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真的很快乐(原创小说)

反派真的很快乐

作者:情仙仙

穿书,阴暗向,略沙雕,三观碎,不喜慎入

1、红喜事终成白喜事(1)

顾小乔拿着药从门诊走出来,她的脸上挂着两行泪,目光空洞。医院外面是一条宽大的马路,从前有条斑马线,为了创文给抹去了。顾小乔只顾着往前走,车辆来往掀起一阵阵热浪,扭曲了空气,像是温和的巴掌一下一下抽在人的脸上。


她想,要是有辆大车爆我狗头多好啊。


如是想着,远处一股疾风,汽笛声尖锐得能刮破耳膜,一辆六个轮子的大卡车喷着白气,带着一张六亲不认的面孔飞驰过来。顾小乔瞳孔骤缩,一生之中从未感到这样的恐惧,她又狞笑,一生之中,同样从未感到这样的兴奋。


碰……


一道人影飞天,鲜血喷涌,顾小乔断片了。


顾小乔只觉浑身剧痛,双眼朦胧,眼间有光。


听见有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反正她也活不了了,不要白费力气,把护心镜拿走吧。”


又有个中年男子道:“她是你女儿,你生的。”


妇人道:“她是个灾星。我没有这个女儿。”


顾小乔以为自己已经死去,死去的人不该看见光,听见声音,可这对话实在令她一头雾水。忽然,脑子里响起了一段尖锐的乐声,或者该说是噪声,把人弄得睡意全无,十分抓狂的那种。


一个机械的声音道:“解锁口令,大车爆我狗头,身份识别,顾小乔,欢迎来到‘反派真的很快乐’世界,系统启动,叮……”


顾小乔的脑子十分清醒,不过,这是什么东西?


系统:请选择接受或拒绝。


顾小乔:我没死吗?拒绝是不是我就死了?


系统:接受,复活完成设定任务,拒绝,成为植物人,没有死亡这一选项。


什么?这是什么东东啊,顾小乔心态炸了,要是变成植物人,只能躺在床上,亏她的神识还是如此的清醒,拿不等于无穷无尽的痛苦嘛。


顾小乔:我接受。


接受之后,身体的痛楚一扫而空,这是系统赠送的一次特效“焕然一新”。顾小乔睁开眼睛,看到一位中年妇人从她的床头取走了一面镜子,那面镜子上有波动的图形,正如她的心跳,拿走之后,又变成了一面普通的镜子。


妇人双手拿着镜子,递给后面一位穿白衣服的先生,“黄先生,这镜子我们不用了,还给您。”


中年男人在一旁唉声叹气,白衣服先生察觉床上有动静,目光扫来,正好对上顾小乔一双迷茫的眼睛。


黄先生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不过一瞬,他将镜子放入衣袖,淡淡道:“告辞。”


“这灾星总算死了,可别弄脏了我儿的婚事。”妇人转过身,看见床上本该死了的人直挺挺地坐着,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鬼叫,一把拉了当家的过来挡在身前,那男人抖得比她还要厉害,“小乔,你没死啊。”


系统把这个身份的基本信息输入到她的脑海里。


顾小乔,天降灾星,脖子处有块血月胎记,顾名思义,就是血色的月牙形胎记,曾有高人语言,血月乱世,不祥之兆。


顾小乔心道:无稽之谈。好巧哦,这个顾小乔脖子上有胎记,她原来脖子上也有伤疤。她伸手摸了摸,觉得奇异,为什么连位置都是一样的。她原来并没有什么胎记,只是有次听说三棱锥刺破颈动脉,很顶,便买了一只三棱锥试着戳了戳,不过戳破皮肉就很痛了,根本没有勇气再下手。于是留下了一块伤疤,缝针之后伤疤有点像月牙。


眼前这两人,是这个世界顾小乔的父母。不过他们把她当成灾星。


同样的东西,在原来的顾小乔身上,是个自己造成的伤疤,象征着懦弱与偏执,被人视为屈辱,在现在的顾小乔身上,是个不祥的胎记,能让她亲生父母因此放弃她的性命。


这个世界的顾小乔已经死了。


顾小乔对吓傻的两人说:“我想静静。”


男人似乎格外胆小,“你静,你慢慢静。”


