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夜华的完美,不过是你一厢情愿

说来惭愧,从我读大学时流行的《仙剑奇侠传》,到近几年火爆的《古剑奇谭》《花千骨》,我竟一部也没看过。最近凑热闹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想来横竖不能用《封神榜》《西游记》做对标吧,只好闲扯些其他的。

这世间再没俊疾山上的素素了。那不过是青丘之国白止帝君的么女白浅上神做的一场梦,带着无尽苦楚和微微桃花色。

有人觉得夜华和白浅一出场就接近完美,夜华痴情,白浅霸气。我却觉得这只是观众读者的一厢情愿。

事实上,在三生三世的情劫中,观众和读者是可以看到男女主角夜华和白浅成熟变化过程的。

(一)

夜华在遇见素素之前懂得爱吗?怕是不懂的。

因为他早已被天君教导得灵台清明,六根清净。小说中天君对夜华的教育,是这样描写的:

天君脸色青了两青,冷声道:“慈母多败儿,你要接我的衣钵,你母妃却注定不能将你养得成器,只能令你长成一副优柔寡断的性子。我不让你见她,是为你好。”

他想去见一见他的母妃,其实并不为年幼时他母妃对他的怜爱,那些事太远,远得他已记不清,连同他母妃的面貌。那时他才九岁。他只是想,他不是没有母妃的人,那至少,他要记得自己的母妃长的是个什么样子。

这样成长起来的夜华,养成了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性格。

折颜说:“我一向觉得夜华总穿玄色十分奇怪,那次同他喝酒时便问了一问,我本以为他是极喜欢这个颜色的,他端着酒杯半天,却同我开玩笑道,这个颜色不大好看,但很实用,譬如你哪天被人砍了一刀,血浸出来,也看不出那是一摊血,只以为你撞翻了水罐子,将水洒在身上了。看不出来你受伤,你着紧的人自然便不会忧心了,你的仇人自然也不能因砍到了你而痛快了。”

打落牙齿和血吞,并不等同于坚强,而是没有给任何人看到打落牙齿的必要。

被父权看到只会认定你仍需加倍锤炼,却没有能力理解你的心情。被母亲看到只会流泪,却没有力量给你支持。父与母被严重两极分化成了脸谱,越是仪轨森严越遮掩住人性。夜华并非像东华帝君一样从石头里蹦出来,而是父母双全,甚至三四代同堂,但这个家庭却未见得给他的生命带来过多少暖色。所以,可以说在失去素素之前,夜华是并不真的懂得情、懂得爱的。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小黑龙形态的夜华遇到素素后,起先只是日日与她相处,觉得她动人,在她入睡后化出人形来,将她搂入怀中。夜华真正开始考虑以人的形态与素素见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素素又捡回来一只刚失了小崽子的母老鸹,成天忙着给这老鸹找肉吃,操在他身上的心便淡了许多。他虽表现的不动声色,却挺有危机感地意识到,在素素眼中,他这条小蛇,怕是同那只母老鸹没甚区别。他觉得这么下去不妥,便寻着一天素素又带着那老鸹出茅棚找肉去了,转身化出人形,招来祥云登上了九重天。

夜华上九重天去找连宋打小抄,最后选了苦肉计的法子。将自己弄得浑身血淋淋的落到素素的茅棚跟前,修养了十二天,人家委婉地请他走,他却说“你救了我,我自然要留下来报答你的。”

凤九报恩好待先巴巴做了几百年仙婢,您老人家倒好,把人睡了还说是报恩,仗着自己长得帅也不带这么玩的。

夜华希望自己能得到素素的特殊对待,四海八荒仅此一人的对待——童年未得到的爱到头来要找补回来。

譬如你哪天被人砍了一刀,血浸出来,也看不出那是一摊血,只以为你撞翻了水罐子,将水洒在身上了。看不出来你受伤,你着紧的人自然便不会忧心了,你的仇人自然也不能因砍到了你而痛快了。

(二)

夜华性格持重沉稳,却并非心思缜密。在千丝万缕的感情面前,他还是个少年,甚至孩童。素锦几万年的深情守望,是整个天庭人人看在眼里的,夜华却视其为无物,他甚至连素锦的名字是哪两个字都不曾在意。

而对于缪清,夜华无意留情却仍深深伤了她。这件事的始末,白浅看得清楚:

当初你也晓得谬清对你有情,你却仍将她带上天来,你虽是为了报还她的恩情,帮她躲过同西海二王子的婚事,待她想通就要让她回东海。可她却不晓得你是这么想的,难免以为你是终于对她动心了。你既给了她这个念想,却又一直做正人君子,迟迟不肯动手,少不得便要逼她亲自动手了。

夜华却只淡淡然看着缪清道:

可你当初只说到我洗梧宫来当个婢女便心满意足了。

纵然夜华对素锦、缪清没有男女之情,对待方式也着实冷漠了些。那么在与相爱的素素相处时,他真的像很多观众读者以为一样的温柔吗?

