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湿婆之夜准备练习

大湿婆夜还剩三天,刚刚一丝不苟地把练习做完。

繁琐的体式、各种注意事项、对饮食的要求、以及一些细碎的仪式感,甚至达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就像我以前以为有信仰放进心里便可,无所谓外在的形式表达。

现在认真一点一滴在实施时,发觉“供奉”也只是做给自己看的,让自己内心那块净土更加纯粹,它将会更迅速净化周遭,从而让内心承载更多的爱与自由。


图片摄于楼上客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