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4)

字数 4683阅读 15

02001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33)
死神背靠背目录

                              重来的审讯 周芒该死了

这个人是这个人吗??这个人真的是这个人吗??那个人是这个人吗??或许,难道……那个人才是这个人!!

当时,赵阿姨和田兵就带着周芒回到了审讯室,再一次回到了横街派出所的审讯室。

熟悉的墙壁,熟悉的桌子,还有熟悉的椅子,连周芒都是熟悉的人。

“还记得这里吧!!”赵阿姨坐下来。

田兵把周芒的手铐解开,周芒也坐下来。田兵坐在赵阿姨旁边。

“你先出去吧,田兵!”赵阿姨目不斜视,朝门口指了指。

“什么??”田兵怀疑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赵阿姨的手势说明了一切。

“你先出去,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赵阿姨说,看着面前的周芒。

确实,这半年的时间,周芒在服缓刑期间没少受苦,但不是肉体的痛苦,反而是心灵的折磨。周芒老了很多,脸上都是皱纹,深深浅浅的,像个沧桑的老妇人。皮肤也是阴沉的,一点光泽都没有,仿佛没洗脸一样。眼珠子里也没有任何的光芒,仿佛是假眼睛。

赵阿姨并不关心周芒在监狱里的生活,虽然她也知道,在什么地方都比在监狱里好。

“凭什么我要出去啊??”田兵莫名其妙,说:“你又不是局长!”

“我一个人就够了。”赵阿姨说,反复的话,却静得可怕。

“难道我会影响你?!难道我会影响你审案!!”田兵说,屁股都不动一下。

“不是,你在这里只会添麻烦。”赵阿姨一句话就解释了一切。

“你在这里还给我造成了麻烦呢!”田兵说,也看着周芒。

周芒始终不吭一声,或许所有的事情她心里都有底了,钱月星是她杀的,这个她从来没有狡辩过。而这个胡郁儿,她周芒是凶手,她心里应该就是这么想的。

“不是,有任务给你!”赵阿姨说,赶紧找了个理由,必须想办法把田兵支开。所里的蠢货太多了,赵阿姨分辨不出来哪个警察有多蠢,她只知道都是些蠢货,办案不会办案,审问不会审问,观察不会观察,调查不会调查,都不知道为什么能够保住自己的饭碗。

“你去把死者的资料调过来吧!”

“好吧,这个一会儿就完事。”说着田兵就出去了。他还真相信赵阿姨,虽然刚才还有点抵触。

门关上了。

审讯室里只有赵阿姨和周芒。

“人真的不是你杀的吗??”赵阿姨问,毕竟刚刚在金银的房子里,该问的都问过了,可以问的都问过了,现在是有必要重复问一些问题,寻找蛛丝马迹。就算周芒真的是无辜的,也要证明她是无辜的。虽然周芒已经是死刑了。

“不是我,我说过了。”

周芒说的时候,异常冷静。但是,这并不能够说明她就是凶手,这并不能印证她对于死罪的坦然。相反,赵阿姨这么认为的,她回到了这个审讯室,曾经让她知道自己这辈子的最后结果的地方。所以周芒才这么安宁。她的安宁是常态的,一看久知道,并不会因为她的某句话而受到影响或者改变。

“你可以叙述一下你进到房间里的经过吗??”赵阿姨问。

“那是我丈夫的屋子,不是房间,麻烦你说话郑重点,赵警官,我是金银的丈夫,永远都是。”周芒说,有一点冒火的样子,并不太明显。

“好吧,你丈夫,是金银,你回那个地方清静,你可以回忆一下你进金银的屋子的经过吗,然后最好把它表达出来?”赵阿姨说,尽量客气。

其实,在赵阿姨心里,周芒是凶手的几率小得几乎没有。但是,真的就算是有一点可能,微乎其微的可能,也要一查到底,不能放过任何可能,不要丢掉任何细节。

周芒大致说了一下。

周芒一个人往楼上走,手铐当时是解开的,她的双手空着。周芒拿出金银平时藏钥匙的地方,也就是消火栓里面的角落,那里一般有一片纸,钥匙就在纸的下面。

然后周芒开门。

一切都没有异样。按照周芒的回忆,一切都是没有异样的,藏钥匙的位置,开门的过程,都没有异样。

然后周芒开门,走进去。

在门口,周芒并没有闻到任何怪异的气味,也没有血腥味。在金银死后,金银屋里的一切都尽量还原了,只是打碎的瓷瓶不在了,被火烧过的痕迹也没法清楚,除非重新装修。

但是走到客厅中央,周芒就发现了一个死人。

那人匍匐在地上,胸口中刀,地上血迹一滩。

然后周芒就在阳台大喊,把狱警给叫上来了。

然后狱警上来,然后赵阿姨她们就去了。

赵阿姨一边听,一般仔细思索每个细节,尽量发现有可能被隐瞒的东西,在周芒就是凶手的前提下。当然,周芒不一定是凶手。

可是,如果周芒不是凶手,客厅里的胡郁儿又是怎么死的?!!

