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三)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三年前,苍南市西暮区,街心公园。

街心公园修建于民国时期,公园并不大,清晨和傍晚的时候,总会有些人山人海的感觉。不过这会儿已是深夜,所以公园空荡荡的。

何璇一个人走在公园里,公园里本就花草众多,加上十月的天气,阵阵的冷风,让原本诗情画意的街心公园有了些许阴森恐怖的味道。

公园的儿童区,有一对儿秋千。无论是她们两个人谁心情不好,都会到这里,两个人说说悄悄话,宣泄糟糕的心情。

何璇很担心,邢倩倩这么晚,约自己来这里,还不让何璇和别人说,肯定是遇到了很严重的问题。想到这一点,何璇的脚步不由得又加快了一些,渐渐从快走变成了小跑。

街心公园的儿童区,路边的灯似乎用了很多年,灯罩上布满了雨水和尘土混合而成的泥点,昏暗的黄色灯光有气无力地散发着一点亮光。那对秋千造型非常简单,四根支撑用的铁棍固定在地上,上边固定着横杆。横杆的下方有四个铁环,四条散发着铁锈味的铁链挂在铁环上,顺着铁环往下,是两块木板,每块木板的两侧钉着两条铁链。

秋千上,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生,黑色的外套,黑色的运动裤,黑色的鞋。女生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上,两只白皙秀嫩的手紧紧地抓着秋千的铁链,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地坐在秋千上。

“倩倩!”何璇小跑过来,微微有些气喘:“你怎么了倩倩?”

听到何璇的声音,邢倩倩抬起头,头发自然地向两边分开了些,露出了泪痕未干的双眼,和额头的一块若隐若现的淤青。


——2——

“你这是怎么弄的?”何璇心疼地问道:“还疼吗?走,我们去找个药店,给你上些药!”

“小璇!”邢倩倩突然松开了握着铁链的手,紧紧地抱着何璇痛哭起来。

何璇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后也抱住邢倩倩,伸出手轻抚着她的后背,任凭邢倩倩在自己怀里尽情地哭泣。

哭了好一会儿,邢倩倩的哭泣声渐渐小了下来。抬起头,邢倩倩的神色里充满了疲惫,自嘲地笑道:“我是个贱人,小璇,我是个贱人,烂货!”

“你别这么说自己,你到底怎么了?”何璇着急地问道。

“我,我又被那个王八蛋强奸了!”

何璇身体一僵,似乎不想相信这个令人惊恐的消息。

“他又强奸了我,这一次,竟然当着我妈的面!”邢倩倩说着竟然露出了笑容,衬着脸上残留的眼泪,显得异常诡异。

又是一记重锤撞在了何璇的脑子里,她已经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吗?”邢倩倩的笑意愈发浓:“我妈就在门口,通过门缝看着她自己的男人压在自己女儿的身上,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停地哭泣,然后竟然就这么走了。小璇,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呵呵呵呵呵。”

“倩倩......”小璇想赶紧说些什么,安慰一下已经濒临崩溃的邢倩倩,可脑子里一团乱麻。

“你知道我额头的伤是怎么来的吗?”邢倩倩撩起头发,何璇这才发现,邢倩倩额头的淤青原来是好大的一块。邢倩倩语气很平静,眼神里却是带着一股子死寂:“是我妈用包砸的。我找她哭,她就砸了我,说我如果毁了我们现在的好日子就弄死我。”

邢倩倩放下撩起的头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刀片:“哪里麻烦她来弄死我,我自己就可以弄死我自己。”

“倩倩!”看着邢倩倩向自己的手腕划去,何璇下意识地伸出手,鲜血,滴落地上。


——3——

何璇脸色煞白,鲜血从手指尖不断地渗出。

邢倩倩则是满脸的愧疚和痛苦:“放手,快放手呀小璇,你的手指。”

何璇已经疼得有些颤抖,咬着嘴唇盯着邢倩倩。

“我不自杀了,小璇,你快放手呀!”邢倩倩话语里已经带了哭腔。

何璇又盯着邢倩倩看了一会儿,确定她没有说谎,手一松,带血的刀片掉在了地上。刚才还勇敢到不行的何璇,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倩倩,疼!”

邢倩倩翻着身上的口袋,终于从裤子后边的口袋里翻出一包纸巾,一把抓出好几张死死地摁在何璇流血的手上。何璇忍不住又是一阵痛呼,邢倩倩道:“忍一忍,一会儿就不疼了,先把血止住。”

“倩倩。”何璇抽泣着道:“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不要你死,我一定尽全力帮你。”

“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小璇。”邢倩倩赶忙点点头,虽然还是一脸的疲倦和痛苦,但眼里的死寂已经消散无踪。

“倩倩,去我家住吧。”何璇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泪,一脸认真地道:“我们认识这么久,我爸妈这么喜欢你,一定会帮助你的。”

“回你家?”邢倩倩似乎抓到了一丝希望:“这样可以吗?你愿意帮助我吗?”

