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 江城武汉,行走的风景

江南很少来,华中没来过,荆楚大地有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我和妻子也没有想到儿子的大学竟然是在南方,在武汉。也为了看风景,也为了放松一下长久以来繁忙的工作,虽然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时日,我们已打点好行囊,一家三口从北边的呼伦贝尔来到江南,来到华中。

正值仲夏八月、江城湿热多雨,最初的一周,每每出行都会汗流浃背,后来梅雨频来,天清气爽,赏其山灵水秀、观其人文历史,一路走来,行走的风景,体味到一座城的情怀和文化。

武汉的航班在夏季不仅仅是晚点,有时是直接取消航班,这次飞武汉同样如此,取消了一班,晚点了一班。午夜到达江城,一下飞机就感受到这里的热度,像进入了汗蒸房,整个空气都是闷热的,汗立刻就下来,这里早晚几乎没有温差,三大火炉之一名不虚传。

故人西辞黄鹤楼

这里也有好多的共享单车。早晨从入住的酒店出来就望见街道对面小广场停放有至少2000辆三个品牌的共享单车。在北上广摩拜、ofo已然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同时也是竞争激烈,战火硝烟不断。武汉自不必说,倒是提供了方便,两三公里的距离,骑行确实方便,我用支付宝和微信分别注册了两个账号,拿起手机一扫锁就开了,骑上哈罗单车去买早餐吧。在武汉的几天,我几乎每天都骑单车出行,这里的停放站一点不比北京少。

光谷步行街

国外人常羡慕中国的移动支付,在武汉我几乎没有用过现金,金融支付可见一斑。日常的衣食住行都可以扫码支付,支付宝第一,微信第二,没看见其它银行的扫码支付。身为银行职员,我还留意了传统的线下POS支付,情况如何呢?中国银联、招商银行、交通银行是前三,工商银行支行网点多数在旧城区,高新开发区比较少,也可能是我去的地方少吧。

映日荷花别样红

在汉口我看到了工商银行汉口支行,这是一座欧式古朴肃穆的老建筑,处在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商业中心区。走进宽敞的大厅你就会感受到百年老商号厚重的历史气息。这原是一座民国初期的商号,工商银行多年后入驻这里,多层临柜窗口的设计与众不同,现代多功能智能机、微笑的大堂经理与这端正古朴的建筑相得益彰,融在一起所带给你的奇妙感觉令人难忘。

本想自拍一张留念,但大厅门口认真工作的保安让我断送了这样的想法。

东湖

在江汉路繁华的步行街,看到了很多老式建筑,几乎都是欧洲风,德国的、法国的、西班牙的、荷兰的,星巴克怎么这么多。站在江滩之上遥望对岸,楼宇高耸,我感觉这里像极了上海滩。

紫薇

武汉小吃名扬天下。我所知不多,脑中浮现的就是“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还有武汉热干面,当然还有“周黑鸭”。同事临行前还对我说别忘了辣鸭头,带几盒回来。

在土家菜馆,我点的红烧武昌鱼,有清蒸和红烧两种做法,又来了一小瓶当地土烧毛铺酒。武昌鱼真的很鲜美,入口软嫩,配上独有的甜辣酱料浇汁,味道好极了,丝毫没有鱼腥味,是不是长江水里的野生鱼都这么好吃。

武汉T2航站楼

这里素有“九省通衢”之称,古时来往客商络绎不绝,现代更是铁路航空交汇之地,也许正因如此,无论你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东西南北中菜系都能吃到。这里既有全国闻名百年小吃、也有时尚连锁快餐料理,更有当地的特色小吃。

最佩服的是武汉人的热干面,犹如兰州人的兰州抻面。当街的曾麻子小吃铺一早就排起了长队,4元一碗的热干面是他家几十年的绝活,一个老师傅双手用筛勺在滚开的大锅里荡面,一个小师傅麻利的两手并用,一手拿着三碗面,一手将酱料、调汁拨在碗里,往餐台上一推,就滑到了吃客面前,来吧,一碗热干面。早餐的人们就站在街面上,吃得满头大汗,酣畅淋漓,繁忙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武汉T2航站楼候机厅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我不止一次的吟诵过此诗,崔浩也因此诗而在历史上留名。

黄鹤楼在蛇山上,那天早晨我经过了19个站点做公车来到阅马场,尽管天气炎热,还是一口气登上了顶楼,顿觉气爽神清,迎风登临,极目远眺,望长江滚滚,无语东流,还有那座60年历史的长江大桥,贯通南北,远处对岸高耸的楼群在一片云雾缭绕中,更有龟山上的晴川阁沿江互望。“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正是这里吗?

凌晨1时北京T2航站楼外候车站

武汉东湖是国家5A景区,磨山脚下的东湖最美,环湖自行车风景赛道在世界上闻名。半月形拱桥、亭台楼榭、杨柳依依,烟波浩渺,湖光山色,我和妻子骑单车在湖边看风景,感觉到这里并不比苏杭逊色,只是风格略有不同。

凌晨3点静静的北京T3航站楼地铁站

在武汉高新技术开发区中国光谷,你能够感受到摩肩接踵,行色匆匆的人流,他们几乎都是年轻人,这里有百万的大学生在校读书,有两所985大学,7所211大学,是教育蓬勃发展之地,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在光谷书城,很多的中学生,年青人席地而坐在读书,在广场巨大的台阶上读书,书店的收银台排起了长龙,让你误以为这不是买书阅读的地方,好似家乐福、沃尔玛一样的超市大卖场。

儿子在华中科技大学开始了他新的人生之旅。

午夜时分,我登上了返程的飞机,武汉,还有他新建超大的T2航站楼留在了身后。

“武汉,每天都不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