与素素在东方俊疾山相处时,夜华从未坦诚自己的身份。即使素素已表明纵然他是妖怪都愿意不离不弃,他仍说自己是修道的凡人。听到这句话,我心中一沉,便知道这段姻缘未来走向不妙。

筹谋假死,放弃储君之位,假装不重视以掩人耳目,以偿还眼睛的方式保全素素,替素素承受雷刑,夜华付出的和隐忍一出接一出。只可惜,这种一力承担和自我牺牲,看似大无畏,实则是一场自导自演只有自己一个观众的戏码。

做一切事情时,夜华从未和素素商量,从未向素素解释,而这也恰恰是素素对他误解越来越深,心灰意冷跳下诛仙台的肇始。在夜华眼里素素只是个凡人,需要自己保护的女人,无法融入神仙的生活,也无法为自己分担,从未把她视为并肩还击命运的同盟。仙凡有别,不仅是他人给予的规定,而是夜华打从心里已经认定了彼此的不同,从未把素素平等看待。

这就是你所说的温柔吗?我只看到了一个自恋的夜华。

这么两万年处下来,他只当这位昭仁公主是他案头的一张晾笔架子,并未将她当一回事。她还会不会继续立在他案头,于他而言,实在没什么分别。

(三)

白浅生长在与夜华迥异的家庭环境中。

与天庭和翼界相比,青丘更像一个男耕女织的凡世。可以自由恋爱,甚至一夫一妻。当年狐帝和折颜为争夺白浅的阿娘大打出手,最后却成了终生好友,颇有些古龙笔下侠士的味道。

对于白浅的生活,阿爹阿娘和白真甚少干涉,也从不将其婚姻视为政治手段。每日一碗心头血的供养师父墨渊,以一己之力封印东皇钟的行为,阿爹阿娘虽心疼,却无条件地给予理解和支持,并度修为、盗仙草、借玄光频频助她。这样家庭养育出来的白浅心智较为健全。

白浅的性格并非完美,但在大事上很少犯糊涂。离境负她,白浅并未纠缠,转过身海阔天空;少辛无意间破坏了她的姻缘,白浅没有轻易原谅,也没有一味嫉恨,后来还曾按约定完成护子之托,也可谓宽宏大量;而对于再三伤害他人、为了私欲不择手段的玄女,白浅没有心慈手软,甚至下杀手也毫不犹豫。

白浅这个人物,容易让人联想到任盈盈,爱憎分明,坦诚果断,是整部《三生三世》作品中其他女性角色难以比拟的。所以她受众人青睐,墨渊折颜宠她、夜华离境恋她、少辛迷谷敬她、凤九白真与她交心,绝非纯粹出于其出身和地位的光环,而是白浅确实有其魅力。

在东方俊疾山时,白浅虽然被封印了记忆和法力,成为凡人素素,但正如她用扇子挡嘴和敲桌面的小动作不曾改变,素素与白浅的很多性格特点仍一脉相承。对于落难的动物和人一视同仁的救护,认定了夫君便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誓死相随,做家务笨手笨脚对食物却要求颇高。

白浅单纯,她的成长环境中根本用不上心机。因而素素也单纯,她对素锦毫无疑心,对“小狐狸”也轻易地敞开心扉,凡人身处天宫所受的冷言冷语和闲言碎语令她无处容身,但她一旦对夜华失望了即使失目也可以靠计谋记下去诛仙台的路线,独自终结这场孽恋。我们把白浅的性格放在凡人的处境里就不难理解其选择。

白浅,你生来仙胎,不用修行便是神女。可四海八荒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不历这一番天劫,你又怎么飞升得了上神。

(四)

夜华恋上素素如《红楼梦》中的木石前盟一样不需要理由,作者就是这么任性。

彼时,还是司音的白浅呼唤墨渊,却唤醒了墨渊养在元神中的胞弟,也就是后来借腹重新出生的夜华。所以,他恋上素素,也就是失去了记忆历情劫的白浅,此乃缘分使然。

他脑中恍惚了一下,面前女子窈窕的身姿。同不晓得什么似乎后埋在记忆中的一个模糊背影两相重合,一股难言的情绪在四肢百骸化开。那滋味像是上辈子丢了什么东西一直没找着,历经千万年过后,终于叫他找着了。

