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与城:同名的她与我的共犯关系【悬疑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楔子】

那是一个美丽的月夜。

那个与我同名之人——我帮忙开车,两个人一起前往青莲山,两个人共同埋葬了一个人。

那个与我同名之人与我的关系——我们是曾经的高中同学。

而今天之后——我和她的关系则变成了共犯了。

她将手中戒指和那人一同埋葬了。

而那被埋葬的人也带着同样款式的戒指。

我看着那枚戒指落入土坑中——忽然感到些许羡慕。

澄大概不知道一件事。

——其实我爱她已有十年之久。


【一】

十年前。

南依岛学园。

高二三班。

“程城——”

“到!”“到!”

在这样小的海岛的学园班级里,竟然响起了两声“到”,我不由得好奇的看向那个和我一起喊“到”的人。

那个同名者有着一双很好看的琥珀色眼睛,乌压压的睫毛垂在脸上——像随时会展翅飞起的蝴蝶。

老师好奇的问:“咦?你们两个是同名吗?”

班长和老师解释:“老师。男生的“城”是“城堡”的“城”。女生的“澄”是“澄澈”的“澄”。”

老师点点头了然笑道:“那看来你们还挺有缘分。那就请你们好好相处。接下来继续点名了。杨洋——”

“到!”

“刘明——”

“到!”

“田丹——”

“到!”

“徐天——”

……

十年后。

我的手机在办公桌上震动。

我拿起来看了一下号码。

并不是很熟悉的号码。

我接通了它——里面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我一时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我于是抱着疑惑对着电话那头问道:“请问您是哪位?我应该好久之前换了号码。可能很多号码忘记保存了。所以不好意思。如果遗失了你的号码我很抱歉。那么……请问你是哪位?”

“程城吗——”电话里的声音这样问道。

我有些想不起这个人的声音,但是她说话的语气仿佛是很久之前很熟悉的一个人。

我回想的空档期间。

电话里的声音继续说道:“我是程澄——和你同名的高中同学。”

我很惊讶:“啊程澄——你有什么事吗?忽然联系——是出了什么事吗?”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着急慌张说:“程城你快过来我这里——我需要你帮助我!”

我问她:“你在哪里?南依岛吗?”

她停顿了一会儿说:“我杀了一个女人。”

她报了一个位置。

我放下手机。

下班后去了南依岛附近——那是青莲山脚一处旅馆。

“——程澄!”

我老远就看到她蹲在地上。

她身边有辆破跑车。

程澄看到我来了。

她举起手“哟!”了一声。

算是跟我打了招呼。

她理了半长不短的头发很醒目。

耳朵上还带着耳钉。闪闪发光。极其朋克风。

而那双眼睛依然保留着当年纯净气息。

她抓了抓头发:“啊,谢谢你能过来。有件事——”

她打开了后备箱。

里面果然躺着一个女人。

我愣住:“……为什么找我?明明高中以后就没有见过面了。”

程澄现在像个假小子,猛然关上后备箱,一跃而起,她指着我的脑袋说:“因为你的脑袋聪明。而且除了你没有人接电话。正好你接了——就让你来了。”

程澄抱着手:“快想办法吧!”

我有些想让她去自首。

然而程澄有些神情可怕。她看着我大声催促:“快想办法!”

我鬼使神差接过程澄手里的车钥匙:“总之先把尸体埋了吧!”

【二】

我回想起十年前。

这个与我同名的家伙也是这样声色严厉。

甚至有不满我的名字而在体育课上将我锁在体育仓库里的事情发生过。

她真是恶劣的人啊。

我应该直接将程澄送到警察局。

而我现在却开往青莲山深处。准备帮忙掩埋后备箱里的女人。

汽车广播了关于美食和酒主题新闻。

程澄忽然说:“后备箱里酒喝完了。”

我:“哦。”

程澄:“压缩面包也没了。”

我:“哦。”

程澄将方向盘一打,车子摇晃一下,我连忙刹车:“你干嘛?!!”

