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我们终于结婚了

文/孟小满

(一)

十八岁,我独身一人。

从小生活在乡村的我,凭借十二年的寒窗苦读,终于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乘坐在长途汽车上,看着不断后退的群山,我的心情如同过山车般,起伏不定。

前方是什么?我从未敢深想。对大学的憧憬,对未知的迷茫,两种情感的交织,让长达六个小时的路程显得十分紧促,总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车,眼前是一个全新的城市。车子多如流水,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如同大型赶集会。此等场景,农村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看到。

我迷路了,自小方向感极差的我,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拖着行李箱,盯着热闹的城市,孤独感侵袭全身。

那一日,太阳正大,头上的汗已经顺着脸颊流动到脖子,滚动到衣服里,用手擦拭了一把,偶然间还尝到汗水咸咸的味道。

衣服开始渗透,裤子沾在了腿上,整个人焦躁不安。看到其他人都乘坐出租车,我终于按耐不住,也开始效仿。

本来,摸摸口袋里不多的零花钱,我是舍不得乱花的。况且,第一次看到出租车,我也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钱。经过几轮观察,确定花费不多,便咬牙上了车。

坐上出租车的我,吹着车上的空调,整个人才仿佛活了过来。原来,车上是可以有空调的,我这十八年的认知,被彻底地颠覆了。

站在大学门口,仔细观察门口的金色行楷大字,真是行云流水,美观大方。“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止于至善”被标刻在学校大名下面,彼时,我还不懂此句含义。

报名第一天,因为从未见识过这种巨龙式的长队,一个人傻乎乎地排队,直到下午两点才把所有的事情弄好。饿得头晕眼花,找一个小店,迅速填饱了自己的肚子。

之后,我开始了长达半个月的军训,空闲时间逛完了整座城市,摸索出了食堂出菜品的规律,过起了独行侠的日子。

走入正轨后,我待的最多的地方,便是学校的图书馆。我开始理解学校大门外标语的含义,努力学习。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来,再到图书馆闭馆,我开始穿梭在校园的边边角角。

至此,我独身一人,从未遇见合适的人。

(二)

二十岁,我们相遇。

我喜欢看书,因此把图书馆当成了家,抱着自己喜欢的书本,沉溺其中,装成各种类型的女主,经历一场场爱恨情仇。

那天,我正看到《倾城之恋》中,范柳原表白的句子:这堵墙,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烧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许还剩下这堵墙。流苏,如果我们那时候在这墙根底下遇见了……流苏,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

我在想这是怎样的一个男子啊!风流多情且有才华,难怪白流苏对他爱恨交织。在那个年代,的确是难得的真情,整个人不禁热内盈眶,出神许久。

突然,你递过来一张纸条,拉回了我的思绪。纸条上写着:同学,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借你手机一用。看你太专注了,不忍心打扰你,所以用这种方式。

字体娟秀,看起来十分舒服。我回头,看到你低下头认真阅读的模样,不由一笑。我主动把手机递过来给你,你开心地接过来,露出阳光的笑容。然后,轻声慢步地走出阅读室,站在阳台上打起电话。

联想刚才的行为,在心里给你定下了“谦谦君子”的称号。不过片刻,你便回来了,将手机还给我,说了一声谢谢,便坐回了座位。

夜晚,走在操场上,看着周围的情侣手拉手散步,感叹着这样的年华,有人陪伴,真好!回想自己,不禁哑然失笑,看来我可能会孤单一辈子了。

我从没想过,借手机事件会成为我们缘份的起点。匆匆洗漱完毕,爬上床,看到了手机来了一条消息,署名是:沐阳。

回想半天,都没和你对上号,回了一句,你是谁?没想到,你直接调侃我,说我贵人多忘事,这年头还要学雷锋做好事不求回报,连个感谢也不要。

我蓦地回想到你的模样,再读一边你的话,给你这个“谦谦君子”加上了新的标签:幽默,风趣。

从那以后,我便莫名其妙被你带着跑,又莫名其妙被你安上“女朋友”的名号,公然在校园被你拉手散步。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借手机打电话,是你的预谋。

而那个时期的我,把这些归纳为:同好之人,总会相遇。我们都痴迷小说,都爱散步,都爱吃酸辣土豆丝,都爱爬山……这些拉进了彼此的距离,我们走在一起,成了必然。

(三)

