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闻花名

已知花意,未闻花名,再见花时,泪落千溟。

已知花意,未闻其花,已见其花,未闻花名。


这是一部同样有关生死的漫,这次我将改变之前多图的方式来描述,通过对每一个主要人物的描写,来呈现整个故事。


六个关系特别好的伙伴,自从面码在经常一起玩耍的山里死后,渐渐的各自离开,有自己的成长方向和样子,而当年的情愫似乎并没有改变。

图片发自简书App

首先是仁太,一个非常坚强的独生子,年幼丧母,父亲特别尊重他的个人意愿,甚至于纵容,小时候非常有活力,是喜“超和平busters”的发起人。喜欢面码却说反话,想着第二天向她道歉就好了,结果第二天永远没来。面码死后,逐渐消沉,疏远人群,逃离学校,在家玩游戏和上网,终于在面码现身后开始慢慢改变。

在别人眼里,他经常念叨“面码”和说一些奇怪话,邻居甚至有些退避三舍。但其实是死去的面码在他身边,他也一度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自己可以看见面码,但透过玻璃却不能。

面码说是来请仁太帮自己实现愿望的,但是忘了。为了实现面码的愿望,让其成佛然后投胎,做了一系列妥协与付出。

其中最让人动容的是放大烟花,必须请人庙会的师傅帮忙做,大概要花20万。与波波、小菊花打工挣钱,交定金时那边说庙会不让他帮助大家做烟花,后来雪集解决了这个问题,然后三人继续打工。

从商店收银员到工地做苦力,不睡觉直至工作中晕倒,在面码不为自己考虑的时候,他一直在为面码考虑,和行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想和面码就这样保持下去和让其成佛的矛盾里备受煎熬,烟花制作成功了,心里的犹豫更多了。在扛着烟花在路上的时候“现在阻止,还有机会”,最后在发射大烟花的时候“现在阻止,还有机会”,却又迟迟没有行动,在引燃之前的最后一秒说“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一瞬间意味着面码的离去,自己再也不会是唯一一个能看见面码的人了。烟花在空中炸了,虽然是白天但依然绚丽,大家的心情各不相同,而面码的声音让仁太阴雨转晴,面码并没有消失。

之后被雪集叫出来,五个人在庙前各自吐露心声,这次做烟花,心思都不是真正为面码,而个有想法。仁太坦白为只有自己能看见面码而偷喜,做烟花并不是为了让面码投胎,而是为实现面码的愿望。而面码希望不只是和仁太,还想和大家一起好好说话,所以想投胎,尽管仁太告诉面码“这样,就好”。

低叹“有我还不够吗……”。面码非常虚弱了,仁太从家里穿着拖鞋就背着跑去秘密基地,终于到了,进门后面码下来,但是仁太也看不见她了,急了疯了傻了绝望了,不停的喊着找着……这时面码就在旁边而已,擦着眼泪说“这,这是捉迷藏……”,还好仁太还能听见声音,“玩什么捉迷藏”,接着跑出去找了。拖鞋也丢了,脚也破了,但心更疼吧。

看到面码给大家的告别信,翻开自己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却吼着捉迷藏不找到你怎么能结束呢?寂静的山里就剩好了吗……好了吗……好了吗……和一片哭声。脸上布满泪水的面码哽咽着喊“好了哦”。这次大家都能看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二……面码,找到你了”


其二是面码,她是一个纯良如水,她是一个……你认识了就想和她做朋友,并且终生不忘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小时候就有些呆呆的,平时经常一个人,是仁太拉着她的手带她进入小团体超和平busters,捉迷藏时找不到地方藏,是仁太拉着她藏在佛堂里,她真的呆呆的,但是非常可爱。

当她再次回来时,住在仁太家,故事也正式开始。只有仁太能看到自己的样子,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是多么可怕的孤独,幸而她活力无限,会向仁太撒娇,和他打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只有仁太能看到听见触碰自己,所以与仁太相处时别人都只能看到仁太一个人在对着空气说话,在仁太被人背后议论时,有一次竟然吼了面码,要撵她走,然后就自顾自的扭头走了。尽管是仁太认为这是自己的阴影自己的压力,但是对面码来说,那些话还是太伤人了,就如同那天一样。