程澄指了指半山酒馆。

程澄:“我要进去吃点东西。喝点小酒压压惊。把车停在这里吧。”

我不大同意:“这个紧要关头——你想被抓吗?”

程澄琥珀色眼睛充满坚定:“我需要压压惊。你需要营养补给。进去吧!”

【三】

程澄一边咬着肉串,一边喝着啤酒,她大着舌头说:“那个女人——就是你看到的那个女人她真是个没用啊。”

我看了看旁边呷了一口酒。

我小声提醒:“你小点声啊。”

程澄“切”了一声:“我和她在青莲山附近的酒馆认识的。她一眼就看出来是同类。她过来邀请我。我和她就在附近玩了两三天。本来挺好的。”

程澄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她不应该和别的人那样亲密。真的。真的我没想到。我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她的头撞到了床脚。竟然就没有呼吸了。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办。就把她放到了后备箱里。我怕的时候就会饿——所以我得多吃点。”

程澄说这段耸人听闻的话的时候还好听众只有我。

否则是个人都会立即报警吧!

我看了看程澄手上的戒指:“你手上的戒指是——情侣款?”

程澄瞧了一眼点了点头:“好看吧!那女人喜欢于是我在那个外国商人的摊子上买的。她好像很喜欢这种小玩意儿——”

我点点头:“把戒指处理掉比较好。”

程澄灌了一口啤酒:“说的也是啊——好想睡觉啦 ——呼呼呼——”

我:“……”

我很佩服程澄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够如此平和大吃大喝大睡。

不过程澄自己说是因为害怕让她感到饥饿——才会如此大吃大喝大睡。

我把程澄像麻袋一样放到了副驾驶。

然后继续开车前往山林深处。

【四】

开到一处盐水湖旁边。

程澄忽然醒了。

程澄大喊一声:“这空气很清爽啊!咸咸的!停车!”

我无奈停车。

程澄像个猴子一样跳下车。

程澄脱下鞋袜然后纵深一跃——她跳进了盐水湖里。

程澄踩着水显得十分开心:“啊啊!呦呦!好凉啊!”

我说:“你是笨蛋吧!你的酒醒没醒——明明还带着女人尸体跑路啊!”

程澄泼了水到我身上。

程澄望着我说:“其实我第一个就想到给你打电话。因为十年前约定了——你这辈子要听我的话。你记得不啊哈?”

我揉着为躲开被她水泼到水而不小心擦伤的脚踝气愤填膺说:“那是因为你说我不答应的话——就把我一直关在体育仓库!!!”

“你从来都是恶劣的人啊!!!趁早自首吧你!!!大混蛋!!!”

也许是因为夜晚的盐水湖旁边十分安静。我才有勇气吐出这样气愤填膺充满正义感的话来。我感到十分的爽快。

因为好好的舒了一口恶气。对于程澄实在是憋了十年的愤怒。我愿意帮她真的是鬼使神差吧。

程澄“哈哈哈”笑了起来。笑模样显得猖狂。她嚣张不可侵犯似的说:“你是我的狗啊!当时为了出来还叫了“汪汪汪”吧你。少跟我在这耀武扬威啦!”

程澄跳上岸来。

她站到我的跟前。

那模样月光下真的像个男孩儿。明亮洁净眼睛真好看。可惜本质上恶劣极了。

程澄一言不合狞笑起来。

程澄忽然间撩开我的衬衫下摆。

程澄伸手进去。

程澄探索地图似的摸了摸我的后背和腹部。

然后神情显得有些失望:“什么嘛!当年你被我打伤的地方不是已经长好了吗!你到现在还记着啥不满?整得跟深仇大恨似的!没意思!你可真没意思!亏得我把你当朋友!”

我:“你可饶了我吧!找别人当朋友吧!你的神情这样失望——难不成你还想久违的来一拳?我俩现在可是共犯关系啊!”

