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丁酉年3月13  

      同往常一样,开完例会的我拾掇拾掇准备回家,接到X老师来渝学习的消息。掐指一算,不见已久,是该聚聚了。一拍即合,我便匆匆往重师大赶去。

      到达目的地时间尚早,X老师还在教室学习,便邀我一同前去。前往教室的途中有些窃喜,毕竟我只是一名学渣,所读大学也不过二三流学院,重师大在渝各大高校中榜上有名,况且去听给老师讲的课,也算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赶到教室门口时里面正在上课,有些犹豫就这样闯进去是否有些不大礼貌,但想想在大学里上课时也会有这种情况,只要小心一点不要打扰其他人就好了,于是我还是厚着脸皮进去坐着。由于后面的位置都坐得差不多,也就前几排空着,便只好坐在了前面。我的位置正好对着授课的老师,有些赧然,不过还是端正态度想听她讲讲,毕竟前两天刚参加了教师资格证考试,虽不一定会选择园丁这份职业,想来还是十分尊重。

     寡淡无味。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感受,PPT做得也十分粗糙,心里感到特别的失望,还不如在校时的一些选修课来的精彩。至少选修课的老师普遍都特别能吹,偶尔还会制造一些笑点,即便不认真者十之五六,剩下的四五还能插科打诨和老师交流一番。环顾四周,除了老师说重点时会有二三人动动笔,其余也就拿手机拍几张,搞得跟新闻发布会现场似的,卡擦卡擦热闹极了,连静音都舍不得调整。若讲的不是什么重点,则东倒西歪各种姿势刷刷刷……我反复往四周望了几次,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有点痛。

     我想我一定上了一堂假的教师进修课。不说一定要有浓重的专业气息和学术范围,至少得是一堂课吧。事后我特别含蓄的跟X老师说这课确实挺无趣的,X老师就笑这表示还有更糟的呢,也就走个形式跟过程。而他们这样的培训要两个星期,而像这样的培训自他成为老师到现在短短几年时间参加了5次。我不知有何意义,只觉得深深的讽刺,给刚刚踏入社会的我当头一棒!我再三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成为那样的人,不论是讲台上的,还是讲台下的。

     休论什么当今社会的现实就是这样,是什么大时代背景下大众形成的潮流。从众的难道就是对的吗?分明是对不负责任的一种解脱词罢了!我深深的记得曾经多次被老师批评说的一句话:平时成绩总会反应到卷面上。我不知道他们的答卷将如何,只是想到前两天背的溜溜熟的教室职业道德,有些沉默和不知所措。

     本文纯粹是有感而发的产物,想不出甚好的题目,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老薛的歌,觉得放在此时很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