妇人见她这态度心中有气,不过此刻还是恐惧占据上风,他俩巴不得快点离开这地方。


门碰的关上。顾小乔爬下床,在房中寻找镜子,房中居然没有,终于在床前找到一盆干净的水,她把头往前一凑。


卧槽。


系统也太真实了吧。


系统刚告诉她,顾小乔是一个丑女,丑得真实,丑得千篇一律,此书的设定颜值满分为一百分,而顾小乔的颜值仅有一分。这一分还是系统赠送的性别分。


顾小乔努力地睁开眼睛,还是只有一条小小的缝,眼角下垂,眼皮浮肿,看上去就是丧气的样子。单眼皮可以接受,单眼皮眼睛还又肿又小,这???这谁受得了。太难了吧。


细细一看,果真是丑得很大众啊,大饼脸,塌鼻子,皮肤黑黄,两颊痘印,坑坑洼洼,张嘴还龅牙。


怎么能有人丑得没有一点优点,你能想出的不好看的,她都占全了。一伸手,粗壮的手臂,一抬腿,壮硕的大腿,一起身,残废一般的身高,好吧,幸好是个女的,矮点就矮点,为什么胖啊???撩起裙子,腿上一团黑雾,那是什么,腿,,,腿毛???


顾小乔满心愤怒,系统,你给我弄个这样的壳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没有得到回应,想起呼叫系统是需要口令的。


大车爆我狗头。


系统:收到。


顾小乔:为什么安排一个这样的人设给我,你是个什么垃圾系统啊。长成这样,我怎么活。


系统:蝼蚁尚且偷生,你有手有脚,心智健全,已是万幸。


顾小乔:我去#¥%……&*


系统:你不必担心,按照设定,你若完成任务,可提升颜值,最高可达一百分,绝世美人。


顾小乔:任务是什么?


系统沉默了。顾小乔分析着仅有的信息,系统叫反派真的很快乐,既然她带系统,那她肯定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但不一定是原来世界的主角。


唉,说的有点绕,差点把她自己给绕进去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她估计是个反派,要开始打击报复,大开金手指,走向人生巅峰,应该是这个设定吧。


系统:叮……根本任务,消灭主角。


出现在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主角,作为一个反派,要消灭他们,存在多个主角,数量未定,消灭一个之后会有下个主角的身份提示。


顾小乔:我要怎么消灭他们,主角都是有光环的啊。


系统:主角有光环,贵方有系统,祝您体验愉快。


顾小乔:那线索是什么?


系统:完成第一个剧情后,会有提示。第一剧情:红喜事终成白喜事,灾星女绝情弑双亲。


顾小乔听了之后,虎躯一颤,这才刚开局,剧情就这么猛的吗?她有点害怕,不过内心更为沸腾的是兴奋,像一头嗜血的野兽,发出几近疯狂地吼叫。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自然也继承了原主的怨恨,所以这个看起来丧心病狂的剧情,对于原主来说,其实是求之不得的事。


顾小乔能感受到心底的雀跃与激动,一大部分是原主的,一小部分是她自己的。她本就不是个健全的人,如果她如常人一般,也不会陷入这个剧情,也不会得到这个系统。她现在唯一的困惑是,这个身体看上去软弱无力,没有法力,没有妖术,甚至没有武功,要怎么样杀了他们?


顾小乔:系统,请问我有什么技能吗?


其实她想问有没有什么金手指,特殊道具,或者私人空间之类的。


系统:暂时没有,目前战力值为零,最高不封顶,各种技能需要自己学习,赠送被动技能——命悬一线。请贵方开始你的表演。


顾小乔:我去你%¥#@%¥¥#@


腹中饥饿难忍,顾小乔想出去找点吃的,顺便研究一下该怎么动手。凭着原主的记忆,很容易找到厨房,也能够认识周围的人,只不过周围的人对待她都是一种近乎鄙夷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垃圾。原主的恨意如火焰一般熊熊燃起。


到了晚饭时分,厨房的烟囱冒着白眼,飘过一股饭香。顾小乔走路的时候尽量低着头,把头压得很低,不想见人。她家在一座小城,家境不错,尚不用亲力亲为,衣食起居有人服侍,不过原主没有,因为是灾星的缘故,没有人愿意搭理她。


