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穿越时

0.028字数 5582阅读 13101

1

“你说这个世界明天会发生什么?”

念珍珍坐在电脑前,打下了以上这句话,点击发送。

“明天?周杰伦会开始唱《龙卷风》。”

张黎明坐在沙发上,用手机输入这段话,点击发送。

“周杰伦是谁?”念珍珍疑惑的发来一个问号。

其实她的反应是正常的,因为她生活在2000年,周杰伦的第一张专辑明天才上市。

张黎明本来想回说,很快你就会知道周杰伦,你每天听到的新闻都是他,他会红得发紫,直到2018。

“可是2018之后呢?”张黎明想了想,或者再过几年,十年,又会有人不知道周杰伦是谁了。

张黎明生活在2018,今年二十八岁。

念珍珍生活在2000,那年二十二岁。

在某个暴风骤雨之夜,借助网络的光速,二人通过聊天软件实现穿越,相隔十八年,上线聊天。

“有没有什么好股票介绍啊?”念珍珍问。

“金拱门这只股票不错,将来会涨到八十八块八。”

“金拱门是什么啊?”

“就是麦当劳。”张黎明发了个撩妹的爱心,“快餐只吃金拱门,一生只爱一个人。”

他们两人聊了有一段时间了,只能发送文字和符号的表情,因为2000年的聊天软件不支持照片输入,所以都看不到对方的样子。

“你到底长什么样啊?”张黎明很好奇。

“你去见见不就知道了,我应该对你还是有印象的。”

念珍珍解释说,“你活在2018年,2018年我应该四十岁了,你去我家找我。然后告诉我当我四十的时候是什么样,好看不好看。”

“说不定我还没结婚,在等你呢。”念珍珍又发了个坏笑的表情过来,张黎明心“嗖”地凉了下。

“这…我还没想过我会爱上个大我十二岁的女孩,哦,不对,是阿姨了。”

“你怕啥啊,王菲都和谢霆锋在一起了。姐弟恋,流行趋势。对了,他们将来修成正果了吗?”

2000年,王菲和谢霆锋爆出姐弟恋,不过他们很快就分手了,各有各夫妻,各有各生活,可是,现在…

“他们现在还在一起。”张黎明回了一句。

命运里曲折离奇,但爱可以改变一切的事情。

张黎明决定去见见四十岁的念珍珍,他想过了十多种可能,例如念珍珍是个穿着睡衣去买菜的大妈,例如念珍珍风韵犹存开着奔驰跑车要带他去兜风。她会用那双有一丝皱纹的手抓着张黎明,又或者还是一个有点童心的可爱女人。他们会不会去操场接念珍珍的儿子放学,然后相视一笑,各自远行。

不过他却没想到会是这一种可能。

“怎么样,我四十岁的时候还是否貌美如花?”念珍珍在电脑前急切的问。

“唔…”张黎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下了这句话,“你死了。”

电脑那头沉默了很久。

而后念珍珍发来个哭泣的表情,“红颜命薄啊。”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死的,这样也好,那你就敢去做任何的事,因为你知道,你只会在某一天死去,而剩下里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冒险。

“好吧。”念珍珍发了个无奈的表情,“我啥时候死的,我好准备准备。”

“2000年11月10日。”张黎明顿了下,“而距离你死,现在还剩下三天。”

“什么,这么突然,那我是怎么死的啊!”

“好像是被雷劈死的…”

“我擦!”

被雷劈这件事是改变不了的,也就是说你走在路上随便一个惊雷,都可能会劈到你。也有人是在打电话打一半,闪电顺着电话线就把你给劈了。

又过了半天,念珍珍发来这四个字,“我不想死”。

张黎明隔着屏幕能够感受到,此刻念珍珍心里是有多么害怕。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会用尽所有办法来救你!”张黎明说。

2

现在距离念珍珍被雷劈还有三天时间。

张黎明上网搜索了一下“容易被雷电劈”的地方,发现最安全就是呆在家里。

大多数屋子都安装了避雷针,电器也都经过防雷处理。只要特别注意一下那天别出门,念珍珍再穿上绝缘体衣服,应该就会没事了。

“啊,又打雷了啊。我会不会死啊!!!”她急促地发了条信息过来。

“没事,你是三天后才会被雷劈死,你现在可以走出去试试被雷劈的感觉。”张黎明想要缓解一下念珍珍的情绪。

“咦?你有没发现一件事,我们俩每次能联系上,都是在雷雨天。”

