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例会关键词 【信用】

总结:

1. 得到的产品内容,把所有外显的标准忘了,只判断三条:1 他对这个门类的知识有没有超越于他的同行的洞察;2  他在展现出来的跟我们的协作度上,是不是足够友好;3  他有没有为得到用户服务的基本的诚恳态度。

2. 知识类产品最终的竞争力不是靠任何外显的指标可以达成和进行控制,核心要回归到用户的切身感受,不要让用户有遗憾。得到的内容,在市场上无论在时间还是空间的头部产品,能推动头部产品的改变、增长,这是行业里的荣耀,希望大家珍惜这份荣耀。

3. 信用:(没有清楚的定义,我的理解:做优质的头部产品,聚集优秀的人一起,服务上进爱学习的用户,持续地推动得到这个巨轮  ) 对于得到来说,当我们把它看成是这样一个巨轮我们一点一点在转动它,它从最开始纹丝不动已经开始在转了,通过什么在转?就是通过每一个点。从我们手机上的一个banner,每篇文章的一个标题,每一次排版、每一个改版等等,所有环节都是在转动。

罗振宇:

今天这个话题虽然只说几个关键词,实际问题非常严重。对于我们长老会的三个人来说,我们最恐惧的事情就是这个公司变成,因为越来越大而越来越不可爱,它丧失它的基本的战斗力、判断力,丧失它的逻辑原点。刚才脱不花讲的所有事情,大家意识到没有,在公司真实竞争力会发生什么?行礼如仪意味着丧失了最终的竞争力。

大公司通常意义上干不过创业公司,为什么?因为大公司会行礼如仪。刚才脱不花讲一个事情,薛兆丰老师那本书《每个人的经济学》这是他全年专栏再编辑再整理,很棒的一本书。我都说过,原来我自己看书,休息的时候天天整理薛兆丰老师的专栏文章,我的经济学底子靠他打的,得到开经济学课请他。

大家记得吗?上次卖薛兆丰老师的书卖了100万册,我们看到这本新书,所有今天看到的运营计划居然是一个很普通的计划。卖个5万、6万这对我们公司可以吗?绝对不可以。这本书至少比薛兆丰老师前一本一定卖得高,否则怎么跟薛兆丰老师交代?怎么告诉市场我们不仅知名度大、挣到钱而且真实影响力是扩张的?

这是特别小的例子,这个时代我们都知道有一个词“短板理论”,一个公司的水平由最短的板决定的,今天是长板理论,一个公司真实的竞争力是由最长的板决定。反对行礼如仪、反对官僚化、反对把事情干成行活,这件事情只要我不死,我还在这家公司我会跟各位斗争到底。

所有的事情要干,就把它干成对得住自己用心的,这是起码的要求,这个要求越来越难,公司版图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干我手头的活不亏心,这种意识我们特别恐惧。

今天顺着这个话题再讲两个最近在小群里讨论的特别多的关键词。一个关键词,我其实很难找到一个词来形容它,最近我感触特别多,这个词是我借用来的军事上的一个词“外线战略”和“内线战略”。

你会发现知识服务市场上有很多产品,这个产品它往往告诉用户,这是某名师,哪个学校的教授,国家长江学者等等一系列的头衔,然后给它叠加一系列的品质,这样的课还不买吗?说实话,市场上这么多产品我基本上都听过,不能说听全,但是开头我都听过的,一试水温,手往里一放就知道这产品不对。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到底是以什么为我们的工作界面?传统的工业社会就是用衡量指标来作为工业界面。比如说董明珠管理自己生产出来的空调咋管理?耗电量。最近格力空调省一半,这事可以通过指标来管理,工业品靠外显的指标完全可以控制品质。但我们公司开创的跑道,我们经营的产品可以吗?真的不可以。

没有任何标准,能够外显战略,不仅某某学校、长江学者、国务院津贴不能衡量,甚至转发率、购买率都不能衡量,一个课好不见得卖得好,但我们自己内心只要把自己替换成一个用户视角,还用把全课听完吗?

他一张嘴用户就知道这个人有没有洞察,心里有没有用户,有没有服务意识,是不是诚恳,教的招是不是深思熟虑,是不是在意省我的时间,是不是把俗知俗见排掉给我服务。这种感觉跟相亲似的,还用谈?对方从门口一进来就知道这姑娘合适不合适,这小伙让我感动不感动。

它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场面,我们作为一个机构生产一个产品,最近突然意识到,所有市场上的那些产品,他们都在试图通过某一个外显的标准来把它卖掉,这没有错。但是谁来对它内部的品质负责?

