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关于莉莉周的一部分。

1

28岁这一年,周莉莉开始马不停蹄地相亲。

心不在焉却又投入积极。

能怎么办呢,连老板在新年开工例会上都开玩笑说,今年我们的年度首要任务就是给莉莉周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尽快脱单!

客户也在工作例会上指着一众小鲜肉说,莉莉呀你看上哪个尽管说,你的终身大事就交给我们啦。

一众女友更是借着各种饭局酒宴,把各色男人推到她跟前,恨不得要她当场带一个回去,其热情程度,堪比非诚勿扰节目组。

她知道他们是好意,但心里依然有些愠气。饶是多年职场修炼得老皮老脸,面上总有些讪讪的,几乎要在薄薄粉底下泛出红晕来。

她想如果是李萨萨遇到此种情景会如何应对,定是半笑半怒地丢个大白眼过去,求组织放过大龄未婚女青年吧。

李萨萨气场强悍,态度潇洒,不似她温和惯了又怕窘,只好厚着脸皮,堆出一脸温婉的笑不说话。

不怪李萨萨常常翻着白眼说她,谁怂谁活该。

2

于是她开始见各色男人,他们掂量着她,审视着她,遮遮掩掩问她恋爱经历,语焉不详打听她的收入,把车匙和名牌手表有意无意露出来给她看。

她觉得索然无味却依然辗转于咖啡馆与西餐厅之间,被人掂量着,也掂量着别人。

她想真是撞了邪,她明明未觉单身有何不妥,他们日日操心,害得她也莫名焦虑了起来,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驱使着她周末奔赴在相亲路上。

“没遇到半个心动的人,”她跟李萨萨大吐苦水:“跟菜市场买菜似的,我怀疑他们回家会做一个excel表格把长相工作存款家庭都列上去,然后再选择综合评分前三名尝试交往。没人关心你喜欢什么电影看什么书,经历过什么样的童年,喜欢哪座城市黎明哪条街道的傍晚。”

“相亲嘛,目的明确奔着结婚去的,你要理解。”李萨萨漫不经心把杯子里的拉花搅得乱七八糟,时不时瞄一眼一旁的手机,微信叮咚一声便即刻拿起来,手指翻飞如花间蝴蝶。

“什么嘛,你都不听人家说话,”她狐疑地盯着李萨萨的脸,发现她唇角挂着一抹春风,“有情况!”

磨不过她的软磨硬泡,李萨萨轻描淡写说不过是新认识一男网友,尚未见面,相聊甚欢。

“我正在期待一场恋爱,”末了她若无其事带过一句:“他好像比我小六岁。“

“什么!”周莉莉瞪圆了眼睛:“一把年纪学人家网恋,你以为你18岁吗?你了解他吗?他是做什么的?月入几何?他会和你结婚吗?你都27了你还能浪费几年?到时候恋爱几年分手了怎么办?”她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李萨萨气定神闲地喝着咖啡,由她问够了才抬起了头:“不知道,可我知道他喜欢什么电影看什么书,有什么样的童年,喜欢哪座城市的的黎明哪个公园的傍晚。” 她扬着一张饱满干净的脸,眼睛里有亮亮的光。

周莉莉一时语塞。

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李萨萨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不是气场和潇洒,而是从容坚定的内核。

她为自己感到羞惭。

3

假如生活只有这一件事让人烦心的话,周莉莉的生活还算很圆满。

靠无数熬夜加班敢拼肯扛换来三十岁前的升职加薪,成为下属眼里成熟老练的周总,老板麾下最可信任的莉莉,职场八卦里的后起之秀Lily周。

这前程谈不上锦绣,她亦十分珍惜,那些熬得半夜在洗手间哭的苦日子,回想起来仿佛镶上了金边,不过因为今时今日,熬出来了一线希望。

顺风顺水说不上,也算小有成就,看着银行卡的余额日渐增长,她心中略有自得,自觉人生一片美好。

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多多少少冲淡了单身的焦虑,如果她国庆没有回老家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的话。

原以为自己混得还不错,回了趟家才发现自己成了同学里混得最差的。

那些追过她的男同学,明争暗斗过的女同学,她的前男友,前情敌,好似个个都混得比她好。桌上明晃晃摆了一水的车钥匙,席间大谈房子铺子,不像她应付惯了的矜持婉转的Jack刘David张们,她简直消受不起。

好在当初与她并称年级四朵金花的其他三朵也在,金花们不屑于和一众俗气男女乌烟瘴气,中途拉着她退席去咖啡馆小坐。

她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三朵金花话锋一转,聊起了丈夫孩子。她头皮一麻,心里直呼不妙。果然她们热情地问起了她的终身大事,并且极有默契地统一战线:“你可要抓紧时间,快点赶上大家啊。”异口同声得不差半个标点。

她硬着头皮堆出一脸笑,想起从前考试时,大家纷纷交卷而她还在奋笔疾书时的那种焦灼感。

她想起自己英明神武的好友李萨萨小姐,迫不及待打给她吐槽:“感觉自己怎么也追不上别人的进度了,觉得好沮丧。”

“那就别追,”李萨萨干脆利落:“人生又不是比赛,老追着别人不累吗?”