张黎明想了想,好像是这样,每次只有雷电交加之时,念珍珍的头像才会在张黎明的手机上亮起。也可以解释为雷电从空中劈下,达到光速,而将2000年念珍珍使用的电脑和2018年张黎明使用的手机以此相联。

雷电就像是为穿越续上了一次电池。他们两人每次大约能聊上个三十分钟,就会失联。

“如果是这样,那我被雷劈也算是为爱壮烈牺牲了一把了。”念珍珍发了个苦笑的表情。

不过此次张黎明的手机闪烁了一下,应该是快满三十分钟了,他们快要断线了。

“怎么办啊。我好害怕啊!”念珍珍说。

“你不要怕,你吃好喝好,反正也快死了别亏待自己,我去帮你想办法。对了,如果你还感觉慌张,就为我写诗。”

“写诗???”念珍珍很惊讶。

张黎明心里有了个主意,现在他们可能会暂时联系不上,那念珍珍把想对张黎明说的话写在信纸上,然后把信纸埋在她家楼下公园里的榕树下。

这样,理论上张黎明可以马上收到这封信,并且抓紧时间,想想解决的办法。

“记得给我看看你的照片…”

张黎明说完这句,他俩人就断网了。

随后张黎明立刻就去了公园,找到他们约定好的那棵榕树,他在地上挖了一米深,里面果然有一个塑料袋,包着一封信。落款是“致张黎明”。

他把信打开,里面念珍珍写了好几页的内容,大多是说她有多害怕,焦虑。她想去找个有打雷的地方看看能不能快点和张黎明联系上,又觉得很荒唐,自己明明就是要被雷劈死,还去送死。念珍珍在信的最末尾写上了一句话:“想了想,我就留在家里不要走动,我相信你会来救我。”

而后,放了一张她的照片。

张黎明看到那张泛黄的照片,看了一眼就忘不掉了,这不就是他的“梦中情人”“女神”吗!我的天啊。我要救她。

张黎明燃起了斗志,人在这时候脑子也特别快,特别聪明。打雷?对。我先找个会打雷下雨的地方吧。

他在手机里查了查,从明天开始成都会连下三天雨,打三天雷。

“我要去成都!”他下定决心,立马就买了机票。

抵达成都后,他就开始找“雷”区,去空旷的山上,把手机放在树下,然后自己跑远远的躲在洞里。就好像是猎人在打猎。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大树下的手机。

“轰轰”几声电闪雷鸣之后。

张黎明冲到树下,手机里念珍珍的头像就上线了。

3

“你还好吗?”张黎明问。

“一天没吃东西了。”她回答。

“怎么不去叫个外卖啊。”

“外卖?”

张黎明想了想,哦,原来2000年还没有什么店铺愿意送外卖。

“到底十八年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天上会有电力飞船什么的?”

念珍珍很好奇,对她来说十八年后的世界应该就和科幻世界里一样。

“其实…没什么太多变化。只是没有了BP机,人们都不看书了,天天玩手机。还有,出门也不用带钱了。大家又都骑上自行车了。其他的,好像都差不多。”

“手机?有什么好玩的啊。”念珍珍一阵疑惑。

看似什么都没有改变,却为何会常常怀念从前呢?张黎明想。

“那你告诉我,到底什么工作会比较有前途,我朝着那方向努力努力,如果…”念珍珍打来一串省略号,“如果我能活过后天的话。”

“记得一定要买房啊!房价是永远不可能跌下去的。还有,最有前途的公司应该就是淘宝了,你看看明年能不能去它公司上班。”

不知不觉,张黎明手机的画面闪烁了一下,应该是他们又要失联了。

“你不要消失啊,我好害怕。”念珍珍说。

“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他说完这句话,手机里念珍珍的头像就消失了。

张黎明一轱辘冲出了山洞,飞奔下山,上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司机问了句。

“哪里有打雷哪里有闪电,你就往哪开!”张黎明感觉自己像个战士。

到了空地,他干脆也不躲了,朝天空喊了句,“来吧,来劈我吧。”

借助雷电,让二人再次相连。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两个从没见过的人,差了十八年,虽是相隔了几亿时间光年的距离,却近的像是就在眼前。

他们的打字速度非常快,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忘乎所以,谁都不愿意将谁失去。

“谢谢你。”念珍珍说,“有你这样陪着我,这就算去死也是值了。”

“哈哈,那你要怎么报答我?”他发了个色眯眯的表情。

“以身相许怎么样?”