面码召集大家到秘密基地,说为了仁太。那时仁太回答说“才不喜欢呢,谁会喜欢像面码这样的丑八怪啊”,面码这次并没有哭,甚至没有生气,反而对着仁太傻乎乎的笑。

仁太跑出去后自己也追了出来,而追着自己出来的雪集说送发卡给自己最喜欢的面码。你拒绝了,说仁太已经跑远了,必须要去追仁太。之后意外发生了,那天所有人都失去了你。

无意间听到邻居和仁太父亲谈论仁太,知道了仁太并没有去学校,而是去打工了。看到仁太在工地拼命的干活,自己把灯光的方向照向他,让他能看清轮下。仁太以为面码不知道,骗面码说每天去上课,说这样有种活着的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动人的瞬间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到打工回来的仁太指甲很黑,执意要用牙签帮他挑出来。忽然发现仁太哭了“有这么疼吗”仁太说不是,还说了一个自己都不会相信的理由(确实不是面码挑指甲疼),可面码相信了,还鼓励仁太应该为这个故事开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时候面码终于想起来自己的愿望是和仁太妈妈的约定,让仁太痛痛快快的哭出来,不什么事都憋在心里。

仁太去打工,自己选择留在秘密基地陪波波。后来在河边看一条大鲤鱼,这时仁太回来了,步子很急,甚至跑了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己想去看鲤鱼,准备下水的时候被仁太抱住了,傻傻的样子很可爱,乖乖的待在那更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燃放烟花的前一天晚上,大家为你进行欢送会,同时,雪集说要有点余兴节目,不如重现那一天发生的事。安鸣:“仁太,你喜欢面码对吧” 波波:“说啊……说啊……说啊……”,他终于说了,但和那天不一样,这次说的是真心话:“喜欢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家的路上,你问是真的吗。是真的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你有想要投胎的理由。

随后到了烟花绽放的那天,仁太把自己的弟弟也叫来了,很开心的抱了上去,虽然他不知道,也没觉得有人抱自己。烟花在仁太还没说完等等的时候引燃了,随后升空,开出绚烂的烟花,而自己没有成佛投胎。这时自己的笑声把仁太从深渊拉了出来,似乎是好事,可自己开始虚弱了。

晚上在桌子上趴着,没有力气了,倒在地上,仁太回来,看到你无力的倒在地上。在他怀里,你告诉他自己的愿望是和阿姨的约定,让你痛快的哭出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该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仁太却说应该跟大家也好好道别,于是背着已经无法行走的你穿着木屐就跑出去了。到了秘密基地,你跳了下来,仁太回头却看不见你了,他大声的喊着你的名字,不理会其他人的诧异,嘶声力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抹着眼泪的你,就站在仁太面前他却不能如从前那样看到的你,说“这,这是捉迷藏……”

大家都跑出去找你去了,仁太鞋丢了脚破了,而你其实一直在屋子里,靠毅力支撑着自己用日记本给每个人都写了一封信,放在树下。

“捉迷藏不找到你怎么能算结束呢!?好了吗……好了吗……好了吗”

你答“好了哦”。忽然大家都能看见你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要是捉迷藏,你就会被找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时,再也找不到了


然后我想写的是波波,多年以后长大了,是小伙伴中最壮实的一个,常住在“秘密基地”,是第一个相信仁太说面码在他身边的人,也一直积极重新聚拢小伙伴们,爱吃,乐天派的模样,外表坚强,内心柔软。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上高中,而是自己打工挣钱,然后四处旅游。

听仁太说面码还在时,他毫不犹豫的相信了,在屋子里找面码,希望她出来也见一下自己,让自己帮忙分担……面码在他身边,蹲着哭了,然后仁太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仁太拿来蒸面包,说是面码做的,只有波波信了。或许只是表面信了但是后来,在大家都认为仁太疯了,一直拿面码的幽灵来糊弄大家时,面码在日记本上写东西给大家,并把它弄地上。波波捡起来阅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大家都相信面码在的时候,波波为实现面码的愿望,让其成佛,和仁太一起打工存钱,一样的拼命努力。在欢送会上,积极给面码吃的,在雪集说重现“那一天”时,参与进来说“说啊……说啊……说啊……”

