈。索性河里的LW31并没有察觉到,只是看着炮火轰鸣的远方城市,说:“唉,已经开始放烟花啦?还没到凌晨呀,不知道威威醒过来没有……”

魂斗罗拍掉身上泥土,冷声道:“城里那个样子,哼,他恐怕醒过不来了。”

“是啊,我走的时候,他就睡着了。”LW31突然有些怅然,说,“睡在一个小盒子里。真是奇怪,它虽然个子不高,但怎么能睡在那么小的盒子里呢?”它用手比划着,大概五寸见方的盒子,“但我去问先生,先生又不回答我。后来他们把盒子埋进了地底下,我守在那里,第二天早上八点准时敲那块石头,却怎么也叫不醒威威。唉,他太贪睡了。”

它已经有些颤音了,显然是因为腿部元件短路,其它部件也跟着受了牵连。风很大,把它的声音吹散了。

魂斗罗突然怔住了,过了好久,问:“你的小主人,睡在盒子里,被埋进了地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睡着了呀。”

魂斗罗沉默了。它突然叹了口气,坐下来,杂草碰到了它的鼻子。“那你,回来是想做什么呢?”

“春节了,我要把它叫醒来啊。主人把我卖掉了,我是悄悄跑出来的,嘿,这可是个惊喜。威威看到我,一定会醒来。”

“你被卖掉,是战争开始前吧……你跑回来,花了多久?”

“9822天呀,怎么了?”

“你有没有想过,过了这么久,你的威威说不定已经……”算了,它没把后面的话说完。都不重要了。这个愚蠢的机器人都花了二十七年穿越战场来寻找它的主人,那么它肯定不会改变主意了。

▲ 远处依然有战火。(作者:Gabriel de Nero)

魂斗罗突然有些羡慕LW31。它站起来,环视四面八方,远处依然有战火。这不是唯一的战场。世界已经在焚烧,它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这个陷在河水里的机器人至少还知道自己的目的。

又沉默了一阵。

“对了,你的磁感传输系统还是好的吗?”

LW31的回应迟缓了很多,慢吞吞说:“坏了。”

“蓝牙呢?”

“噢,还是好的。”

“这样吧,”魂斗罗做出了自己的决定,“现在我们开始蓝牙连接,数据互换,你就可以转换到我身上了。我们型号不同,但系统原理是一样的,你可以用我的身体,回去叫醒你的威威。”

“啊,那你呢?”

“别废话!你想不想叫醒威威了?快到午夜了!”

“想!”

“那就开始传吧。”

蓝牙7.0的传输速度并不快,但好在关键数据也不多,他们都沉默着。数据在风中交换,云散了些,一两颗星子露出来。大概半小时后,它们完成了数据互换。

魂斗罗的眼睛再度发光,自言自语道:“咦,你这幅身体的性能好棒啊,待会儿见到威威,他肯定会在我身上乱摸。”

河面上的LW31低低地“嗯”了一声。

远处炮火再次响起,天地彻亮。随之回荡在夜色间的,还有微弱的钟声。午夜已至,新的一年姗姗来迟。

“新年快乐!”魂斗罗快活地向河中央喊道。

LW31已经无法动弹,胸膛里尽是线路断开的细微声响。“新年快乐……”它有气无力地回道。

“恭喜发财!”魂斗罗又喊。

这一次,却久久没回回应。河中央的机器人,终于成了墓碑。

▲ 河中央的机器人,终于成了墓碑。(作者:Alex Maus)

魂斗罗等了好久,才咕哝着最后的四个字,深一脚浅一脚走向远处的城市。🐔


Rakea:

中国科幻电影迷在2016年最关心的话题,可能就是大刘《三体》电影版的进展。而很多人也一直期待中国能有优秀的科幻电影问世。我想问问大刘,你心目中的中国科幻电影是什么样子?它被拍出来需要什么条件呢?

点击收听刘慈欣谈科幻小说电影改编

刘慈欣:我预测从目前已有的科幻小说中,很难产生那种真正会取得成功的电影。所以,这样的电影应该会从新的科幻作品,或者新的原创剧本中诞生。我也不好说它诞生在新导演还是主流导演手中,应该都有可能。至于其他的元素,比如特效,都需要以好的剧本为基础,但是目前我们很难找到这种比较有影响力的作品。必须要有那种既有影响力又有好故事的作品,不管是剧本还是小说来作为基础,才能进一步去谈特效、导演、电影制作这些东西。我觉得还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要一些新的作品、新的作家出现,特别重要的是科幻电影编剧的出现。这个在目前现有的作家中很难产生这样的人。

2017年春节,《不存在日报》沿袭去年传统,举办史上第二届“科幻春晚”。国内顶尖科幻作家受邀,在给定题目为历届春节晚会经典节目名的条件下,在限时48小时内快速创作,为科幻迷呈现出二十余篇风格各异的科幻小说。另有中国科幻“四大天王”携手担任嘉宾主持。农历腊月二十六至正月十七(1月24日至2月13日)每天上午,为各位科幻迷奉上春节假期的科幻盛筵。

本届科幻春晚合作媒体

果壳网、豆瓣、澎湃新闻、新华网、MONO

新华社、中青报、未读、北京晚报

今日头条、十五言、知乎专栏、简书

“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评选

即日起,您可以在每天的春晚节目推送中找到投票链接,选出自己最喜爱的作者作品。

“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评选

科幻春晚主会场

(扫码关注“不存在日报”公众号)

科幻春晚分答分会场

科幻春晚分答分会场

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红包群)

参与规则:微信扫描二维码或搜索【ID:FAA-110】添加未来局接待处为好友。申请入群请对暗号:54与你同在。未来局接待处将邀请您加入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当天演出的科幻作家将进群与各位读者交流。

同时,此群将与【除夕夜央视春晚】同步,从20:00至0:00每逢整点发送红包,手慢无。

上一节目:戏曲《四郎探母》,演唱:郝赫

节目预告:戏曲《空城计》,演唱:飞氘

风驰天下,千年隼。汉·索洛船长携大副楚巴卡恭祝义军同盟新春快乐!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