“啊。”张黎明掐指一算,如果这念珍珍没有死,等他们遇上的那天,念珍珍已经四十岁了。

“如果我会活着,我想要试一试,看看能不能等你十八年。”

念珍珍接着说,其实爱情对你(张黎明)来说,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过了明天,也许你就能见到我。而对我来说,大难不死后,却是漫长的等待,要等十八年,我现在才二十二岁,青春少艾,我要熬过多少个美男的诱惑,亲戚的白眼,渡过青年,壮年,中年,只为了找到你。你说我是去死还是不去死呢?

“那行吧!”张黎明咬咬牙,“只要你肯等我,不管你到时候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

“真没想到我的恋爱是一场这么酷的网络姐弟恋。”

念珍珍说完后,应该是穿越的雷电能量用尽了,二人再次失联。

4

此时时光已来到11月10日,也就是念珍珍被雷劈的当日。

而2018年的11月10日,整个成都风平浪静,天气不像预期说的那样会打雷下雨。

人类只能预测,但不能控制这个多灾世纪。

“不行,她还在等我呢。”张黎明想,接着朝天大叫了声,“谁能给我一道闪电!”

可天空没有回应。

他用手机搜索“如何制造一道闪电”,然后找了间黑暗的屋子,在地上铺了块塑料布,将一块橡皮泥粘着铁盘,铁盘和塑料布快速旋转摩擦,然后抽出铁盘,掏出个硬币丢在盘子里,就像是许愿。

根据物理定律,铁盘和塑料布摩擦带上负电,当硬币和盘子接触,多出的电荷通过空气迅速传到硬币,再传到你的手。电荷在空气中传递表现为火花,也就是一道人造闪电。

在漆黑的暗室里,张黎明制造出一道道闪电,可闪电如同花火一瞬,很快就没了。而他的手也被电麻了好几次,后来手都肿了,脸也被烧得又黑还有了烤肉味,可却依然还是没有让他联系上念珍珍。

爱情有时如同一阵闪电,来的太快太轰鸣,去的太急也劈得你非死即伤。

突然间,手机亮了。

“你在吗?”那头传来念珍珍的讯息。

张黎明拿起手机,颤颤抖抖的,他想问“你好吗”“你没事吧”“我很想你”“你有没有也在想我”,可想问的太多,竟一时慌乱的输入又撤销,什么也没发过去。

“我这里打雷了!”念珍珍说。

应该是雷电作用,让他们再次联系上了。

“打雷了!那你赶快躲到床上啊,绝缘体衣服穿了没啊,不要看电脑啦,找个被子把自己包起来,有没有木棍啊,拿在手上…”张黎明一条条发着,啰嗦的就像他妈一样了。

“不行!我不想离开电脑,离开了,我就看不见你了。”

“你不要这么任性!”

“如果人生就剩下几分钟,那陪着我的是你,我还是幸运的。”

他们聊天的速度很快,一分钟能打出二百个字,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如果我能活过今天,我会每个月给你写一封信,把信埋在公园的树下,等我们见面的那天一起挖出这十八年的信,你要一封封看完,就知道我有多想你。”

“好。我明天就去公园等你,十一月十一日,我们一定可以见面!”

“啊,又打雷了!”

“快躲起来吧!”

“我不要!”

还有 25%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篇小说《朝圣归来》是一个关于青春、理想、成长的现实题材作品,描写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批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自愿来到西...
  • 窝在屋里一天了,因为有无线,所以才呆的住吧。偶尔有时候没有网的时候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总是心不在焉,看来我是中毒太深...
  • 像每个普通的女生一样,我结婚了,然后要当妈妈了。 在此之前,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有了宝宝会做为他做哪些事? 我要为...
  • Excel中每每用到公式都会涉及到单元格的引用,但我们常常只是直接简单的引用而忽略了引用背后的知识,今天小编就跟大...
  • 今天老师用python讲解了观察者模式。观察者设计模式定义了对象间的一种一对多的组合关系,以便一个对象的状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