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哪。

灰色的大地行走出了一场梦

那是酸的是甜的是炙热的是渴望的

行囊是墨绿色的 鞋子是白色的

一口咽下的烈酒是黄色的

我在开满山茶的山间醒来

领子里的风啊 眸子里的野

那只鸽子叫我回家

我便回家

所有的向往都不是罪过

所有的过往都不再回忆

我去向哪里

便停在那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