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六十章)恶果

字数 2047阅读 339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初寒如今有了人形,这第一紧要的,便是去找他心心念念的素素姑娘。

平日里,初寒好歹算个伶牙俐齿的,到现今好容易能堂堂正正去面对意中人了,他却又怯了。

自素素从张府出来,一直到她去酒楼打好了酒,初寒皆远远地跟着,默默地望着,比做贼还万分小心。

我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启口道:“你究竟打算如何?这见不着的时候,对人家姑娘是日日思怀,夜夜想念;如今见着了,却又畏首畏尾,简直比那东海的万年老龟还要胆小。”

他全无反驳我的心思,一双眼紧紧系在前方的妙人儿身上:“青持,这样会不会太唐突?”

“有什么可唐突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我坚定地道。

“那,那你说,我当同她说什么好?”

“这天光日色,万物花鸟,总有一样可说的罢,你活了很久了,不用连这也向我讨教罢。”

见他依旧没有动身的意思,我不耐地道:“你到底去不去?”

他不说话,还是很犹豫。

我聚了一簇风在手心,朝他的背后推去,道了一声“去罢”,他便被急风拥到了素素的身前。

面前蓦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子,素素猝不及防,一时惊慌退了两步,竟将提在手里的酒坛摔落在地。

望着碎了一地酒坛,又望了望受惊的佳人,初寒愣了半晌,方躬身行了一个拱手礼,结结巴巴地道:“这,这真是对,对不住。我适才走路太,太急,冲撞了姑娘。”

素素没有抬头,只遗憾地望着地上的碎片,轻轻地摇了摇头:“无妨,是我自己不小心。”

“不,这是我的过错!”初寒毅然地道,话一出口便察觉到语气太急,于是又缓缓温言:“糟蹋了姑娘的好酒,在下一定相赔。”

素素这才抬了眼,于是撞见一双如墨如漆的眼眸,一张俊朗无双的面孔,也许此生甚少见过这般风华傲然的男子,她一时亦有些愣怔,片刻后方轻轻道了一句:“不碍事的,我折头再去打一坛就是了。”

“那我陪姑娘去!”初寒急急地道。

素素颇为惊讶的望了他一眼,她的耳根渐渐有些发红,接着,她静默地低下了头。

初寒慌了手脚,紧张得连手都不知放哪里为好:“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心中过意不去,还请姑娘给在下一个赔礼的机会,否则在下于心难安。”

素素还是颔着首,有微风卷着三两柳絮漫漫拂过她素净的面庞,其中一簇在她的发鬓依恋地停留,似点缀,似画卷神添一笔。初寒痴痴望着她,就在这一刻失了心神。

“…好。”

细若蚊呐的一声回答,如柳絮一般飘摇而过,微不可闻,初寒以为自己听错了,却也万万不愿以为自己听错。

他在原地呆了一呆,嘴角提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似这人世间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公子一般,执着他的竹笛轻轻抬手,温润地道:“姑娘,请。”

素素不敢望他,碎碎提着步子径直前去。

初寒微笑着跟了上去,他整个人散发着异样的光彩,他瞳底那一抹亮色,是我认识他这么多年都不曾见过的。

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背影着实不失为一对璧人,我在远处笑弯了眉,内心极为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正沾沾自喜,却徒然察觉一股熟悉的压力袭来,一转身,果然见到那赤色的袈裟,在漫天飞舞的白絮中格外耀眼。

我现下心情大好,于是主动走上前去:“大师,这么巧,随意在这江宁城走一走,也会遇到你呀。”

净玄面容喜怒难辩,眼光落到了不远处的初寒身上:“这几日我下山讲经,他如何就修出了人形?”

我咬了一下下唇,讨好地道:“当真什么都瞒不过大师的法眼,大师神机妙算,想必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他不置可否,将目光落回我的面上,问:“内丹是哪来的?”

我低了头没有说话。

他默了一瞬,又问:“他这么容易便吞食化用了妖邪的内丹,你一点都不曾起疑?”

我一时愣怔,阿哥曾告诫我不可乱吞并他人的内丹,若是相性相冲,便会酿成大祸。但初寒的事情好像太顺利了…

“也许是他的相性将将中和也说不定…管它呢,反正眼下无事,成人之美,皆大欢喜。”

“无知!”他突然加重了语气:“因果轮回,岂是你一只小小鹤妖能参透的!到造成大孽那一天,你如何来得及悔悟!”

我被他说得有些委屈:“你,你这么凶做什么?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偏要来约束我的行事?”

“我约束的不是你,”他叹息,似有身不由己的痛楚,“而是在尽我所能,避免人世的灾祸。”

“人世人世,你心中难道只装得下这两个字么?”我一时心内烦躁不已,“你以为你是对,而我做什么都是错,但我要告诉你,净玄,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对错之分。若当真有一天,凡间因我今日之举而生灵涂炭,那你也不要妄想撇个一干二净。你可知我何出此言?”

他静默地望着我。

心中像是有一把刀子,逼着我一一吐出恶毒的话语:“因为那内丹,正是我八年前,为了救你,从水妖蛇身上抢来的!你总是把因果挂在嘴边,是否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成了这种下恶果之人?”

他的瞳色蓦然深了,没有如我想象那般为自己开脱,仅是立在原地沉默不语。片刻后,他启唇:“跟我走。”

他的话语中有着不容人拒绝的威严,我忽然有些害怕,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去哪里?”

他抿唇不答,手指微微一动,刹那间我的身体变得如冰一样僵硬,动弹不得。

“你,你做什么?放开我!”

“你做错了事,要承担罪罚。”他淡淡地道,接着朝我靠近一步,袖袍一挥,一阵云牵雾绕的眩晕之后,我便被他带到了天上。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了点个赞~

下一章开虐。_(・ω・」∠)_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我和妈妈一起去爬黄山,刚下索道就下起了小雨,我们走着走着小雨就变成了狂风大雨。在雨中行走山不见顶,爬的很高也...
  • 就像花瓣向往鲸鱼的泅水 悄无声息的随着溪流流淌 就像海岛爱恋盘旋的飞鸟 默默无声的给它驻留的依靠 而我望着你 眼波...
  • 因为工作的事儿到上海出差两天,来到了这个有点熟悉但其实非常陌生得地方。在这里工作过不到两年,说来时间不短,但除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