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只给意中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父亲生病以后,母亲突然变得“淑女”起来,尤其是跟父亲说话的时候,连声音都小了很多,变得轻声轻语,很是温柔。跟之前的她大相径庭。

比如像今天早上,父亲想要骑着他那辆心爱的摩托车跟他的小伙伴出去遛一圈。搁在以前,母亲肯定鼻子一皱,眉毛一挑,叉着不大细的小腰数落父亲,骑着跟个黑猫警长似的,遛啥去啊,打牌去啊喝酒去啊还是下河摸鱼摸虾摸螃蟹去啊吧啦吧啦一大串。

说实话,我都有点同情父亲。

可是今天,母亲不但没有皱鼻子挑眉毛,而且还亲自打来一盆清水给父亲的小爱车仔细的洗了个澡。末了,还站在门口眉开眼笑的欣赏了好一会父亲骑车的飒爽英姿。那神态,跟冬天蹲在墙角晒太阳的老大爷一样,慈眉善目的。

2.

母亲是个普通的农村妇人。从我有记忆起,她给我的印象便是,不施脂粉,装扮平凡,脾气急躁,性格火爆,拉起呱来滔滔不绝,做起事来风风火火。家里永远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厨房里永远飘着一股饭菜的香味。

她是个大嗓门。像一个扩音喇叭,声音能听二里路。尤其是在凶我的时候,自觉提高分贝。

我常常在离家还有一条胡同的时候便听到她的大嗓门:阿囡,回家吃饭啦!每当这时,我就像哪吒踩上了风火轮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小伙伴的视野里。背后的小伙伴连带隔壁那个有点小帅的小哥哥总是在此时爆发出一阵哄笑。

但我实在是掉了鞋子也顾不得。比起母亲大嗓门机关枪似的数落,我对小哥哥的嘲笑和小伙伴们的揶揄简直就是水牛身上拔根毛--毫不在乎。

尤其是有的时候,我打碎了她刚刚洗好的碗,弄脏了刚刚穿上的白衬衣,为了躲避她的责骂又在慌不择路中踩死了一只小黄鸡,面临的就不只是河东狮吼,还有刷刷飞舞的大笤帚疙瘩,真是让人武力与智力双失,眼泪与鼻涕齐飞。

大概每一个孩子都问过父母他们当初是怎样在一起的。我也问过。每当这时,父亲总是故作一脸嫌弃,就你妈那咋咋呼呼的人儿,都给我投怀送抱了,我不收了她,还等着她祸害多少青年才俊哪!

可是当母亲一个眼神杀过来,父亲便立马丧失了一家之主的尊严,马上义正言辞道,哎呀,当初是我追的你妈,费了老鼻子劲了。

其实我是知道一点的,当年父亲家很穷,父亲拿着家里仅有的一筐鸡蛋去拜访外公外婆。但是外公不同意他们的交往。父亲被他们连人带鸡蛋一起请了出来。

可是,到最后,母亲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父亲。她来的时候,父亲一穷二白,家徒四壁。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凳子,唯一值钱的是立在墙角的大衣柜。贴着红彤彤的大喜字。

屋子是爸爸自己盖的,向阳开了一扇窗户,窗外有树,枝繁叶茂。

图片发自简书App

3.

父亲是在2014年生的病。这场病来的毫无征兆而又气势汹汹。

病痛,让他变了一个人。那个幽默风趣诙谐豁达的他突然间荡然无存。他变得执拗,喜怒无常且阴晴不定,经常性的无理取闹有时甚至不可理喻。

他常常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开始对着桌子上的菜挑三拣四,嫌弃母亲在他耳边的唠叨,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大发脾气。

时间像被拉长,日子变得缓慢又难捱。我和弟弟唉声叹气快要把屋顶叹穿,偷偷给父亲起了个核爆的外号。

但我没有想到此刻的母亲却突然间安静下来,一反常态的沉默与隐忍。

大嗓门不见了,风风火火也没了,倒是爱哼着跑调的小曲给父亲端茶倒水跑前跑后,跟父亲说话也慢条斯理细声细气,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更可气的是,母亲是个半文盲竟然学唐玄宗“一骑红尘妃子笑”,托人从外地给父亲买来新鲜的荔枝。

当然更可气的是,因为我跟弟弟回家晚了一个也没吃上。

吃过晚饭,母亲便会拖着父亲去小南门散步陪父亲锻炼身体,还学电视上的美曰其名“促进夫妻双方感情”。偶尔父亲想偷懒,母亲便又恢复孙二娘的“凶神恶煞”,最后当然又是父亲求饶告输。

像刺猬收起了所有的刺,母亲变得柔软而又极其有耐心。她之前是那样一个泼辣的人,却在父亲倒下的那一刻,展现出一个女人的温柔与端淑。

4.

近两年,父亲的病恢复大好,不仅身体慢慢变得健壮起来,整个人精气神也回来了。我常常看到他嬉皮笑脸的跟在一脸不耐烦的母亲身后。

而每当这时,母亲便开始一副45°仰望天空的模样,嘿,前两天还跟个大爷似的对人爱答不理呢,这会又跟我分不开了,死乞白赖的到哪跟到哪,太烦人了。

但我分明看到,母亲嘴角有掩不住的幸福和笑意,正如这春日午后的太阳,诱人又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