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46)

A picture of the Teamlab

文/玄宝

王重楼和苏谷雨后来会想起这个舒适的夜晚。他们并排躺在谷雨租房的地毯上,盖着毛毯子,枕着并不舒服的抱枕,握着手,撑着头说话,偶尔轻轻抚摸对方的耳垂,亲吻额头。

跟春晓和小满姐见完面后,谷雨归心似箭往家里赶去,打开门,见王重楼已经换了居家服,坐在她家的地毯上看纪录片《蓝色星球》。王重楼说最近眼睛看东西有点模糊,去配了一副金丝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斯文得不像个生意人,见谷雨回来,张开双臂欢迎佳人入怀。

谷雨过去,亲昵地坐在他旁边,两人结结实实地抱了个满怀,真好。

“怎么去这么久?”王重楼把眼镜摘下,亲了一下谷雨的脖颈。

“春晓说要结婚了,找我跟小满姐见一见未婚夫。”谷雨在他耳边呢喃,调皮地咬了一下王重楼的耳垂。

王重楼深吸一口气,差点没把谷雨吃下去,半晌才稳住呼吸:“不许乱勾引我。”

谷雨窝在他身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吃吃地笑,就要!

洗漱过后,和王重楼一起躺在地板上轻声细语地说话,王重楼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嗅着谷雨的发香:“你好香,要亲亲。”

明明就感觉到了王重楼的冲动,但是他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说到勾引,谷雨觉得他在勾引她还差不多。

“我今天见到Daniel,他说你离职了。工作不开心吗?”王重楼不知在克制什么,搂着她,什么也没做。

谷雨有点惊讶,她原本不打算说这件事:“想休息一段时间而已。”

“我以为你有其他的打算。”

“没有,感觉太久没有休假了,身体有点累,想停下来。”谷雨的话说了一半。

王重楼眯着眼睛,很享受谷雨替他轻轻按摩额头:“我以为你也会出来创业找投资。”

谷雨眼皮一跳,心情有点沉下去,怕自己表现太明显,说话也不动声色:“我的性格不适合自己做老板,还是适合当员工,在别人手下做事,不至于没有方向感。”

王重楼却笑出来,睁开眼,握住她的手,软软的:“很少见没有野心的年轻人。”

“我也不年轻了。”谷雨抽回自己的手,“至少跟最新的那一批比,我已经不那么年轻了。”

见谷雨脸色有些恹恹,王重楼也意识到自己说话似乎令人误会,用力地把她抱过来,以示亲昵:“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不想自己做点事?”这是他们第一次谈论工作的事情。

怎么突然要打听过去?这下轮到谷雨不适应了,她情愿跟他讨论刚刚那部纪录片。

“我不是一个方向感强的人。像你,你是一个提问题的人,而我,只能当一个回答问题的人。”谷雨明白其中的细微差别。

“你的回答很像在顾左右而言他。”王重楼才不是傻子。

谷雨终于有了点笑容,主动去亲他,发出“吧唧”一声响,和他说起一件事。

“我在第一家公司待了一年之后,有个还不错的公司想挖我走,我当时思考的方式是感性占的比重更大,认为经理对我很好,还给我学习上进的机会,现在他也忙得脚不沾地,我不能走,如果当时走了,简直是在背后捅他一刀,就没有答应。后来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让我们经理知道了,他单独和我谈话,意思是,公司现在是处于快速扩张的阶段,年轻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让我留下来。”

跟谷雨谈话的这个经理,就是当初想带她一起去泰国的谭副总,当初谭副总希望她留下,也是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谷雨已经被培训得差不多,他们并不想团队有变,岗位可能没有,但可以向上面申请加薪。

加薪幅度也不过是5%,但公司是大公司,一层层报上去再传达下来,由于是单独的加薪,两个月也没有结果,谷雨是职场新人,不敢厚着脸皮去问,这件事就横在那里了。

没多久,谷雨一个师兄从英国回来,自己做了个小公司,靠着一些大公司的人脉接了不少的外包项目,因为人手不够,师兄找到谷雨,让她帮忙做一部分的工作,报酬是肯定的。

谷雨原本还在犹豫,公司并不支持员工做兼职,一经发现,很有可能会被辞退。工作嘛,没有再找就是,但谷雨天生不喜欢冒险。

那半年,公司承诺的5%的加薪一直未到账,刚巧那段时间苏半堂说想买房子,还差几万做首付,找谷雨借钱。谷雨考虑了一下,最终答应了师兄的邀请,半年后,在师兄那里兼职赚了几万,转给苏半堂做了房子的首付。

如果不是跟一个同期的同事竞争组长的位置,谷雨大概会一直很顺利,把这个兼职一直做下去,同期的同事到谭经理那里告了谷雨一状,说她在外头兼职,虽然公司没有规定员工一定不能谋求副业,从长期来看,这个人并不适宜被培养成公司的管理层。

那段时间谷雨心情还挺惶然,自己走是一回事,被人辞退又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谭经理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和她说:“升职可能暂时不考虑你,等这件事的风头过了再说。”

经理说完这件事,过了一周,讽刺的是,那5%的加薪就下来了。同期的那位同事升了职,谷雨加了薪。师兄的兼职也变得更隐蔽,她不想跟钱过不去,有空的时候依旧去做师兄的公司帮忙,幸好后来股市起来,她原先投的钱给她赚了一些,令她不必在金钱方面变得太窘迫,工作起来便更得心应手。

升职的那位同期同事,后来也没有在公司里走得更远。一年后,她跟同公司的一个工程师结了婚,按照公司的规定,直系亲属不得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同期同事自动离职。

出于礼貌,谷雨还随了份子钱,喝喜酒那天,她见到谷雨,热情地招呼她,仿佛那一场职场竞争从未发生过,听说那位同事现在生了孩子,辞职在家当家庭主妇,开了家网店专门卖母婴用品,生意还不错。

随后,给谷雨提供兼职的师兄,因为其公司合伙人起了内讧,公司经营不下去,给谷雨结完最后一单钱,就解散了。

当时谷雨就已经在考虑是否要加入初创团队的事情,大神遍地都是,不能说她没有野心,她只是更了解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做这件事。

听完,王重楼有点沉默,他的手搭在谷雨的腰上,心里了然许多。

这下轮到谷雨眯着眼睛,她是真的困了:“王重楼,你不用想那么多,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不管Daniel跟王重楼到底暗示了什么,都不重要,谷雨不贪图王重楼的光环,她有经营自己人生的能力。

只是,她隐忍,也许是在等,等王重楼哪天开口,跟她说关于他的故事,说那些谷雨所不知道的隐秘心情。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45)


终于写到这里了。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怎么跟王重楼这个城中王老五认识的,后来又怎么熟悉起来的?苏谷雨已经有些不记得了。 刷碗的时候,突然想起这...
    玄宝阅读 402评论 16 21
  • 溜滑梯 休闲璐提到聚会席间人人怀疑自己有抑郁症而不去查,这我是信的。抑郁就像个噬魂怪,不存在又存在,杀人于无形;还...
    逢凶化吉满天杀阅读 33评论 0 0
  • 人总是在面对一些无法理解却又毫不意外的事。 兼职时遇到一个小孩,让他默写时,他把要求默写的内容偷偷的写...
    页以阅读 14评论 2 3
  • --伊伊 七又見石旁粉末書白。 回答。「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
    Indigo大白兔奶糖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