她想,沉浸于恋爱中的李萨萨,真真儿是不食人间烟火呀。

回程的高铁上,她学着李萨萨的生活态度给自己打气,默念还好有工作给我慰藉,赐我柴米油盐,华服美衣,电影书籍,还有诗和远方,感谢工作,感谢客户,感谢老板,阿门。

4

没想到国庆后上班的第一天,就在会议上被客户狠狠泼了一盆凉水。带着同事辛辛苦苦做了半个月的发布会方案,被客户点评为没亮点。

“网红你晓得伐,“原籍上海的女客户一口软糯的上海普通话里字字带刀:”现在谁家新品发布会没几个网红的呀,你这样的方案是不行的呀,让我很失望的呀,事件营销早就过时了你晓得伐,Lily周,你们可是创意公司的呀,要与时俱进晓得伐?专业态度晓得伐?我没看到你们的专业在哪里的呀?“

周莉莉心想这女客户定居岭南十余年,一口乡音倒是执着得很,“张总,”她清清嗓子挺了挺脊梁:“就我们产品的客群和定位而言……“

“叫我Amanda,“ 张总在桌面轻敲一下做得精美的指甲,身体往椅背上一靠,定定看住她,温柔重复一遍:”Amanda。“

耐心地和Amanda沟通半天后,对方最终认可了方案,提出细节修改意见若干,周莉莉忙不迭连声应承,直到Amanda嘴角松懈下来,微微颌首示意。

她忍不住暗自松口气,把挺直到无以复加的脊梁悄悄松下一节来。

“不过Lily呀, “Amanda调整了一下坐姿,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创意人还是要紧跟时代的呀,人不年轻了,可思维还是要保持年轻的呀,再不努力,是要被这个行业抛弃的,你说对伐?”

好一个防不胜防。周莉莉被不年轻三个字气血攻心,连个笑都挤不出来。

5

连夜加班改完方案发完邮件,回到公寓卸妆淋浴已是凌晨三点,在卫生间明亮的灯光下,她看到了眼角隐隐有两道细纹,触目惊心。

她倒抽一口凉气,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什么雅思兰黛SK-II都挡不住,她深感忧伤,恨不得要大哭一场,可实在太累,倒头便沉入黑甜乡里。

被电话惊醒的时候她正在梦里疲于奔命,无数奇奇怪怪的声音和影子追着她,跑啊,莉莉周,要赶上大家啊,要跟上时代啊!她在梦里几乎倒毙路边,还好电话铃声救了她一命。

电话那头是一月前认识的相亲对象,刘翰明,35岁。她对他并无动心,但如果说周莉莉的心里也有一张excel表的话,刘翰明大概可以排进前五,用所谓相亲对象的标准来衡量的话。

他约她吃晚饭,温和有礼,她本想婉拒,想到眼角的细纹,还是去了。

第五次和刘翰明约会的时候,她依然忍不住在咖啡馆和餐厅里走神,刘翰明是个有计划有理想的青年,他和她聊工作聊未来聊发展,聊得她昏昏欲睡,心里想还不如和李萨萨去喝两杯呢。

正在半睡半醒之间,她听到刘翰明的声音传来,“莉莉,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得向前看,很多和我同龄的同学朋友都结婚生娃了,我们不要落后太多啊。”

周莉莉一个激灵从神游里醒过来,几乎从餐厅里落荒而逃。

这个社会怎么了?怎么人人都要她奋起直追?拼命朝向?大家都在急什么?

6

她索性休了年假,和朋友去韩国旅游,顺便庆祝29岁的来临。

要在异国他乡慢下来,好好放松,看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周莉莉对自己说。

但朋友凌晨六点把她叫起来去某商场门口排队,她揉着惺忪睡眼被黑压压的排队人群惊呆了,怎么比春运还夸张?

也是,来一趟韩国,不带一堆口红精华粉底等回去,等于入宝山而空手归。她想来都来了,不如带两支精华回去,再买一支热门口红送给李萨萨吧。

初冬的首尔天气寒冷,她含含糊糊想,这会儿有一杯热咖啡多好啊。朋友提醒她要打起精神,注意安全,她正在想排队买个化妆品而已,何须如此。商场灯光亮起,人群骚动起来,她尚未反应过来,便被人潮推动向前。

“哦,门开了。”

她只来得及冒出这个念头,便发现自己置身于洪流之中,那一刻她心思空灵,居然清晰地分辨出来周遭三款不同香水味。人潮中她不知所措,想起经历过的春运,想起新闻报道里的抢房团,想起学生时代的交卷铃声。

她想大家怎么了,仿佛所有的人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奔跑,那个方向灯火辉煌香气馥郁,闪着金灿灿的诱人光亮。她举目四望,是一张张明明都还鲜活饱满的脸庞,此刻混为一体面目模糊,她只想逃离。

周莉莉吸着一口气,与人群背道而驰,如逆流而上的鱼,奋力从潮水中挤出来,一口气跌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头发散乱,围巾不知去向,她大口喘着气,在心里说,谁爱追追去吧,太他妈累了,让我歇歇吧。

然后,她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犹如解脱。

她想自己此刻真有点像李萨萨,哈,有趣。

坐在异国的街道上,迎着渐渐升起的太阳,29岁的周莉莉笑出声来。

(已与2016-11-19发布于个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嘿!你在哪儿 每一天日落的时候,你可知道我在眺望你 每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会跟着阳光一起微笑,放肆的大笑 让你听...
    夜宇星辉蕴芳华阅读 243评论 2 2
  • liuruoyv阅读 422评论 0 50
  • 君如见万山之水,自西来奔流万海。 大碑序千文万字,不若与君小谈然。 三九负月夏令炎,煮自仿桑毒气流。 走在文州看亳...
    梁开欣阅读 17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