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余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时,我在想,为了爱情,我可以拼上我的性命,可后来,我没死,青春为我抵了命。

越长大,越告诉自己,成年人做事,就应该有所保留,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要让别人伤害自己,可最后,就算近在咫尺的两个人,也看不到对方的心了。

“分,必须分啊,这样的男人留着干嘛,你现在分,我立马给你找一个更好的。”闺蜜殷莉一边抹着口红,一边替她打抱不平。

宋清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回吵架了,她和宁宇认识五年,五年来,争吵冷战,什么都经历过了,到底为了什么吵的,过后也忘了,其实也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个人就为了一口气,谁也不让谁,都等着对方主动低头,就这么都端着,僵持。

以前,每次都是宁宇先败下阵来,舔着脸和她道歉,可这次,已经一个星期了,却怎么都没有他的消息,有时候半夜睡醒,带着点小小的希望打开手机,屏幕上空空如也,她呆呆看了几秒,锁上屏幕,又放了回去。

“女人就是要独立,没了男人还不活了?我自己挣钱自己花,如果和他在一起降低了自己的生活质量,还不如分手呢。”殷莉越说越有情绪,手机刚好亮了,“哎,发工资了,太好了,赶紧先把信用卡还了。”

“胡说什么呢。”一旁坐着一直没说话的潘雨给了殷莉一个白眼,“两个人在一起哪有不吵架的,相互要多包容,只要他心里还有你,就别总是端着架子,有时候也得给男人留点面子,我是过来人,我清楚,哪有什么是完全符合你想象的啊,你还不一定符合别人的要求呢,没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就别太较真,不然日子没法过。”

“不和你们说了啊,我先走了,有一富二代约我吃饭,成了带给你们见见啊。”殷莉端着手机,一脸笑意,招呼一声就背着包走了。

“好啦,决定还得你自己拿,我也要回家带孩子了,他爸带我不放心,这个男人粗手粗脚的,走了啊。”潘雨也站起身,背着包走了,只留下宋清一个人坐在那,她拿起手机,想要给宁宇发个微信,问问他在哪,停了一会,又放下了,还是抹不开那面子。

问题似乎解决了,可又似乎没有解决,选择很多,却不知道如何选择。

“兄弟,不是我说你,作为男人,自己女人发脾气,忍着点哄着点就好了,没必要这样,还真不过了啊,你舍得吗?”张扬喝着啤酒,也不忘数落宁宇。

“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了,哄了无数次,我也累了。”宁宇眼角泛红,说话已经有点不利索。

“嗨,这话说的,你就问问自己,是宋清重要还是你的面子重要?为了自己爱的人,要什么面子啊,你说,人都没了,你要那面子还有什么用?能知冷暖,能当饭吃吗?怎么就拎不清呢!”

“哎,媳妇,怎么啦,正陪宁宇喝酒呢,闺女怎么啦,哭啦,找我呢,好好,我马上回去。”张扬接了媳妇的电话,二话不说,立马站起来,“我先回去了啊,我闺女找我呢,我得哄她去,你自己喝。”

宁宇看着张扬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真羡慕别人的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再看看自己,怎么就过成了一地鸡毛呢,想想,难免心生悲凉。

他拿起手机,想要给宋清发个微信,看着她的头像,还是没有点进去,又放回到桌上,端起酒杯,一仰头,喝干杯里的啤酒。

宁宇想想,有一阵没有去看看爸妈了,反正也是一个人,不如去看看他们吧。

等他推门进屋的时候,妈妈正在厨房忙活,听到开门声,见是他,张口就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小宋呢,怎么不把她也一起带来。”

宁宇被他妈这一问,一时也不知怎么回答,半天才支支吾吾回道,“她忙,没时间。”

“哦,那你还回来干嘛。”妈妈的脸转眼从笑容满面成了一脸嫌弃,也不搭理他了,转身继续炒菜了。

这待遇,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呀,宁宇摸摸头,哭笑不得,换了鞋进客厅,老爸正在看电视。

“回来啦,吃过饭了?”

“嗯,吃过了。”果然,还是亲爹关心自己啊,鼻子突然有点酸。

“看你这样,刚喝过酒吧,是不是和小宋闹别扭了。”

宁宇坐到沙发上,不知从何说起,也真说不出什么事来,就是生气了,“唉,性格不合吧。”

“你们啊。”老爸关掉电视,“几句话说不到一块就说三观不合,那天底下还有几个能合的?只不过是不顺着自己来罢了,一个喜欢喝粥,一个喜欢吃面条,谁也不嘲笑谁,这就是合得来,非得一样才叫合得来?人和人成长环境不同,有差别也是很正常的嘛,稍微改改,好好磨合,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可是爸,万一走不下去呢?重新再找了。”宁宇似乎对这段感情有所动摇。

“别那么轻易就放弃,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彼此都了解,换一个就好了?一开始的新鲜感一过,一样会有矛盾,得不到的总以为是好的,自己有的反而不珍惜,失去了才体会到珍贵,怎么总有人做这种蠢事呢。”老爸摇摇头,叹口气,走进屋,拿出户口本放在宁宇面前,“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是分手还是结婚,你自己做决定,我和你妈不干涉。”

“谁说不干涉的,他要是不和小宋结婚,我就把他撵出去。”厨房里,老妈的说话声中气十足。

宁宇掏出手机,没再犹豫,发了条微信给宋清。

在哪,我们见个面吧。

宋清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觉得她们之间的感情也许要走到尽头了吧,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好,她回。

见面的地方是他们经常来的咖啡馆,这里的一切都太熟悉了,以前两个人在一起,开开心心,什么都能聊得来,可是现在,竟到了相顾无言的地步。

咖啡从热到冷,心也从热到冷。

“你叫我出来,有什么要说的吗?”还是宋清先开了口。

宁宇不知该说什么,他想道歉,可以前张口就能说出来的话,今天怎么也出不了口,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

“那行吧,就这样吧。”宋清的心跌到谷底,是时候结束了,要高傲点,这是自己最后的尊严。

她推开门出去的刹那,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以前只要她生气说要走,还没出这门就会被他拉住,不停哄她,可现在,再也回不去了。

宋清不知道去哪,她只是一直往前一直往前,走得越远越好,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样。

走过斑马线,人潮拥挤,对面绿灯已经开始闪烁,她有点慌,以前都是宁宇牵着她的手过去,她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孩子,可现在,再也没有他了,只有自己,坚强走下去。

手突然被握住,她抬头,宁宇正看着她。

“你这个笨蛋,就不知道回头看看吗?”

她冲着他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走,我们赶紧过去。”他牵着她的手,小跑着,往对面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