果必有因。他记不得的是,七万年前墨源以元神祭东皇钟,他被一个嘶哑的声音唤醒,那声音无尽悲痛:“师傅,你醒一醒,你醒一醒。”一遍又一遍,在他耳边缭绕不去,纵然唤的不是他,他却醒了。那声音的主人正是他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她那时化了个男儿的模样,她叫司音。

除了缘定,从前面提到的夜华白浅成长背景出发,理解夜华的迷恋也不难。

在天宫,夜华自始至终被人们报以期待和理想化。他从小就被指定为天帝的继承人,屡屡被人们与长相相似的上古神仙墨渊对比,两万岁就修成上仙。在诸多星君、仙娥,甚至自己的父母、祖父眼里,夜华是个传奇,却未曾是活的、真的、被看见的。

地位显赫、前呼后拥的君王,总渴望一个只把他当普通人的女人,是以乾隆对夏雨荷刻骨铭心。而素素正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把他当作普通人对待的女人,和她在一起时夜华能够暂时忘掉他人对自己的要求,以及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令自己“人性”的部分得以彰显。

夜华和东华帝君不约而同都和连宋走得近,大抵正因为连宋是天宫中少有具有“人性”的人物。文至此处,忍不住旁生枝节,写写连宋和成玉。

连宋是九重天上于情之一字最通透的,是以他懂得美人计也懂得苦肉计,他能看穿素锦的小心思(电视剧版设定),也能毫不犹豫地掩护夜华“就为着那么一个凡人,将唾手可得的天君之位弃了”的“非明君所为”。

在“人性”方面,成玉和连宋极为登对。成玉凭日里尽教小天孙些“自来后花园便是是非之地,多少才子就是在这里被佳人迷了魂道失了前程,累得受苦一生的。”“有一位夫人怀了小宝宝,她们一家人就都不许她再去抱别人家的小孩来逗,怕动了胎气。”了然人之常情,同时毫不避讳人之常情。

初次见白浅时,因为是“头一回见到女上神”,恨不得上手摸一摸。被拒绝时,从袖子里摸出块帕子,擦了擦眼睛道:“我年纪轻轻的,平白无故被提上天庭做了神仙,时时受三殿下的累,这么多年过得凄凄凉凉,也没个盼头,平生的愿望就是见到一位女上神时,能够摸一摸,这样一个小小的念想也无法圆满,司命对我忒残酷了。”

而且成玉有眼力价。夜华说要给白浅画像。

一直老实巴交颓在一旁的成玉立刻精神地凑过来,道:“娘娘风采卓然,等闲的画师都不敢落笔的,怕也只有君上能将娘娘的仙姿绘出来,小仙这就去给君上取笔墨画案。”

以白浅的视角,对此行为的评价是:

这成玉忒会说话,忒能哄人开心,这一句话说得我分外受用,遂抬了抬手,准了。

成玉机灵,却从未把机灵用在和柔媚上和卑躬屈膝。她身为白日飞升的小仙,只有元君的虚号,与正牌的三殿下连宋在出身和阶品上都难以相提并论。如果换做素锦、少辛、玄女站在她的位置上,一定要么巴不得缠住连宋,要么对看上自己的连宋感恩戴德。然而,成玉在这段关系中却表现得不卑不亢。(为电视剧版设定,《十里桃花》原著小说中只交代了二者关系而无对手戏,《步生莲》小说未看。)

成玉甚至曾打趣夜华和白浅,其他人中敢于打趣这二位的只有东华帝君、连宋、折颜、白真这些地位高、资历深的上神。白浅无心说了一句“夜华他近日体力有些不济”,成玉夸张的表现令人忍俊不禁。

成玉右手拢在嘴前咳了两声:“体、体力不济?”

尽管成玉总在太岁头上动土,夜华还是屡屡把儿子交给她陪伴,因为连宋成玉这样的人真实坦诚, 与这样的人相处令人轻松。

夜华在与素素相处时,体验到了在天宫难以得到的轻松,仿佛从彼时起,他才开始有血有肉,有父有母。

白浅是在家庭中学会爱的,夜华则是在素素身上才开始学会爱的。


九重天上于情之一字最通透的,是他的三叔连宋。这一代的天君年轻时甚是风流,但连宋的风流却比其老子更甚,是远古神族中推得上号的花花公子。

(五)

夜华的父亲央错在小说中着墨极少,远不及二殿下桑籍和三殿下连宋形象分明。电视剧版的塑造,也碌碌无为,中正但没主意。

电视剧中的一个细节,夜华跳诛仙台后,天君急于救他,连宋劝阻:“你们一个是天君,一个是储君,走火入魔坠入魔道岂不是要天下大乱”。天君不听,连宋便一掌把父亲打晕,拉着还在懵逼中的大哥央错去取神芝草。