程澄收起跃跃欲试拳头。

程澄走回车旁显得有些低落道:“不用了!本来还忘了正在跑路!你一句“共犯关系”啥都想起来了!真是好不容易上来的酒劲可以一醉解千愁——都给你小子搅和了!”

我安慰:“要不你来一拳缓缓?我忍着不还手就是了——不过你要轻一点啊!”

程澄回头:“不用了!毕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开了一会儿车。

程澄问:“这边有没有花店?”

我:“花店?你要买花?祭奠那个女人吗?”

程澄点头。

我说:“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花店?”

程澄:“——也是!现在附近挖个坑吧!”

然后——

“喂——你也过来帮忙啊!这是你的女人吧!”

我这样抱怨着躺在车内呼呼大睡的程澄。

而当事人正眯瞪着眼睛躺尸:“挖不动——喝大了——想睡了——”

程澄满脸汗紧闭着眼睛——像个不忍直视的状况。

毕竟是她的女朋友。

可能还是有心理阴影吧。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冷静的一边挖坑一边分析她的心理。

这样显得我有些漠视罪行似的——甚至说——丧心病狂?

不不不!我想等程澄情绪平复些——也许她可以自首吧!

“——好了!埋好了!你把戒指也扔进来吧!”

做完这一切。

开车返回市区。

我说:“早晨就可以回到市区了——你有什么可以制造不在场证明证据吗?”

程澄忽然情绪失控抱着头她说:“不行!……我果然!……我果然做不到——我要去自首!!!……停车吧!!!”

我原本是希望她去自首。

现在听了她的话忽然又不想照做了。

我说:“忙活了大半夜——事到如今说什么做不到?”

我有些吃惊这样的话能这样自然从我嘴里说出来——难道是因为我并不希望程澄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的蹊跷死亡而坐牢?

我甚至怀疑那个女人并不是因为撞到床脚而没有呼吸的。

也许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死。只是暂时没有呼吸而已。也许程澄并没有杀人呢?

我这样想着。不停地开脱着程澄身上罪行。然后听到程澄喘着气说:“我办不到啊!”

程澄咬着手指:“我没有……我并不想害她没有呼吸……我是……我是……爱着那个女人的……!!”

我猛一踩刹车。

程澄安静了下来。

像是被这猛然而来刹车吓到了。

我突然揽住她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嗯”

程澄像是傻了一般。

我一边深吻着她一边重重的顺毛摸着她后脑的短发。

我试图安抚着她的情绪。

然而——

程澄猛然推开我并且给了我腹部一拳。

力道不减当年。

程澄愤怒吼着:“小心我把你也埋了!”

我忍痛吼回去:“有本事你就埋啊!”

程澄情绪像要爆发。我应该平息这种状况才是正解。然而——

我忍不住伸出手摸着她刚刚被我吻的十分湿润的嘴唇。

我挑衅一般——我在她耳边轻声吐出声息。

我说道:“你明明连腰都挺不直。现在这样醉迷糊的你——还想把我怎么样?”

然后一阵风袭来。

我听到“砰——”的一声。

程澄落荒而逃。

她动作漂亮的跳出了车然后极其利落甩上车门。

程澄头也不回——真正意义逃走了。

【五】

程澄一溜跑出老远。

程澄停下来回望着车方向。

我从后视镜看向程澄。

然后我感受着伤处痛感大笑了起来。

程澄曾经打了我一顿。那时候程澄说过——带有她专属痕迹的都是她的所有物。

虽然是十年前。

然后我开心愉悦将程澄留在半山处。

一个人开着车返回市区里。

热情喜悦洋溢在我心间。

……

第二日。

我开车去了警察局。

我看到程澄坐在警察局门口。

她正认真和一个警察争辩:“我昨天真的在青莲山埋了一个女人——你们再跟我去找找看吧!也许是我记错了地方——你们才没有找到啊!!大哥们!!!我们再去找找看吧!!!我请你们吃鸡腿儿!!!好不好!!!我真没骗你们啊!!!我们再去找找看啊!!!!!!”