所以今天早上合伙人开会,我们痛下决心就是,从今天开始,得到的产品做课,你把所有外显的标准忘了,不管他是多有名的老师,也不管他在学界的位置怎么样,不管他有多少粉丝,不care,全忘掉。我们跟老师谈合作,本着一个诚恳的心,就判断三条。

第一条,他对这个门类的知识有没有超越于他的同行的洞察;

第二条,他在展现出来的跟我们的协作度上,是不是足够友好

第三条,他有没有为得到用户服务的基本的诚恳态度。

只有这三条,一出手判断,这三条有一条欠缺他就是个神仙也别要他,因为这个成本我们后面付不起,这个成本包括我们跟他的协作成本、沟通成本非常高,而且顶着那些大帽子上线的产品,最后不见得会是好结果,在市面上我看到大量这个产品。

好在索性得到里面还没有出现这样的产品,就连罗永浩老师中间断更了,那几个月真的用心服务,最后是身体、时间实在不行断更。如果用内显战略评估一个课程,实际我们有很多缺憾的。

这两天我们在听精品课的产品,有的精品课真是特别好。比如说我们刚上一个林特特老师的社交课,虽然针对女性,但是我听了一下,这里教了太好的招法。听完作为用户突然有一个瞬间,这个套路我怎没记住?

如果出版社出版一本书没记住迅速过一遍很省时间。音频没有机会,听了那么多课觉得很好,没记住为什么不复个盘呢?我想举这个例子说明外线战略和内线战略。作为外线战略产品已经好了,只要回到内线,用户感知一下马上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我马上跟老师提出来补录一下,这是我们最近找到的一个词,核心就是一条,知识类产品最终的竞争力不是靠任何外显的指标可以达成和进行控制。

唯一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刚才脱不花讲的方法,回到一个人行吗?回到自己是一个用户行吗?你会分明地抓出那些你感受到的缺憾。

说实话,在我们公司工作的同事,我给你吹句牛,既然我们把所有目标打造成,我们出手一个课,市场上无论在时间还是空间的头部产品,你能推动头部产品的改变、增长,这是行业里的荣耀,希望大家珍惜这份荣耀。



还有一个词,估计我会经常说,这可能是今年的大主题这个词叫“信用”。听起来好像很普通的一个词,但是最近我对它的体察越来越深,为什么?因为我找到了这个公司的命运感。

我们实际上是有一个感知的,得到的崛起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互联网现象,它几乎是在移动互联网红利关闭的时候,突然出现了移动互联网的应用,我们一直不知道到底做对了什么。

有人说大公司没有关注到这个领域,所以让你们捡了麦穗起来。但不是,我们做起来以后,大量大公司装机量好几亿的公司关注这个机会,他们用传统的移动互联网的打法跟我们拼抢这条赛道,事实证明我们仍然把它甩得很远,为什么?不是捡漏的结果,我们一定做对了什么事,这个答案最近开始凝聚凝聚出现了,就是刚才讲的“信用”。

过去互联网公司靠流量驱动的,你发现没有流量有一个特征叫“不可积累”。今天有流量卖了货,明天还得接着来,流量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积累?你去听曾鸣的智能商业20讲,使用网络效应,使用人工智能。

一般小公司没有网络效应、人工智能想制造刷屏效应没有用,这是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尴尬。我们凭什么打破这个,我们走到逻辑的反面,我们制造的是信用。信用这个东西有一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告诉大家,大家知道亚马逊贝索斯讲的飞轮效应,它刚开始是巨大的、沉重的、锈迹斑斑很难推动的大轮子,刚开始使什么劲都纹丝不动。

但持续的在所有轮子上的点,按照同一个方向不断推它、不断推它,它会缓缓转动起来,而且一旦转动起来它会形成加速度效应,这就是亚马逊所有的商业逻辑的最终。

所以你看到做所有的事都是一点一点推那个巨轮,越转越快,这个模型最能说明我们的。我们本质上是提供知识服务的公司,上一个时代提供知识服务最好的商业机构是什么?就是名校。渐渐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方法,按照几百年前办哈佛大学,或一百年前办北京大学的方法推动这家公司的信用。

最近跟很多合作伙伴谈这件事情时,大家说为什么干这件事情?我说信用。跨年演讲为什么上卫视,要的不是流量是信用,因为我们在卫视上。上电视对大量用户来说是信用的标志,不是为了获取深圳卫视的流量。深圳卫视流量不是特别高,但深圳卫视座落在深圳,它又是“有志者,跟我来”这样的品牌,座落在那样创业热土的城市,品牌形象很好,完全可以给我赋能。

我们做的所有事情,今年有几个大的赞助,包括我们赞助了江苏卫视的《最强大脑》花了一大笔钱,不是为了流量而是为了信用。江苏卫视的《最强大脑》它是中国大众文化产品当中一帮聪明人聚集在一起的唯一IP,这个IP我们要赞助,就这么简单,就是为了信用。

如果你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费解的话,我今天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香烟品牌。香烟品牌它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就是香烟本身是没有太多品质上的差别,而你看所有的香烟店进去,至少上百个品种。