和大家一起找面码,在树下得到面码给自己的信

“我最喜欢有趣的波波”


现在是鹤子,从小就喜欢雪集,曾和面码说安鸣与雪集要利用她叫大家出来的事试探仁太的感情,跟随雪集考入最好的高中,喜欢画画,在有次雪集约她出来喝茶,她说要考试了没时间,挂了电话却说要跟上你可不容易啊。鹤子年级第四,雪集年级第二。

经常被雪集叫去陪他选给自己不存在的女朋友的礼物。在家会戴一个破旧的发卡,而雪集手里也有一个同款,但是很整洁崭新。

给雪集打电话,说接到了仁太家打来的无声电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们认为是仁太恶作剧,集结了其他人到秘密基地,要质问仁太,最终面码在日记本上写字给大家,才相信的。

在找大家追“面码”的时候,出言让“面码”不慎露出行踪,“面码”的身份真相大白。

为得到做烟花的许可,陪雪集去求面码的父亲,最终成功。曾看到雪集对安鸣说那件事我是认真的,和我交往。做烟花的私心是面码投胎后促成安鸣和仁太,而自己可以继续跟在雪集身边。知道就算没有面码,雪集选择的也不是自己,她很羡慕安鸣。

收到面码的信是

“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


紧接着是雪集,从小喜欢面码,准备了发卡要送给她,没想到面码说要去追仁太,更没想到去了再也没回来,一直把面码的死归咎于自己说了那些话,在怪仁太那天把大家叫到秘密基地时想起那天其实是面码叫大家来的。

说自己也看到面码了,假扮面码,后来被大家找到,和仁太闹了起来,告诉她就算闹鬼也好诅咒也好也是应该找他,如果不是因为他说了那些话,面码就不会出意外。仁太在面码的示意下告诉他说面码就在这里,雪集听了更加生气,流着泪的面码让仁太转述“发卡,对不起,谢谢你”。尽管不是特别相信,但还是冷静下来,独自走开了。

收到鹤子的电话,召集大家质问仁太,后来到仁太家,面码给大家做蒸面包场面有些诡异,东西在动但看不到让。面码给波波拿了最大的蒸面包,雪集问你想给我的是哪种,仁太转述说是葡萄干最多的。雪集接着说我想要你亲自告诉我拿来纸笔却发现不能像面码的日记本那样写出字,但大家却能看到仁太和面码在抢笔……

之后各怀心思的要帮面码实现愿望,做出烟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庙会的人说不让师傅帮他们做烟花,这次雪集带上鹤子去找面码的父亲,说了这件事才发现原来是面码的妈妈做的,他说面码的妈妈一直没有走出来,每次吃咖喱饭都会在面码的灵位旁盛一碗,甚至忽略了在世的弟弟的关怀,在聪志的问题下猛的一惊“妈妈你知道我今年多高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那会面码闻到香味回到家了,但是不想看到妈妈这么伤心,就再也不回去了,不希望仁太他们让妈妈想起自己,为仁太他们去自己家的事不高兴。

雪集逼近面码的父亲,跪在地上说自己也一直没有走出来,我喜欢您的女儿……最终成功了。

在仁太心里想着“现在阻止,还有机会……”的时候,雪集心里是“绝对不会让你阻止的”。之后的各自反省,他说出自己并不是真心帮面码实现愿望,而是嫉妒只有仁太能看到面码。最后收到面码的告别信是

“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


最后是安鸣,从小就喜欢仁太,经常模仿面码的穿着,在面码出意外后以为自己可以和仁太更亲近,却发现与仁太的距离更远了。

和仁太高中一个班,在仁太全力打工为面码实现愿望晕倒后,直接问仁太面码愿望实现你就失去她了还要这么拼吗,你回来。仁太还是继续打工了。

为面码实现愿望是想和仁太在一起。最后收到面码的信是

“我最喜欢有主见的安鸣”


最后鹤子和雪集,安鸣和仁太,两两往好的方向发展,波波开始努力学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