想来天君的三个儿子,几十万年前不知是怎么生怎么养的,倒是一个比一个性情鲜明,脑子灵活。央错对父亲言听计从,桑籍被逐出系统,连宋在系统中聪明的自保。

天君是这个家庭当之无愧的父权代表,父权难以接受具有“人性”的夜华,因为他恐惧自己身上的“人性”部分。

须得除七情,戒六欲,才能在天庭逍遥长久地做神仙。若是违了这一条,便要打入轮回,永世不能再升仙上天。

妖精凡人们修行本就不易,一旦得道升天皆是战战兢兢守着这个规矩,没哪个敢把红尘世情带到三清幻境中来的,活得甚一板一眼。其中活得最一板一眼的,成了这一派神仙的头儿。

四海八荒的主流世界观中对神仙是怎么定义的呢?所谓神仙味就等同于清静无为、无欲无求、冷漠板正。

东华帝君是个清静无为、无欲无求的仙,为人十分冷漠板正。阿爹从没夸过人,我也听他说过一次:“四海八荒这许多的神仙,却没哪个能比东华更有神仙味的。”

可叹可笑,东华帝君下凡历劫,“这一世成不了的愿望,达不了的痴心”竟是“富贵江山皆不要,只愿求得一心人”。这莫不是东华帝君的潜意识在说话?

东华帝君这个人物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是真清静。

东华帝君的清静是天生的,因为他本无父无母、无名无姓,和孙悟空一样乃天地幻化,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在凤九单相思面前的木讷是因为他真不懂情,不曾佯装不懂,也不曾不懂装懂。所以他倒也不避讳情字,以一段人间情还凤九情债。也应了连宋的箴言“历了情滋味,才能识得人生之盈亏”,缘起性空,得以圆满。

而天君却是后天得来的清静,因而额外战战兢兢,恐怕毁掉这清静的东西冒头。

小说中两处提到天君年轻时的风流:

据说如今的天君在做太子时很风流,老天君为他定了本家的表姐做太子妃。天君不满意,老天君一纸天旨下来,便将他发派去了他姑母府上禁闭。天君在他姑母府中住了一月,竟与他表姐生出情意来,方回天宫便成了好事。是为一桩美谈。

这一代的天君年轻时甚是风流,但连宋的风流却比其老子更甚,是远古神族中推得上号的花花公子。

连宋和桑籍继承了天君的特质,又在岔路口分道扬镳。连宋看似风流,却也专一。桑籍看似专一,却也风流。“一个月与未婚妻生出情意”与“一个月和未婚妻的婢女生出情意”两者有何本质区别吗?说到底只不过是前者运气好,恰合于礼法罢了。合于礼法的是美谈,有违礼法的就是离经叛道。

天君身上有些《红楼梦》中贾政的影子,本有诗酒放诞的一面,却不得不将那样一个自己五花大绑永远锁进内心深处的幽暗水牢,从此换上正人君子的板正模样。正因为如此,他们就更加看不得小辈身上自己年轻时的影子,急于抹杀那影子,以向自己证明它从未存在过。

东华帝君是个清静无为、无欲无求的仙,为人十分冷漠板正。阿爹从没夸过人,我也听他说过一次:“四海八荒这许多的神仙,却没哪个能比东华更有神仙味的。”

(六)

电视剧演完大半,小说也略略读完。若要总结故事的题眼,我觉得连宋道出的“历了情滋味,才能识得人生之盈”一句很重要。情欲是走向空灵的必由之路,本无情欲,只能空而不灵。

夜华刚出场时固然沉稳持重,但或许刚够格做个比他祖父厉害不了多少的君主。而大结局中再次归来的夜华,却将更有能力成为一代天纵英才的明君,远远超越他的祖父。因为他得到了爱的欲望,生的乐趣,远比他的祖父更有生命力。

诗经《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之夭夭,有蕡其实。”其意涵不仅是新媳妇貌美如花,更指其好生养、多子孙,画面满是妖娆的生命力,白浅正是个如桃花般生命力张扬的女人。

倘若夜华的缘分不是青丘白浅,倘若青丘白浅并非如桃花一般跳脱生动的佳人,而是一潭死水,倘若没有经历诸多虐心的劫难,未可知夜华几十万年后是否会变成他祖父、父亲一般模样。


“自来后花园便是是非之地,多少才子就是在这里被佳人迷了魂道失了前程,累得受苦一生的。”这故事本是哄孩子的,想必阿离长到五万岁时,成玉定要为他补上后半句:

若有机会被佳人迷魂,尽可与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缘是劫。

缘既是劫,劫既是缘。”


所幸,老天爷并不如想象中缺德,劫缘劫缘,他同她的那一趟劫熬过了,便该是缘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