那警察认真拨拉开程澄手爪子无奈说:“关键是没有找到尸体啊!你是不是酒醉梦游啥的啊!!!快走吧!!!不然告你妨碍公务啊!!!”

程澄看着那警察转身利落进了警察局有些沮丧自言自语:“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不见了?难道——”

程澄像是心有所感。

程澄转身回头。

她看到我睁大眼睛惊讶:“程城——”

我微笑着举起手。

我给她看我的手背无名指——那戒指在阳光下熠熠夺目。

那枚戒指正是程澄将其摘下扔到坑里和那女人一起埋葬的——那情侣款戒指中的其中一枚。

那是程澄自己戴过的戒指。

她果然认出来了。

我微笑着晃着手背得瑟:“程澄——戒指戴我手上合适吗?”

她睁大着眼睛:“那只戒指——你?为什么?”

我走过去在附她耳边轻声温柔说道:“你要负责——毕竟我们是共犯关系啊。”

【六】

那之后过了几天。

我的电话又在办公室上震动起来。

是程澄打电话过来。

我工作最近充实起来,一边看着手里的设计稿,一边用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和程澄说话:“程澄怎么了啊——”

电话里程澄声音中气十足问我:“你为啥现在才接听?已经打过去五次了!你是不是已经忘了之前的青莲山——”

我轻轻对着电话小声“嘘”了一下然后笑道:“因为工作内容忽然多起来——才没有及时接到——那你有什么事啊?”

程澄:“今天有警察来找我——”

我停顿一下问:“——为什么?”

程澄仿佛气到砸桌子了,电话里一阵乒乓乱响,好不热闹她大声说:“你还问!当然是来问那女人的事!你到底把人藏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这样做?你简直——可恶!!可恶!!可恶!!!”

我好脾气安抚:“程澄——这件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讲,今晚十一点到公寓来,我把地址给你,你搭计程车过来,不要被人发现,然后商量吧!”

……

晚上十一点。

程澄果然过来了。

程澄真像男孩儿一样。

那月光下的短发像是一团海藻。

微微蓬乱卷曲很柔软的样子。

然而本人却一看到我就暴躁如雷跳了起来——她这次没有酒醉。力道十足一把将我按到墙壁上。

我撇过头不去看她那双冒火的眼睛。我轻声问:“——啊,你有记得拿好收好证据吗?”

程澄气冲冲道:“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你究竟把人藏到哪里了?!!”

程澄抓着我的手问那枚戒指:“你看——”

我:“看到了。”

程澄:“这戒指是我和那女人的情侣对戒——那天明明一起埋掉了——你是不是又把她挖了出来?!!你——究竟打算怎么办?”

我捧住程澄的脸。

因为程澄哭鼻子了。

我轻轻的啄吻她脸上流下的泪水。

我轻轻地叹息:“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呢?”

程澄在我的怀抱和亲吻下抬起头来:“你……”

我摸着她的后脑勺慢慢的深吻下去。

她推开我一拳迎了上来:“你这变态——很好玩吗?明明亲吻的是一个爱着女人的女人——你觉得很好玩吗?”

借着生气掩饰害怕。

真是标准作风。

我一只手接住拳头然后另一只手摸着她后脑安慰:“程澄,你不要害怕——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什么都不用担心……”

一切都会没事的。

因为那个女人还活着。

【七】

那个找程澄打电玩并告诉她——让她来问我那女人尸体去向何处的警察大哥——今天也来找我喝茶了。

他说了没几句。对话总是滴水不漏——他大概着实觉着没意思。

然后他起身说:“我还是去找另一个程澄吧!”

结果很快我就接到了来自——另一个程澄拨过来的电话。

她难得心平气和说话:“那警察大哥说尸体藏在你家。程城——你究竟是不是藏在了自己家了。”

我无奈想要解释两句。

然后身后的女人抱住了我。她抢过我手中的手机。那女人有些甜腻着声音说着:“你在和谁打电话啊?”

