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风-柯南同人文-赤井秀一&宫野明美-狂想曲(上) 第九章:与狼共舞

第九章 与狼共舞

京都 神社

“您已经将近4个月没为组织赚钱了”朗姆免了客套,向明美传达眼下的财务状况

听到他的开场白,明美意识到她不在的这段时间,组织又有了大动作;然而她的心思不在这里,从库拉索和基安蒂发生的小争执可见端倪

基安蒂:“别告诉她!别让她再去找那个混蛋”

库拉索:“她一定会问,当然要告诉”

“Ladies,请退下”朗姆下达逐客令

“我许久未和家中女眷会面,请你回避”明美之所以有说这话的底气,是因为她确信那15个亿还在“自己人手上”,就以往经验来看,资金漏洞最多也就8位数,朗姆生成的报表把事态说得再严重都是瞎操心

库拉索:“爱玛乐(茱迪)的原话是:他为小姐您的死恸哭,再没哪件事提起过他的兴趣"

明美从椅子上坐起来向后方走去,大家以为她在回避赤井秀一的话题,没说下去

她当然在回避,她可不想自己脸上喜出望外的表情被看到

“往下说阿"明美回过头催促道

库拉索:“后来他就回到了日本"

“他…为我回来?"此刻的明美像是大姑娘听人说媒一样的问到

基安蒂看着她的主子,一脸嫌弃的叫到:“我就说吧,别告诉她!"又转头对梅酒叫到,“你别老是像个石佛一样闷声不响,说句话呀”

梅酒也同样担心这次明美又会为秀一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隔着面具看明美,像在看她自己

“不用为我担心”,明美撇撇嘴对梅酒笑了笑,“我没有资格找他”

这句急转直下的大实话让基安蒂也瞬间鸦雀无声

有些记忆清晰得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她再次失贞,没有脸面再去祈求他的爱

“志保怎么样了?”她又问向与雪莉供职同一部门的库拉索,库拉索下意识的看向基安蒂

“这说来话长……”基安蒂耸耸肩,把志保服下APTX4869的经过复述了一遍

明美脸上的表情瞬间黯淡了下来,梅酒、库拉索、基安蒂都非常识趣的附身低下头:“属下无能”

“责难无以成事,大家尽力了不是嘛”明美示意大家坐下,心里因她父亲的研究引火上身误伤志保愤恨不已

“请下令带回二小姐”梅酒先开口了

“不用劳烦你出马”明美看向朗姆所在的屏幕故意反问到,“他怎么舍得呢”

明美心里吐槽:于公于私,琴酒才舍不得杀志保呢!不然何必留给她逃走的时间,直接一枪崩了——志保不会了解自己一直是受到谁的保护,琴酒的目标只有那位先生

大阪.难波

波本与贝尔摩德结成的新联盟,让琴酒感到了切身实地的威胁,这阵子他明里暗里对这2个人步步紧逼,如果不是宫野志保的行踪再次出现给他们留出喘息的空间,这2人几乎扛不下去了

贝尔摩德在接到明美还活着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打起退堂鼓,而安室那边,却因为宫野厚司想了解其有多少能耐而故意隐瞒;琴酒集中注意力对付安室

背景音乐:Live to rise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mwYVYraYHeMoMC_C1vpfmLX6jaC_dccPR5-Ibygn4bJYZ-WnbPdBe787CRYFdLBF4jF3Zgi_8KN-ciHyLUez0q

在一段你追我赶的高速飙车后,伏特加开的卡车眼看就要连人带车的碾压安室的马自达,明美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开着另一辆卡车横在他俩中间,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车里的3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明美踢开车门,顾不得被撞开的额头跑向马自达把腹部插入钢筋流血不止的安室从车里拖了出来

安室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脖子上狰狞的伤口,那是没有服用抗生素感染留下的疤痕;尽管已经淡化到和肤色接近,近距离的看还是丝丝的渗人

“都到齐了?”琴酒叼着烟走来,举起伯莱塔92F对准明美,“先杀哪个好呢?”

“干嘛不找个跟你一般大小的人较量”明美挡在安室前面,“你的对手是赤井秀一,有空窝里横,怎么不去往他脖子上打一枪!”

“闭嘴,女人,我能杀你一次也能杀你第二次”对于这个从来不去记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的男人,再杀你宫野明美一次又何妨

“你一直以古怪的方式对我妹妹纠缠不休,应该不只是恨吧?”明美站起来,琴酒也发现了她的今非昔比,不只是因为她现在的身高

曾经一向藐视的这个基层成员,要不是刚才她表现出不输男人的勇猛,琴酒才懒得跟她废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你贱卖组织资产,暗中扩张人脉,破坏自己人的行动,哪件事你少干过?”明美如数家珍的罗列出罪状,她很清楚琴酒能够独大依托的是对组织利益的负责,如果失去这一点,难保支持他的人不会打退堂鼓

“你在背台词?”没有哪个高层的屁股是干净的,琴酒依然没有认为这有多大威胁,他赌明美不会有确凿证据

“往远的说,各种反复出现的炭疽、埃博拉、登革热、马尔堡、拉沙、马秋波病毒变异体,再到最近的寨卡和MERS——接二连三的引起国际恐慌,胆子真不小……相信我,老天只是想看看你能闹多久而已”明美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安室没有听清,但他看到了琴酒脸上的表情变化

