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制造偶像的时代 Idol经济的丰年何时到来

01

上周的《创造101》杨超越又哭了,毫无悬念地又上了热搜。原因是她在现场表演中又跑调了,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的粉丝。于是,她在表演结束后清唱了她的那一Part,虽然唱得依然如车祸现场,却惹哭了一众粉丝,连胡彦斌导师都不禁泪目。

这档节目脱胎于韩国M-net的《Produce101》,该节目在韩国已播出两季,第三季将于本周末卷土重来,目前在韩国保持了极高的话题度。《创造101》播出至今,多次上过热搜。相较于才华和实力,外貌与个性的话题度显然更高。一个爱哭的杨超越,一个敢于做自己的王菊,占据了热搜和众多大V的半边天。

但是我们别忘了,这是一档竞技类节目,中心还是这个“技”。外貌和个性固然会锦上添花,但没有才华,终究只是金玉其外,想在这个圈子里红下去,无异于螳臂当车。

杨超越

2016年1月22日,韩国M-net 推出“经纪公司企划”偶像养成类节目《Produce101》。101名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女练习生在长达四个月的封闭训练中,完成几轮考核及比赛,每次考核后根据现场及网民投票,淘汰一批排名低的练习生,最终选出排名最高的11名女练习生组成女团出道。

第一季节目于2016年4月1日结束,推出限定女子组合I.O.I,组合进行了为期近一年的活动后,于2017年1月29日解散。

2017年4月7日,M-net 推出《Produce101第二季》,赛制与第一季相同,只不过参赛的全部是男练习生。有了第一季的制作经验以及观众基础,第二季节目的热度更高,受关注度也更高。节目于2017年6月16日结束,推出11人的男子偶像团体WANNA ONE,组合会进行为期一年半的团体活动,将于2018年年底结束团体活动。

WANNA ONE是韩国当下最热的偶像团体之一,音源一出就占据各大音乐排行榜的前列,更是各大广告商的宠儿,去年年底在各类颁奖典礼上更是狂揽众多奖项,影响力可见一斑。

I.O.I和WANNA ONE两个偶像团体的成立打破了各经纪公司之间封闭竞争的状态,这种各经纪公司联合的运营体企划,至少现在带来的还是一个多赢的结果。两个团体在活动期间均获得了相当高的人气,给经纪公司带来相当可观的收益。

02

资本逐利。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利益诱惑下,爱奇艺率先迫不及待地引入了《Produce 101》的模式。

2018年1月19日,爱奇艺和鱼子酱文化联合制作的《偶像练习生》开播,节目从开始到结束虽然一直处于抄袭的争议之中,但是丝毫不影响节目的热度。2018年4月6日节目结束,产生九人出道团体NINE PERCENT。

NINE PERCENT

纵观中韩两国“练习生生产线”的大环境,在《偶像练习生》之前,“练习生”这个词在国内娱乐圈内出现的频率还很低。中国的造星方式,主要还是以各类选秀为主,如《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中国新歌声》等。

《偶像练习生》播出后,迅速催生了“练习生”和“偶像养成”概念在国内的生长。《偶像练习生》尚未结束,腾讯这边就宣布从M-net购买了《Produce101》版权,将制作中国版的女团养成企划,即正在热播的《创造101》。

而我们的邻国韩国,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有一套成熟的练习生制度,K-Pop更是全球闻名。从练习生的选拔到训练,再到出道,这个过程如流水线一般,系统又精准。

偶像团体出道后,市场又有一套完善的平台给这些Idol施展才能。在韩国光是打歌就有《音乐银行》、《Show!音乐中心》、《The Show》、《人气歌谣》等多个平台,另外还有繁多的综艺、电台等帮他们维持曝光率。

所以,韩国的《Produce101》是在一个非常健全的偶像制造体系下应运而生的,会有当下的成功局面是市场规律的必然结果。

I.O.I 组合

对M-net来说,《Produce101》 企划伊始,就为即将出道的组合规划好了发展路线。M-net可以独立制作电视节目,旗下《M! Countdown》这样一个打歌平台。M-net所属的CJ 集团又是一个大型跨国企业,产业涉及食品、餐饮、娱乐、购物等多个领域,旗下所属的CJ E&M又是一个综合型的娱乐公司,业务覆盖电影、电视剧、音乐、媒体等娱乐文化事业各个层面。所以,不论是I.O.I还是WANNA ONE,从一出道各类资源就完全不成问题。

《Produce101第一季》于2016年4月1日结束,I.O.I在4月5日发布了出道先行曲,5月4日就发布了首张专辑。而《Produce101第二季》结束前,组合的出道曲就已经制作出来了。距2017年6月7日节目结束不到两个月时间的8月3日,由M-net制作的WANNA ONE的首个团体综艺开播,8月7日,组合的首张专辑发行。WANNA ONE活动不到一年时间,已经发行了5张专辑,第一次世界巡回演唱会已经启动。