我拨拉开身后那女人的手,我抢回手机——立马切断了电话。

我想程澄已经听到了那女人的声音。

也许她会气冲冲跑来和我质问吧!

不过——管它呢!程澄一定会很高兴看到这女人还活着吧!

外面下起了雨。十五分钟过去了。

程澄跑到我家——她浑身雨水。

好狼狈。

我有些关切拿出毛巾扔给她。

她随意擦了擦头发——就冲到卧室一把拉开了门。

那女人有些惊恐的后退:“……啊……啊……程澄……?”

程澄转过头问我:“……你睡了她吗?”

我未来得及说话,虽然事实如此,不过那女人也只是在玩弄着程澄而已,我不过替她出口气,为什么她这样生气呢?

明明我才是真心对她好。

她怎么就好赖不知呢?

我这样出神想着——忽然就被程澄一拳猛地击倒在地。

痛极了!

仿佛不断地在我身上做记号似的——仿佛回到十年前似的——程澄不断地猛烈着动作踢打——像一只捍卫主权领土的大草原上的动物。

我挡着她的重击——却渐渐体力不支,为了掩饰证据我好几宿没睡好觉了。

她实在是不懂辨别真心啊。

那女人在后面叫喊:“不要……不要……程澄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程澄低着头没有看她——只是说:“你走!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那女人抱着衣服跑了出去。

然后程澄停手:“程城——说明一下情况吧!”

我躺在地上喘息:“看了就知道了吧……她只是休克而已……是你慌不择路跑来求救没有发现而已……你真的是和十年前一样是个笨蛋哈哈哈……”

程澄踩着我的手:“你怎么把她带回来的?”

我模糊着视线继续说道:“把她和戒指挖出来……给她冲洗干净身上的泥巴……喂了点水又打了点葡萄糖……就这样带回来了……难道你想不到吗?啊……对了……你是笨蛋嘛……那女人玩弄你而已……你竟然看不出来……哈哈哈……”

程澄问:“为什么多此一举带她回来?为什么不安置给警察?”

我挣扎着说:“为了掌握你的弱点……为了站在你之上……为了报十年前的仇而已……”

程澄忽然笑了:“是吗……?”

程澄踢开我的手。程澄忽然有些沮丧说:“你是为了让像十年前一样欺负你——你这变态啊!”

我感到一阵被揭穿事实的热度袭上头脸——我捂上眼睛说:“都是你不好——都是你的眼睛……”

那双琥珀般纯净眼睛——是它让我成了这样甘愿和你成为你共犯关系。

……

第二天。天气晴朗。

那警察大哥又缠着跟了一路。

我和程澄回头无奈看他。那警察大哥笑着跟我们打了一个招呼:“哟!不错嘛!今天两个程澄一起行动嘛!”

程澄取下了手指上两枚情侣戒指扔给了那警察大哥。

程澄好笑着说:“这两枚戒指给你留作纪念吧。我们俩是清清白白在一起的。随你如何调查都不会害怕了。”

我握紧了程澄的手。终于正大光明在一起了。真好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两天,听到的都是两性关系的个案:夫妻之间沟通不良,感觉不到亲密感,甚至出轨。 问题总是这样慢慢积累、层层...
    方锐快阅读 279评论 2 2
  • 每天都在感叹时间好快! 到这里已经6天,而我才开始真正的工作,我和舍长时不时会有点摩擦,但是生活中怎能没有呢,但是...
    Lucky黑girl阅读 38评论 0 0
  • 新媒体的营销与渠道认知 拿公号做营销的就好好做营销。 别搞一堆抽奖拉粉,别搞一堆投票集赞,啥用呢?送就好好送。 做...
    路北哈佛阅读 139评论 0 0
  • 事情发生到一半,总会回到自卑这个点。 小时候,因为学习不是特别好,长得也不好看,不招老师喜欢而自卑。 初中的时候我...
    独角兽unicorn阅读 5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