“你心急火燎的想要查到他的过去…到哪一步了?你说,他知道后会不会鱼死网破?”明美继续呛到

“每个人都想知道他的过去”再淡定的口吻也无法掩饰琴酒想法的暴露

“既然这样,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该和谁站一队里”明美说完这句,琴酒放下了枪

“真是让人刮目相看”琴酒眼看收住了脾气,“一直默默无闻的姐姐,居然是个比她妹妹厉害的角色”,他又突然拔出枪再次瞄准,想用这种一张一弛的攻势压倒对方的气焰

“为什么害怕?”明美皱着眉问到,更多的是疑惑

“你是我亲手打死的”(琴酒)

“你也早就死了”(明美)

明美靠近琴酒,说出了她的代号

“我还活得好好的,趁着自己还没走远……赶紧收手的话,我可以原谅你长久以来的无礼”(明美)

琴酒的脸上写着:凭什么相信你

伏特加跌跌撞撞的跑来:“大哥,杀了她!”

明美瞪了一眼伏特加:“你有见过哪个主子跟奴才置气的吗?”

琴酒示意伏特加不要掏枪

“今天的谈话有多少人听着?”琴酒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么长时间的暴露在易见点,难保赤井秀一的狙击枪不会瞄准他

“无所谓,他们听不懂”(明美)

懂了也不会理解,理解也不会赞同,不赞同——也无法阻止我们;琴酒与她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共识

脖子被琴酒一把勒住拉过去,明美近到快要和他亲上了

“Thanks”琴酒撤退,还是那么毛骨悚然

没有人知道秀一的狙击枪记录了这一切

车内

“吓死我了”明美心有余悸,不知道那番对话有没有骗过琴酒,带着波本赶忙驶向贝尔摩德的窝点,“你再忍一忍,很快到了”

“明美……你回来了…我……”安室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

明美眼见他痛苦异常还想着和自己说话,拿出库拉索为自己特制的止痛棒,往安室手臂上打下去,后者果然舒展了眉头

“好一点没有?算了,别说话,很快就到了”(明美)

“他们…折磨你?”波本伸手去摸她脖子上的伤疤,明美警觉的躲开了;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他明白:她恢复了记忆

“我不想说”那些痛苦历历在目,明美不想在飙车的时候去想这些

安室歇了口气,眼睛依旧没有离开她

被他看得有点心惊肉跳,明美岔开话题说:“别再杀来杀去的了,你的家人不想看到你这样”

这世界由少数人控制,这些人为防止自己的利益受损,就会迫使有能力的人互相对立;犯人抓进去又被做交易换出来,又被抓进去再被捞出来,每天重复上演,这一切该停止了,至少降谷零你可以停止了

“和我一起走”安室捂着不断渗血的腹部说到

“够了,波本!”好说歹说不听劝,明美有些窝火,“那天你…你完事后就没搭理过我,在机场你是准备甩了我!……我们从没开始过——2000万,我只有这么多,拿着钱立刻——”

“我以为你死了!我只想为你报仇!”安室情绪激动起来,他有15亿美元,为什么还在这里?难道你还不明白——“不要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

“呵!波本,别自欺欺人,对你而言我是件穿过就扔的衣服!……那最多是一夜情,你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明美总结得十分到位

“当时是当时——”(安室)

“亏你说得出口!……你是想和莱伊过不去”(明美)

安室心里暗骂:我伤成这样,你也好歹别再提他

此刻张开的怀抱有些时过境迁,她全部的心思正在义无反顾的冲向赤井秀一

“交出来,我不想对你开枪”明美伸出手

安室很爽快的从战地夹克的内衬里拿出移动硬盘

“用了多少”(明美)

“零头而已”(安室)

明美没有追问,两人在钱方面还是相当的信任

“我改了口令”安室冷不防冒出这句

什么?!明美一个激灵

这笔钱够组织运行好几年了,这样你就无法摆脱我了……安室心想

“你哪里搞来的15个亿?”(安室)

“这你不用知道——降谷零”you are a corp你是个警察,明美提醒他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安室一愣:“不,你不只是个基层成员,也不是梅酒……你到底是谁!”

贝尔摩德住处:

“赤井秀一只配活在过去里,他会害死她!会害死她!!”尽管打了麻药,安室却越说越激动

呵呵…她爱你的时候你又死到哪里去了?贝尔摩德冷笑,“哎~谁叫当初她爱上你呢”

安室不解的看着贝尔摩德,她的神秘主义此时令人不快

“被她爱上的,最后也会爱上她”贝说这句话更多的是为了标榜自己,但就事论事她确实没有说错;没有谁是真的铁石心肠,想被爱是人的共性

“她在哪里?你一定知道”安室的表情变得凶悍

“她不希望你再去打扰她”贝尔摩德没当回事的回答到

“打扰什么?!是不是又和赤井秀一在一起!那个混蛋!”安室几乎用吼的说到

“我能有什么办法,有本事你把她拉回来啊”贝尔摩德并不确定明美已经和秀一联系上了,不过看到曾经不把明美当一回事的安室现在这么痛苦,她忍不住继续搅动那把插在他胸口的尖刀

爱情牵动着局势,局势又牵动着爱情,谁说不是呢

集装箱码头仓库内:

“抱歉,我也不想跳过你;这次是直接收到那位先生的指令”基安蒂的脑袋被枪指着,在琴酒的质问下无奈说出营救明美的经过

“贵腐酒……居然还真是她”(琴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