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副局长求职记

文/云海清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刘副局长春风满面,一路上哼着小曲,恨不得把一旁的小树和花圃也赞叹一番。

话说老局长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余下的几个副手,就属刘副局长阅历最广,才能最大,再加上他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这几点足够他坐上那个头把交椅。

刘副局长这些年没少受人眼色。官大一级压死人,他一直以来忍气吞声才终于走到了现在。

听说上面领导对他比较赏识,目前已经对他的业绩和工作能力的考察接近尾声。 按道理,走到这一步,说明他已经具备了升职的潜能。

刘副局长到局子里的时候,逢人就开始打招呼。

局子里的文员小戴笑呵呵地对他说:刘局,这回该转正了吧?

刘副局长谦虚地笑着摆摆手:有才能的人多着呢。

说罢,转身进了局长办公室,看到老局长面上也带着笑,他心情顿时觉得更加轻松。

老局长让刘副局长坐下,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小刘呀,我看这次领导很重视你呀,你看我这干了这么多年,也该退休了,最近就办完手续,上面的通知还没下来,不过我打算让你先做代理局长,等下开会我会在会上跟大家提到。老喽,不中用喽!

局长还未说完,刘副局长假装遗憾地说:老局长,您这老当益壮,应该再多干几年才行啊,我们这些年轻人还没有学好呢。

老局长摆摆手:客气的话也不用说了,这几年我这个正牌局长也没做出什么成绩,以后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刘副局长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老局长有点难受地转过头,然后心里带着些许得意又假装很谦恭地说:老局长,您要是累了,你先歇着,我去外面看看。

老局长也没回头,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刘副局长心情畅快地大踏步,昂首挺胸走了出去。他甚至想吹起口哨,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激动和快感。他听到有人对他打招呼,他也只是笑笑,仿佛自己已经成了正局长。

这时候,刘副局长的老婆突然打来电话。刘副局长正在刑侦科的档案室里,他心里有点不大乐意,但还是语重心长地告诉老婆:我在办公,以后不要在工作时间打电话。

但是电话那头的老婆兴致似乎很高:老刘,你这次可是内定了,我保证。

刘副局长压低嗓子:知道了,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说完,很镇静地挂了电话,一旁的副局长廖秋林看到刘副局长这样子,谄笑着说:是嫂子打来的吧?

刘副局长摆摆手:没啥事,就是孩子上学问题。

廖秋林看着刘副局长,然后悄悄走到刘副局长跟前笑着说:嫂子呀,肯定消息灵通,知道您要高升喽。说完,廖秋林拿了一本案卷走了出去。

刘副局长和现任老婆的相识完全是一个意外,他当时在一个酒吧扫黄,不料,这个叫林丽的女人却喝醉了酒,趴在他的身上不起来,林丽人长得太美,唇红齿白,身段婀娜,刘副局长不由得心里有些怜香惜玉。

那天的突击检查之后,他把林丽带回了自己在城中刚买的一栋房子里,并没有告诉他的妻子陈晓霞。

陈晓霞是刘副局长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就下海经商了。陈晓霞赚的钱越多,刘副局长的压力就越大,他甚至觉得和陈晓霞越来越没话说,反而林丽对他的依赖,让他产生了好感。

林丽性感迷人,这是陈晓霞那个年纪的女人不可能有的。在刘副局长的心里,陈晓霞俨然只认识钱,不认识她男人。

林丽每天缠着刘副局长,他不由得产生了和陈晓霞离婚的念头。说的也是,一个男人若是在家里头起不到任何作用,家人都觉得你可有可无的时候,他的男人气概就被压制了,总会在某个时候爆发出来。

刘副局长在林丽出现的三个月后向陈晓霞提出了离婚, 陈晓霞竟然什么都没说,不仅同意了,而且还把房子和儿子留给了他。林丽同意结婚,却不情愿带着他俩的儿子,直到他答应给买一栋房子之后。

自从跟林丽结婚之后,刘副局长的好运接二连三来,从最初的一个小职员很快就爬上了副局长的位置。

刘副局长一再叮咛老婆不要去送礼,老婆嘟嘟囔囔地说这么多年不送礼,你能爬这么快么?刘副局长也没多想。只道是这女人又背着他打点了。

上面的领导很清廉,你不要乱来。刘副局长叮咛好了老婆之后,就开始了代理局长的工作,他觉得有些心花怒放。

终于到了那一天,所有的警局人员,全员参与,听从上级的人事安排,刘副局长安静地坐在一旁,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沾沾自喜,非我莫属的表情。

等到听完人事任命报告,他还在梦中,他简直不敢相信,他还在拍手,为廖秋林的高升,还是自己的尴尬处境,他狠命地拍手,直到手麻木了,疼了起来。

他用力拉开椅子,然后跺了跺脚,声音很响亮地说:我去洗手间,你们继续。

廖秋林开始讲话,他也不知道讲了些什么,只是走出去的时候,头脑才开始清醒了一些。

刘副局长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发现老婆林丽正翻箱倒柜地找什么东西:你这是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你不知道?我陪你们上级领导睡了一晚上,他答应让你升职的,结果却没有。我还能做什么?我要找我藏的那段视频。我要告他去。林丽一边骂着,一边趴到柜子下面去。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林丽找到了那段视频,她打开在电视里放了一下,里面不堪的画面立刻让刘副局长大发雷霆:你这婊子,我说了让你不要送礼,你竟然把自己送去了?你……

林丽一脸委屈地看着刘副局长: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以前你是怎么爬上去的?你有没有想过?

刘副局长什么也听不进去,他颓废地坐在床沿上,拿起一个枕头狠命地朝卧室门口砸去。他要离婚,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刘副局长和林丽离婚的当天,他看到陈晓霞和他的上上级领导手牵着手走进了结婚登记处。他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陈晓霞却一把拉住了他:好巧啊,我们来登记结婚,你们干什么?嗯,我好像记得……你俩结婚了……这,……不会是,离婚吧?陈晓霞哈哈大笑起来。

刘副局长的脸顿时成了猪肝色,在这场战役里,他失去了家庭和两个老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