“你回忆一下,藏钥匙的地方,确实是一点异样都没有吗??”赵阿姨问,先从最显眼的地方开始,要到屋里发生必须先进屋子,而进屋子是绕不开钥匙这一环节的。

“确实没有异样,我确定。那是金银藏钥匙的地方。”周芒说。

“等等!”赵阿姨诡异一笑,说:“周芒,你在撒谎!都这个时候了,你都死刑了,为什么还要撒谎呢!!”

“我怎么撒谎了,你真莫名其妙,赵警官!!”周芒说,眼神里并没有慌乱。

“我说实话,还是你说实话,周芒??”赵阿姨严肃地说。

“我说的明明是实话,赵警官,你哪根神经搭错了,我确实没有撒谎,一切都是事实。”周芒说着,瞪着赵阿姨,有些愠怒。

“你真的要我说实话??还是你自觉地说实话吧!”赵阿姨说,很冷静。

“我说的就是实话,你还要什么实话,实话都说给你听了。你还要哪门子实话!!”周芒说,不甘示弱的样子。

“你确实撒谎了,你没有注意到吗,周芒!!”

“我注意到什么,我明明没有撒谎,一切都是事实,我都是死刑犯了,我还有心思撒谎?!你什么意思啊,赵警官!!!”周芒说着,眼神里有光芒,邪恶的光芒。

“你知道你丈夫死的真相了,我告诉过你的,你的丈夫不是死于他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周芒,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撒谎。”赵阿姨说。

“我知道,我确实知道,而且我也很后悔,虽然认为钱月星该死,但我错误地判断了,我丈夫不是钱月星杀死的。但这和撒谎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明明没有撒谎。”周芒说,一副相信自己的样子,就像她坚信自己是个死刑犯一样。

“但我知道你确实撒谎了,虽然我不确定这和你知道你丈夫的死亡真相有没有关系。”赵阿姨说。

“赵阿姨,你在用计套周芒的话吧!”我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明摆着有鬼,既然说了在说谎,却迟迟不说哪点说谎了,不是套别人又是什么。

“妈,你露馅了,傻子都看得出来。”小鹏说。

“我不是傻子。”我说。

“又不是包饺子,漏什么陷!”赵阿姨说。

“那就是暴露了。”小鹏说。

“韭菜猪肉馅儿。”我说。

“你妈从来都很正经。”赵阿姨说,忽然觉得不对劲,赶紧说:“呸,呸!说正题,这个事情,审讯周芒的事情。”

“周芒,明摆着是无罪的。”我说。

事情又回到了周芒的审讯现场。

“我确实没有撒谎,赵警官,我可以用来世的性命保证。”周芒说。

“但我却找到了你撒谎的证据,自相矛盾的事情,你难道就没有发觉吗??难道你真的要真相从我的嘴巴里说出来吗!!”赵阿姨说。

“你就诈吧,妈,这样也能问出什么来,鬼才信呢!”小鹏说。

“你们是旁观者清,周芒是当局者迷,我又不是才警察的新手,这点经验还是有的。”赵阿姨说。

“好吧,好吧!我们认输。”我代替小鹏和我说。

“如果我真的撒了谎,您就直说,赵警官,我可不知道我什么地方撒谎了,明明一切都以事实为基础。”周芒说,淡定了很多,宛如她再次进到审讯室的一刹那。

“真的要我说吗??”赵阿姨说,这是她最后的一张牌了。

“你直说吧,如果我撒谎,我认罪。如果我没撒谎,请你尊敬我。”周芒说,平静冷静。

“哈哈!!”赵阿姨说:“我向你道歉,我没有铁定认为那个人是你杀的,但你确实说了谎,你曾经交代过,你没有去过春江小区金银的屋子,但你怎么知道藏钥匙的位置的!!”

“呵呵!!”周芒一笑了之。

“确实,”周芒说:“那个屋子我是知道的,而且金银所有的房子的位置我都知道,从哪个小区,到几栋几楼几号,我都知道。春江小区的房子,我还是去过几次的,金银一般都是把钥匙藏在消火栓里面,如果那层楼没有消火栓,他就把钥匙藏在一楼的消火栓里面。这个我是知道的,金银告诉过我的。但是这对于你审案并没有什么帮助吧!”周芒说:“你不过就是想诈我而已,我都是死刑犯了,有这个必要吗!”