在所有的香烟的货架上,一个香烟品牌应该怎么样好卖?你能想象一个香烟品牌叫小猫咪?不可能的,虽然很贱很萌,按照现在互联网标题党的做法,那种刷屏的做法,自称是小编各种各样没底线刷下限的事情,一个香烟品牌绝对不会干。

香烟品牌起名字两种名,第一城市名,第二著名建筑物。哈德门、人民大会堂、中南海、黄鹤楼、迎客松、黄山全是这个,你以为做香烟的是傻子没有创意吗?不是,一个品牌想要获得用户的尊重,必须寄生在,请允许我用这个词,必须“寄生”在一些非常有价值感和已经建立信用的概念里。

所以对于得到来说,当我们把它看成是这样一个巨轮我们一点一点在转动它,它从最开始纹丝不动已经开始在转了,通过什么在转?就是通过每一个点。从我们手机上的一个banner,每篇文章的一个标题,每一次排版、每一个改版等等,所有环节都是在转动。

最近我对罗辑思维段文强天天盯他错别字问题,可能就那么一两个错别字,这是最大的对信用的败坏。我没法买一个苹果手机一看,系统各方面都很好,就是玻璃上有一个小划痕怎么受不了,苹果公司宁愿后台系统崩了,都不能接受屏幕上有小划痕,这是我讲的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找到推动这家公司增长的一个模型,就像一个百年的好学校一样,请最好的老师招最好的学生,不大声地喊,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做得当的事和牛的人在一起,这就是办好学校的基本心法,不难。

坏消息是所有的信用会因为一个小点而丧失,我经常在办公室里跟他们讲一个特别不堪的比喻,我们的文章里出现错别字,就相当于一个美女当中挖鼻屎,所有好印象全部败坏掉。

这么多年这个公司形成这套打法,刚刚开始是模模糊糊的,回头想它串出一个逻辑。坚持到今天马上五年每天早上的60秒,风雨无阻从未间断,目的是什么?是流量吗?不是,是信用。这个菜摊每天准点出摊,无论刮风下雨好歹白菜萝卜你能买点,这是重大的信用来源。

刚才说的长板理论,卖薛老师的书,一定想尽办法把它卖得好,卖得比上一本还好,让社会反复看到我们给周边资源写作者赋能的能力。

所以我们有一些公司有一些同事是从别的互联网公司来的,或者你是带着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想象加入我们公司的。

请注意,在中国的商业当中开出第三个流派,第一,传统企业;第二,新派互联网企业,讲自由、欢乐、创造力、无拘无束,对不起我们不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我们是一家像费劲的转动一个生锈的铁轮一样不断地积累信用,积累的过程我希望是几十年甚至一百年,远远超越于创始人生命的那样一个转动的周期,不断地推动它的建立。

昨天脱不花发到公司课里标题狗屎,它也不是骗钱,它是流量冲动下的本能,有一节课叫《如何骗男人的钱》,这是叫知识付费公司。我们是知识服务公司,我估计能卖掉的,它的用户会有收获吗?我觉得他有收获的,站在他的道德尺度上讲。问题是,一个公司你把这样的产品上架有什么信用可言?

最近有一个公司做了所谓职场课,职场课里有一集叫“怎么假装跟老板一起加班?”举了一个例子,我是一个普通员工,下天在家吹不起空调,星期六跑到公司吹空调,我假装来加班,这一条告诉我们时时刻刻和老板保持一致。且不说价值观,居然做一门课,设定用户对象是连空调都吹不起的人,尊重你用户吗?!再有钱的人都扣门到舍不得在家吹空调,但不能把服务对象设定成这样的人,人都是要脸的。涉及外线战略、内线战略,有些事不能做,不是不重要,而是在我们公司唯一重要的事情上在走向反面就不能做。我请运营同事不断地用我们的关键词,它是不是一个事件,是不是像商场中庭一样的事件,是得到我们的世界里发生的事件,这个事件是不是敲锣打鼓告诉用户,让用户为之自豪,并且同时增强我们的信用,这是将来我们所有运营动作的唯一标尺。

再说一下脱不花讲的事件的意思,真实世界有新闻,知识世界事件不是这样的,我们不关心这个事,关心的可能是熊毅老师最近有很大篇幅讲了佛学,我们请很多专业的佛学研究者认证,觉得这个课讲的水准极高,这是事件。比如万维钢老师最近讲了一本新书,美国2018年是现象级事件,请我们用户听到了这是事件。不需要5W聚全,我们公司提供的是知识性的服务。阶段性的在公司创办3年半、4年我们找到一个词,这个词是公司所有活动的结果,而且也是所有下一阶段活动展开的基础,这个东西叫信用。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你们会不断地听到我跟大家念叨这个词:信用。

好,今天的例会到此结束,下周二晚上八点再见。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