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凶(一)

                庸凶(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P城大里弄117号,早,六点45分。

  “怎么就这么走了,昨天还好好的啊!”

  “半夜被人打死的呗,枪声你没听见啊?”

  “作孽啊,好好的人。”

  “听李婶说是被人仇杀的。”

  “这种婊子死掉也就那样了,我早说过,偷汉的女人命不长……”

  “她偷谁啦?”

  “你们别说出去啊,就那个谁,我家对门那个……”

  以往宁静的大里弄今天格外嘈杂,早上起早溜达的大爷大妈们围住117号房议论纷纷。117号门前,一个肥头大耳满脸胡茬的男人将脸埋在油腻腻的手中,肩膀不住地颤抖着,眼泪鼻涕顺着脸滚至炽热的大地。

  “嘀咚!嘀咚!”警笛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车到达117号弄后猛的停下,四五个穿着淡蓝色警服的男人匆匆下车。他们穿过警戒线,跑向里屋,冰冷的目光扫向那具早已僵硬的身体,不免有些反胃。

  那具尸体以倒趴的姿势瘫在地上,下身裸露,小腿以下部分布满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淤青,尸体上身也是伤痕累累,左胸口上的伤口已经结疤,鲜红的血也在血小板的作用下凝固,死者全身因失血过多而发白,全身散发着一股弥天恶臭。尸体头部有一个大大的弹孔,穿过两个太阳穴,死者目中闪着仇恨而害怕的目光。还有枪,一把P9手枪,罪恶的凶器。

  倪平冷静地指挥着下属,不一会儿,警察们带着一具被黑布包着的尸体,一把被塑料袋包着的手枪请死者丈夫郭翔做了笔录,便匆匆回了警局。

  大概二十分钟后,人群渐渐散去,去时人们还在不住地议论纷纷,三十分钟后,只剩下一个戴着黑帽穿着黑衣的人,他身形魁梧,全身黑的似一只乌鸦,他站了会儿,也匆匆走了。

  P城大里弄公安局 。

  倪平仔细地看着手里的智能电脑。

  看起来是个简单的凶杀案。

  死者叫陈婕,今年41岁。通过死者身体僵硬程度来看,死者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可死者丈夫当晚却在与朋友喝酒,因此无人知晓死者死亡,直至早上大醉淋漓的丈夫拖着蹒跚的脚步回到家时,才发现了这具冰冷的尸体。死者身体有多处淤伤,膝盖、手肘多处断裂,初步判断死者与凶手进行打斗,凶手应该为男性,因为男性力量与速度都远远大于女性。

  “哼!”倪平的冷笑慢慢露了出来,看来并不难。只是一起简单的仇杀案,至于原因?无非为情、钱这些鸡毛蒜皮的理由。

  “喂。”倪平拨通了分析室的电话,“嗯,嗯,好的。”

  挂断电话,倪平向椅背轻松地一躺,分析报告已经出来了,手枪上的指纹属于一个叫王伟杰的男人。“哈哈!”倪平大笑,这个叫王伟杰的男人真是一个蠢货,杀了人还不把凶器带走,甚至不抹去指纹。

  “邓邓!”叩门声响起。

  “进!”倪平大声地说。“出队!”

  两小时后,审讯室。

  “王伟平,二十三岁,死者的侄子,目前就住于大里弄59号,在幸福油条店工作……为什么杀你姑姑?” 倪平翻着案底,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我……我不是凶手!我没有……杀她!”王伟平支支吾吾地说道,头缩着。这是一个长相平平的青年。

  “好吧,下一条,你这几年在赌场赌博,欠了几十万,还问你姑姑借了不少钱,是因为钱吗?”

  “不,不……是!”王伟平试图辩解,仍不肯抬头。

  “你他妈还装!”倪平怒了,“那指纹呢,忘擦了吧!你怎么解释?”

  “哈哈……哈哈……哈!”王伟平突然抬起了头,狂笑起来,“我,我杀了她,那个婊子……”王伟平又慢慢低下了头,掩面哭泣。

  “咔擦!”手铐无情地和上,那是一段血腥的审判终结。

  天灰蒙蒙的,事情,真这么简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698评论 0 12
  • 虽然还没怎么正儿八经谈过恋爱,但总觉得在爱情里旗鼓相当的灵魂真的好重要。 昨天去姥姥家,见到了好几年都没见的表姐,...
    喵文文阅读 569评论 2 4
  • 大火,烧掉了这座城堡 周围被雾气环绕 女人和孩子在尖叫 死神看着这一切腐笑 教堂里有人在低唱 赞扬光明和美好 他走...
    寄长川阅读 100评论 0 1
  • 想要解决问题还会需要点时间的。因为眼睛的问题我真的是没想到, 会出现这种情况。
    起风的阡陌阅读 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