二十二岁,大学毕业,我们还在一起。

我们租了一间房,当做了我们的小家。然后,分头去找工作,最后在不同的补习班,开始了新的启程。

辅导班工作时间很晚,作息时间跟其他工作完全不同,因此回到家,我常常精疲力尽。你总会热好菜,陪着我吃一点。你说,工作重要,胃也很重要。

周末,你拉着我去逛超市,把一周的菜品准备充足,顺带给我买喜欢的零食。你说,现在赚的钱不能让我过上好日子,但是喜欢的零食,管够。

在你的政策之下,我终于长胖了。看着肚子上一圈一圈的赘肉,我开始埋怨你把我喂胖了。你说,喂胖了,别人就不会跟我抢你了,你理所当然就是我的。

我生气,骂你不懂欣赏美,那个女孩子不爱美!你抱着我,说不管我长成什么样,你都喜欢。我不干,你就承诺说会带我爬山,减掉肥肉。

我以为你开玩笑,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你就把我拉起来,说去爬山。我准备再次爬回被窝,结果你不干,说承诺过的事情必须办到。

我看你认真的模样,再看看肚子上的赘肉,还是爬了起来。那天之后,你便拖着我爬山减肥,偶尔犯懒,你便哄着说给我做好吃的,鼓励我坚持下去。

慢慢的,我瘦了下来,身体素质也变好了。你便再次充当煮夫,给我做好吃的。如果没有你,我绝对会坚持不下去。

每当夜幕降临,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总不会觉得孤单,因为家里那盏昏暗的灯光,始终为我而亮,我知道你在等我回来。

时光荏苒,我们度过了最窘迫而又最甜蜜的三年。

(四)

二十五岁,我们已经在外面已经漂泊了三年,但从未想过分开。

然而,父母对我的漂泊非常不满,常常电话催促我回家考事业单位。我跟他们争吵过,斗争过,可是,那件事的发生让我不得不缴械投降。

父亲为了我读书,常年在外面跑车。大冬天,手一直处于皲裂的状态,我偷偷观察过,看到那双手,我抑制不住地心疼。

父亲这一辈子太过操劳,也从未见过大世面。那日,一个人突然闯入父亲的车前,被撞昏迷。警察查证后,确认此人是为了得到保险,故意为之。

但是,父亲总被这个噩梦侵扰,认为一天活生生的命被他撞成的昏迷,从那以后,父亲连心爱的车也不开了。

母亲打电话给我,声音一度哽咽,我知道她哭了。在农村,丈夫相当于半边天,一旦出事,则会导致女性失去了强大的精神支柱,母亲便是如此。

听着母亲的诉说,我才知道他们过得太不容易,我作为唯一的女儿,享受了父母给予的爱,却从未为家庭承担过任何东西,真是太过自私了。

彻夜思考之后,在爱情和家庭之间,我选择了后者。我跟你说要回去,结果你沉默不语。不过,在走之前让我等你,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不敢承诺。就这样,我一个人回到了家乡,扔下了你。

回来了,我到家门口的小学去上班。总以为,我们的缘份到此为止,我也不敢奢望不可企及的未来。

我变得暴躁,接电话都是和你争吵,把所有的一切都归于你不肯跟随我回来,然后在屋里,痛哭流涕。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希望你放手,寻找更适合你的女孩子。

你把所有的怨气,一一接过来,并不生气。空闲时间,你还不停地给我发消息,虽然我经常不回复,你也不生气。

可是,坚持了一年,我感觉自己要崩溃了。父母开始催促我结婚,他们说为一个不可能的人,没必要再荒废青春。对方各方面条件都好,唯独我不喜欢他。

我在你和父母之间,被活生生的压成了扁柿子。最后,承受不住的我对你提出了分手,你没同意,也没反对。我们就这样开始冷战,很久不联系,也没有再联系的勇气。

我以为,我们就这么结束了!

没想到二十七岁时,你来到了我的家乡,所有的一切都隐瞒着我进行。你说,既然我放不下这边,那我只好过来了,因为我舍不得放开你。

我哭了,我何曾舍得放下过你?你向我求婚,我欣然接受,是你给了我最美好的七年,我愿意嫁给你,成为你合法的妻子。

是的,我们要结婚了。

二十七岁,我终于嫁给了爱情,终于嫁给了你。


情感文自荐:

这一次,我不想再错过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是一部具有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现实主义小说,小说主要描写了简·爱与罗切斯特的爱情。主人公简·爱是一个心地纯...
    All_ad31阅读 42评论 0 0
  • 介绍Unity内屏幕截图的三种方式 1.全屏截图 2.局部截图 3.非MainCamera视角截图 按照下图搭建场...
    Jens丶阅读 4,673评论 8 18
  • 知识是一个很宽泛的话题,若对知识缺乏一个明确的认知,我们会走许多弯路,甚至得出“知识无用”这样极不负责任的结论。 ...
    玲珑小巫阅读 54评论 0 1
  • 文\芦苇 静坐时光深处 秋日的阳光落在掌心 温暖顺着皮肤流进心里 此刻 多想给你打个电话 告诉你我的心情 翻开的...
    芦苇花开沐春风阅读 142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