“人真的不是你杀的??”赵阿姨再一次问这个问题,细致地观察周芒的眼神,没有一丝异样。

“不是!!”周芒忽然一拍脑门,说:“藏钥匙的地方好像有点什么不对劲,我不确定,那个地方我总共没有去过几次,但好像有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什么??”

“藏钥匙的那张纸,是新的。我不确定,或许那张纸有人动过,不确定,但是我到金银各处的房子去,是有经验的,藏钥匙的纸上都是一层灰,金银不会无聊到换那张纸,而消火栓里有很多灰。所以,我感觉那张纸被人动过。但我不敢肯定。”

“赵明泉,我来了!”田兵推门而入。

“送外卖的,这次你主动送来了什么??”赵阿姨回头笑笑,示意田兵坐下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田兵坐下来说:“就是死者的资料。”

死者叫胡郁儿,今年二十四岁,未婚,没有职业。这些都没什么让人意外的,可是这个胡郁儿就住在金银楼上。

“什么??”赵阿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保证,我没有撒谎,我不知道死者胡郁儿就住在金银楼上,我也不知道金银的楼上住着谁!”周芒说,忽然有点冲动,身体都是前倾的。

“金银和胡郁儿到底认不认识啊!!”赵阿姨不置可否一笑。

“都什么时候了,赵明泉,你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你是觉得胡郁儿走错了房间,恰好撞到金银屋里里的某个人,然后被杀了。或许那个人是个小偷。你这么想的??”田兵说,表情和语言一样的夸张。

“不是没有可能啊!”赵阿姨说。

“这怎么可能啊,概率也太小了。再说了,真是个贼的话,干嘛非得偷金银的屋子呢,而且带着刀,杀了一个女人。一个贼,对付一个女人,一阵拳脚就够了,干嘛非得犯命案啊!”田兵说。

“这正是我想的,如果真的是一个贼就好了。”赵阿姨说:“可偏偏就不可能是一个贼。”

“怎么解释??”田兵说。

“怎么了??”周芒也疑惑了,分明胡郁儿就是金银的另一个情人,可是还有太多的事情和问题都没有理清楚。

“从资料上看,可以判断,金银和这个叫胡郁儿的是认识的。可是胡郁儿不是当天死的,胡郁儿就没有家人吗,他们都没有报案吗??!”赵阿姨说。

“是啊!”田兵摸摸下巴,说:“我刚刚查资料的时候,所有的资料都看了两遍,没有关于胡郁儿的报警记录。”

“好奇怪!!”周芒说:“胡郁儿不是我杀的,我也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她就算是我老公的情人,为什么必须死在我丈夫家里呢??”

“金银和胡郁儿一定认识,可家里人为什么不报警呢,人都死了,为什么不报警呢!!”赵阿姨说,反反复复摸着下巴。

“下午我们就到胡郁儿家里去看看吧,应该会有所收获的。”田兵说。

“必须的,”赵阿姨点点头,说:“叫上刘强,没有他我不习惯。”

“什么时候你俩好上了!!”田兵嘿嘿坏笑。

“你俩才好上了。”

“我可男的,赵明泉。”

“雷同是你朋友。”

“得了。”

“我也想去看看。”周芒说。

“不行,你不能去,还是回到监狱里,该等什么等什么,你知道我说什么的。”赵阿姨说:“先带回去吧,田兵。”

田兵给周芒带上手铐,然后送上车,送到监狱里了。

“其实,赵阿姨,周芒已经可以送邢了。”我说:“毕竟她申请缓刑的原因就是金银死得有点不明不白,这个时候都已经知道了,她也只是拖延时日而已。”
“随便啦,反正缓刑判的是一年,她是知道自己的结局的。”赵阿姨说。

“可是,这个胡郁儿出现得也太突然了,妈!”小鹏说。

“是啊,我也觉得怪怪的。就算她是金银的情人,金银都死了这么久了,而且很久都没有死人了,我这么说并不是想死人,只是安宁了这么久,怎么会突然死了个人呢!而且就是住在金银楼上的人。好奇怪!”赵阿姨说,端起茶杯,猛灌一口茶。

“有情人终成眷属,有情男女终成鬼。”我说,不想下什么结论,可到底还是下了一个结论。

“我忽然思考一个不该思考的问题,一个本来就有答案却最终没有答案的问题,到底谁才是这一切的凶手!”赵阿姨说。

“敌人有很多,阿姨,但凶手只有一个,只有一个凶手。”我说。

“那个人并不是金银,小龙。”小鹏说。
死神背靠背(3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