顾小乔不由感慨,人也太迷信了些吧,她不就是个长得丑的姑娘,能掀起什么风浪,不过他们的担心最后变成了现实。以前是,现在却不是。那她便做个灾星。


灶上有蒸好的的馒头,顾小乔拿了两个,塞进怀里,她在模仿原主的行为,不过,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锅里热着一条清蒸鲈鱼,她实在忍不住拿起筷子鱼肚上挑了一块,又白又嫩,入口又鲜又甜。顾小乔一口接一口,不知不觉把一边鱼都吃完了,这时她才意识到,这条鱼肯定不是给她吃的,估计闯祸了,扔下筷子就想跑,无奈出门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她被反弹到地上。


“你这疯女人,跑什么跑,奔丧啊?”说话的是她的亲兄长,名叫顾大桥。


顾小乔装作结巴,害怕地说:“对……对不起,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哼。看看你的样子,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顾大桥往厨房里走,想去端锅里的鱼,走过去一看,鱼被吃了半条,满地的鱼骨,他瞬间暴怒,转过身,几步跨上来,拎起顾小乔的衣领,“顾小乔?你敢吃我小甜甜的鱼?!你凭什么!你也配吃鱼?”


顾小乔肩上一痛,见到顾大桥的脸近在咫尺,细细看过,卧槽,顾大桥,是谁给你的勇气嫌弃你的妹妹丑,这俩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吧,懵猪眼塌鼻梁,大盘子脸凸嘴巴。顾小乔还没说话,遭到了亲兄长的一顿暴打。根本没有手下留情,还打脸,本来就是大饼脸,你特么再打成猪头了,难顶啊。


她想反抗一下,发现四肢仅仅是虚胖,没有一点力量,顾大桥的拳头像泥石流沙尘暴落在她身上,疼得她眼歪鼻斜,怎么还不晕啊,这么耐打吗,生活在法治社会从没被打过的她以为这样就能把人打死呢。


系统:触发被动,命悬一线。


纳尼,命悬一线的意思,不会是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什么暴力,命都悬有一线的意思吧,就是个沙袋,打不死,还能让人特爽???


顾小乔几欲吐血,在她吐血之前,已经被打得把刚刚吃的鱼都吐出来了,和着胃酸。不如装死吧,顾小乔两眼一闭,倒在一堆秽物上,再也不动。


顾大桥见不动了,以为打死了,有点慌张,搓搓手端着锅里的鱼跑了。待他走远,顾小乔艰难地坐起来,爬回房中,一袖子擦掉一口鼻血。


太难顶了,不被打死就是万幸,怎么杀人呐???


这人设的被动技感觉还不错,过一会儿就不疼了,身体恢复得飞快。顾小乔填饱肚子,决定出去观察观察。她打听出三日之后,是顾大桥的大婚,那时候人多也乱,应该是个动手的好时机。


既然人多,下毒就好,这样不用拼武力,应该不会有人想到她胆子这样大。


任务里说的红喜事变白喜事,肯定是要干掉顾大桥的意思,这还不够,还有弑双亲……


听闻烟波谷医圣黄子沐现在城中,这位黄先生名声很大,四海之内无人不晓,其医术之高超能活死人肉白骨。


信,顾小乔第一个信,她醒来看到黄先生了,还有目光交流呢,原主死了,她过来,这算不算黄子沐妙手回春。在外人看来,算。


又闻黄先生不拘泥与正邪,只问银钱,是个难得的现实的医圣。


顾小乔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翻出钱啊。把房里搜刮了一圈,能卖的都卖掉。她抱着一个好看的花瓶哭诉,原主啊,我对不起你啊,把你的宝贝都卖了,可是羊毛用在羊身上,我想你不会介意的。哼,介意也没用,你反正已经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黄子沐不避开,似乎还喜欢热闹,住在小城中最繁华的地方。他住的客栈所在的街道,人来人往,到了深夜,对面牌馆还虎虎生威。


顾小乔到别处偷了面镜子回来,仔细端详自己的脸,这样出去估计会吓到别人。她挑了件灰色的衣裳,蒙面,别人可以只搞一条面纱,因为眼睛漂亮,可她眼睛都丑,要搞一个斗笠。大热天遮得严严实实。


换了钱,也有那么鼓鼓一小袋的银子,不知道黄子沐收费如何,这点够不够。很容易问到房号,顾小乔深吸一口气,叩了三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