不论是I.O.I还是WANNA ONE,尽管短短的活动期间回归次数多,但是在活动期间,音乐作品的质量都不低,每次携新专辑回归都席卷各大音源榜单。

WANNA ONE

反观NINE PERCENT,节目结束已经两个多月了,除了粉丝见面会和一些广告代言,至今还没有新的音乐作品出来。爱奇艺原计划在5月份开播的NINE PERCENT团体综艺《百分九少年》至今迟迟未上线。粉丝见面会上仅有的几首表演曲目,编舞还陷入了抄袭韩国大热男团的漩涡。

运营团队在NINE PERCENT的运营上显得后继乏力,各种公关、宣传捉襟见肘,在一年半的团体活动中,能否延续出道时的辉煌,还有待市场的考量。

Idol的本业还是唱跳,优秀的音乐作品才是在这个圈子安身立命的根本。有人说NINE PERCENT “出道即巅峰”,就现状来看,如果运营团队和成员自己再没有突破,这句话真的会一语成谶。

03

中国的偶像市场起步并不晚,当年的小虎队可以说是中国式偶像团体的雏形,但是市场并没有把握住这一先机。小虎队解散后,国内没有出现过如此有影响力的偶像团体。

到了千禧年, TWINS和S.H.E相继出道,但是这一次,市场却又一直没有出现可以与之相抗衡的团体,以互相促进。中国错过了一个构建自己的Idol文化的市场机遇。

而韩国在九十年代出了一个H.O.T,火爆亚洲,韩式偶像打开了市场。其后,水晶男孩、G.O.D、神话组合相继占领了市场,韩流开始流行。在短短数年的时间里,韩国就构建了有本国特色的练习生文化和偶像文化。

到了2005年以后,韩流偶像团体几乎影响了整个亚洲的Idol市场。从东方神起、Super Junior、BIGBANG到少女时代、SHINEE,到现在的EXO、防弹少年团、RED Velvet等,韩国的偶像团体已经经历了四代的更迭。

随着韩流进入中国,韩国偶像在中国大把吸金,令国内的娱乐公司开始意识到偶像市场的潜力。国内的电视台和娱乐公司开始尝试打造偶像团体,《星动亚洲》、《下一站大明星》、《超次元偶像》、《燃烧吧!少年》等一大批偶像选秀节目纷至沓来,甚至为了迎合粉丝心态,有的团体还加入了外籍成员。然而,从市场反应的现状来看,成绩显然差强人意,国内有影响力的偶像团体寥寥无几。

在国内偶像市场这样的一个青黄不接的时期,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抓住了这一机遇,并利用互联网时代的便利,于2013年推出了TFBOYS,成了目前国内唯一一个爆红的偶像团体。

然而,TFBOYS的走红在国内依然只是个例,这得益于时代峰峻的运营和成员自身的才华,韩国偶像团体依然在国内市场依然占据了半壁江山。

TFBOYS

韩国的偶像团体越火,国内市场越着急,频频从韩国引入一些选秀节目。练习生文化在中国并没有一片合适的土壤,仅凭节目录制的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养不成一个偶像。Idol该有的声乐、rap、舞蹈、礼仪、演技、文化等素质应该在节目前的经年累月的练习里就该训练出来了。参加节目更像是出征前最后一次检查兵器,是一个适应舞台的过程。

杨超越在节目里说,她本来是想慢慢成长的,但是没想到自己被粉丝投到那么高的位置。中国的这条偶像之路走的太着急,试图通过几个月的节目录制来实现“养成”,似乎太过于异想天开和不切实际。

04

市场的急躁直接影响了练习生的态度。想一夜爆红的人太多,所以戏精频现,各种给自己加戏,争相立人设、博眼球,却忽略了业务能力的培养。

以《偶像练习生》主题曲《Ei Ei》和 《Produce 101第二季》的主题曲《Pick Me》的表演现场为例,对比韩国练习生的舞台,中国练习生在舞蹈的力度、整齐度和精确度上都明显偏弱。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下面的视频。


 《偶像练习生》主题曲《Ei Ei》  

《PRODUCE 101 第二季》主题曲《 PICK ME 》

这才是张艺兴一直在节目里向他们强调要有Balance的原因,有没有Balance呈现出的舞台效果还是相差很多的。Balance需要通过不断地练习来强化音乐对肌肉的记忆,身体弯曲的弧度、指尖落下的角度、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步幅,都要做到精确、极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偶像也是一个职业,也有职业素养。现在国内的练习生,绝大部分都不明白“练习生”这个词真正意味着什么。练习生要练的不是只有唱跳的技能,还有精益求精的职业素养。

