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念念不忘,无所谓回响

96
胡八毛
3.1 2019.02.16 19:55 字数 1497

刚刚在大巴车上匆匆看完,但总觉得还是不够完整,好像有些细微的情感从我略过的字眼里也一一掠过了。

到现在为止,我还沉浸在那个女人的深情里,爱的热烈却又真挚,纯洁而专一。从十三岁开始,一直到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她都这样深深的爱着那个男人。也许用伟大来形容不是十分妥当,但这样的爱世间没有几人能做到。

十三岁的时候和那个男人做了邻居,之后的几年就是一个孤独的孩子在享受自己孤独青涩的暗恋,沉浸在那个男人无以自拔的魅力里,日复一日。按捺住靠近他的心思,却又极力想去靠近,来来回回折磨自己。

十五岁的时候搬家,此后一直到十八岁,在陌生远离那个男人的城市里,靠回忆和想象来度过艰难的持续的暗恋时光。

十八岁不顾家人反对,回到那个男人的城市,执着的在他的楼下守望,最终有了和他独处的机会,一夜欢好,一连三个晚上,她贪图和他共享的时光,内心希望那个男人能将他认出来,可最终她还是未能如愿,在那个男人出去旅行之际,只好守着那个秘密离开。

她一心等着他的来信,可她就像他趟过的一条河流里的石头一样,他的脚踩过她去了河的对岸就再也不会返回。在这时,她刚好怀了他的孩子,这件事让她分散了注意力,开始一心一意照顾孩子。为了让孩子过上那个男人一样的生活,她成了有钱人的情人,在其他人为她流连忘返,情迷其中的时候,她却仍然守着当初的心,守着对那个男人的爱意。

可孩子死了,而她也彻底倒下了,在死去前的最后一晚,她给他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信中她一层一层剥开自己的衣服,摊开自己的心,将埋藏在心中的秘密全盘托出,这里面有她对他的爱,她的情绪起伏,她每一根因为他而跳动的神经,她的青涩、欢喜、激动、落寞、无奈。她爱的深沉,纯真,热烈,肆无忌惮,坦坦荡荡。这样的一份爱里唯独没有一丝埋怨。

她就快要死去了,在这封信里,她袒露了一切,唯独没有说出她的名字,也没给他留下一张可以用来怀念的照片。她不愿他痛苦的怀念和自我埋怨,也不愿用一个名字和一张照片来击垮她爱情的意志,她想保留她的尊严,做一颗他踩过的石头。

我不能去说这个女人傻,爱的不值得,又或者是批判这个男人风流成性,罪该万死,那是对她爱情的诋毁和极不尊重。我只愿这样一个女人来生能够和一个人倾心相爱,共度余生。

现在想想,我十三岁时喜欢的人去了哪里呢,名字我倒还是能记得,面孔也能依稀记起,可那点喜欢早就荡然无存了吧。而之后在我生命中出现的其他人,流转我们之间的情意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了,我能很快的喜欢一个人,却从没这样疯狂的爱过一个人。

想到这里,我就是那个极其可悲而不懂爱情的成年人,一个孤独的孩子开始的孤独的爱情是我希冀却不能拥有的。

世间的每个人都幻想拥有真正的爱情,哪怕分了又找,受尽艰辛,一颗心被被伤的七零八落,再下一刻依然重新燃起对爱情的希望。爱情也有千万种,或心心相印,或欢喜冤家,或爱而不得,或为爱成殇,终不能己,但愿都能人山人海,边走边爱。

最近因为感情的事苦恼不已,一个朋友对我说,她喜欢一个人七年,但那个人却始终不为所动。我惊诧于身边竟还有这样的痴情人,很想问问最终怎么样?还是朋友吗?但始终没开得了口,不管怎样,那七年的经历该是精彩非凡而又与众不同的吧。

而我,也有属于我的无与伦比的时光,若我能念念不忘,若你也能必有回响,那该是多美的事。若你没有回响,我还有些荒芜的记忆。

突然想起王尔德的《爱的沉默》:


恰似黎明有风疾驰,举着翅膀

鲁莽地越过平坦的草地

以她粗鲁的轻吻击碎了芦笛

这歌唱时唯一的乐器

我过于狂暴的激情令我反常

爱的过多令我的爱变成哑巴


但我的眼睛必定已向你表明

我为何沉默,琴弦为何松弛

否则我们宁可就分手,作别

你另找嘴唇吟唱甜美的旋律

我就去照看荒芜的记忆

那未吻之吻,无歌之歌的记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