张艺兴的微博ID是“努力努力再努力”,这是他在练习生时期就给自己定下的信条。努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张艺兴在《而立·24》书中说的:“没有人会求着你去成长,因为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张艺兴在现场表演中

张艺兴在SM公司做练习生的时候,被称为“神一样的练习生”。公司规定的练习时间是每天6个小时,他会加练到12个小时、甚至18个小时。甚至为了找到跳舞时的轻盈感,偷偷地把两三公斤的沙袋和哑铃绑在身上,边唱边练。

对NINE PERCENT来说,要练习的还很多,综合实力有待提高。C位出道的蔡徐坤胜在台风;主唱尤长靖舞蹈差了些;朱正廷舞蹈没问题,唱歌就弱了;以黑马姿态杀出来的林彦俊唱跳都一般;陈立农进步最快,在九人里面可能是潜力最大的一个了。

《Produce 101第二季》中有一场考核,一名定位是rapper 的练习生向导师抱怨赛制不公平,他不明白为什么rapper 要接受唱歌考核,而主唱却不用接受rap 考核。当时和他处于竞争组的另一位练习生则说:“Idol就是要什么都会”。

说这句话的人就是后来以C位出道的姜丹尼尔。他也确实做到了自己所说的“什么都会”,虽然在团队里的定位是主Rapper,但是唱和跳也不逊色。

姜丹尼尔

NINE PERCENT最大的问题还是定位的冲突,九个人的团体中rapper就有小鬼,范丞丞,Justin,王子异四人,蔡徐坤也是Rap多一些,他们的Vocal实力在节目中大家有目共睹。

庆幸的是,这是一个限定组合,只有18个月的活动时间。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定位的冲突也是成员能力限制的结果。对于成员个人来说,如果在组合解散后还想在偶像这条路上走得长远,那真的就要像他们的张PD那样“努力努力再努力”了。

众所周知,韩国的练习生竞争极其激烈和残酷,《Produce 101》中的练习生未必是实力上等,参加节目的练习生有些是被公司放弃,有些是因为公司实力差一直没机会出道,大部分练习生都是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来参加节目。所以,节目传递给观众的是满满的拼劲儿。

国内娱乐圈的市场环境,造成我们的练习生没有韩国练习生那般对出道的迫切感。不管是《创造101》还是《偶像练习生》,许多练习生在采访中表达的态度都是:我想来锻炼,想来吃苦。遗憾的是,这是比赛,不是生活体验节目。

05

黄子韬在《创造101》里说,希望通过节目能打造出一支有中国元素的女团。我们期待着,但是迄今节目呈现出来的练习生质量也让我们略感失望。比起看热搜,观众更愿意看到练习生们通过汗水和努力换来的一次次进步。

《Produce101第一季》的时候,有一位金晓慧练习生,这个姑娘在公司学习的是演技,唱跳基础还不如杨超越,练习进度跟不上其他练习生,现场表演忘词、错过节拍,按照实力她得是F班中的F班。难得的是这姑娘够拼,愣是从什么都不会,一步一步从F班上来,最后排名第五,成功出道。每一次的现场表演她都在进步,最后可以做到零失误。这些进步落在观众眼里,才是真正的加分项,是真正的“逆风翻盘,向阳而生”。

金晓慧

Ella导师评价杨超越说:“她其实知道自己能力不够,但是又很想努力。”如果按照目前的排名状况,杨超越无疑是在出道名单中的,但是我们有必要考虑她的出道是否能对得起市场的选择。一个杨超越出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以后会有一批“杨超越们”群起效仿。到时候,中国的偶像市场将何去何从?

我们能通过节目打造出偶像团体,那之后呢?蔡徐坤当年参加《星动亚洲》也取得了不错了的成绩,以偶像团体SWIN的一员出道,之后的道路并不顺遂,曝光率很低。后来的蜜蜂少女队、X-Fire等团体,皆是市场反响平平。

蔡徐坤

中国不缺网红,也不缺明星,缺的是真正的Idol。

我们也不缺有才华的人,缺的是等待才华瓜熟蒂落的耐心和决心,揠苗助长式的催生只会刺激国内偶像市场越来越畸形地发展。

凭借节目热度带来的红利只是一时的,不论是媒体、经纪公司还是练习生,都需要沉淀下来。与其费心费力立人设、争上热搜,不如静下来思考如何为Idol们填补媒体资源的空缺和提高经纪公司的企划能力。既然节目选出了他们,就要对他们负责,对市场负责。

“借鉴”一词,除了“借”,更需要“鉴”。师夷长技是可以的,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不再是抄袭和模仿,而是能够输出具有中国式价值观的Idol。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本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