“当然!”何璇急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嗯,一辈子的朋友!”邢倩倩也点点头,紧紧地拉着何璇的手。

“小璇,小璇!”

远处传来呼唤的声音,何璇惊喜地说道:“是我妈妈的声音,他们来找我们了!”

“倩倩,倩倩!”

也是从远处传来的声音,邢倩倩脸色一白,颤声道:“是他!”


——4——

远处走来了四个成年人,两男两女,何璇的父母,邢倩倩的继父生母。

几个大人看到在秋千处的两个姑娘,心急地跑了过来。邢倩倩的继父最先跑到两个姑娘跟前,一眼就看到了何璇满是鲜血的手,视线稍微下移,带血的刀片闪着幽幽寒光。

邢倩倩的继父眼珠一转,心里有了些猜测,看到何璇眼里的愤恨,心里有了判断,自己做的事情这小姑娘多半是知道了。

邢倩倩继父的穿着很考究,深灰色的风衣,黑色的西裤,白衬衫一尘不染,半框的眼镜更带出了些书生文气。

但听了邢倩倩哭诉的何璇,只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何璇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扇他两个巴掌。

何璇看到自己的父母也跟了过来,刚要开口,邢倩倩的继父突然几步走到邢倩倩身边,一巴掌狠狠地打在邢倩倩脸上。

“你疯了吗?何璇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怎么能拿刀片伤她!”

何璇的父母看到这一幕,脸上陡然变色,何璇的父亲更是一把将何璇拉倒自己身后。

“爸爸,不是这样的,倩倩是受害者!”何璇急忙想要解释。

“小璇,你不用护着她,”邢倩倩的继父一脸自责地说道:“这孩子今天不知道犯什么病,在家里就大吵大闹,还伤了她母亲,我气不过打了她一下,结果她就跑出来了。”

邢倩倩的继父说着一鞠躬:“对不起,是我的责任,连累到您的孩子了。”

“不是这样的,倩倩是好人,这个男的才是坏人!”小璇想要走到前边去,却被自己的母亲紧紧抱在怀里,说什么也不让小璇再接近邢倩倩。

邢倩倩继父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小璇,我知道你对倩倩好,叔叔以后不会再打倩倩了。”

邢倩倩眼里全是恐惧,她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不然自己也要进入火坑。可还没等她开口,她的母亲一把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随后嚎啕大哭起来:“孩子,是妈妈不好,你打妈妈吧,不要伤了自己,也不要伤害无辜的人呀!”

何璇的父亲皱着眉头,脸色非常难看:“我们先走了,这孩子手上的伤口要赶快处理。”想了想,何璇的父亲又道:“倩倩和小璇关系这么好,想来也是一时冲动,你们也别太过于苛责孩子。”说完也不顾何璇的反对,和何璇的母亲拉着何璇快步离开了公园。

何璇哭闹着,喊着邢倩倩,让她说些什么。可何璇看到的,只是邢倩倩呆滞的表情,和眼神里挥之不去的绝望。


——5——

“那天后,倩倩就逐渐成现在的样子,自私,虚伪,”何璇叹了口气:“好在她的继父后来也死于意外,她的母亲继承了所有遗产,对倩倩也有了更多的关心,可是.......”

听完何璇的讲述,大柏的心里有些堵,好似被勾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往后的日子里,我一直陪在倩倩身边,无论她做什么,我都尽量参与其中,”何璇两只手的手指互相摆弄着:“我明明能救她的,差那么一点就能救她了。”

“我们的生活中总是有太多的明明,不是吗?”大柏的眼神里充满了莫名的伤感。

“是呀,”何璇自嘲地笑了一下:“就像我明明恨倩倩抛弃我,但每当我想起那个夜晚,我没能救她,我就怎么也恨不起来,反而深深地感到内疚。”

“很晚了,看样子她也睡熟了,”大柏站起身,走到何璇身前低下身,认真地看着何璇道:“记住,那一晚,你已经尽力了,对朋友,你无愧。”

看着大柏干净认真的眼神,何璇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我懂,大柏,所以,我要继续尽我所能地帮助倩倩,哪怕是做倩倩的替死鬼。”

“因为无愧,所以更加珍惜这份友谊吗?你还真是.......”大柏摇摇头,神色里却带着敬佩。

何璇眨眨眼:“我什么?”

“睡觉,睡觉,我们还有肉体,也是需要睡觉的。”大柏伸手拉起何璇,推着她走出了屋门。

屋门被轻轻地关上,床上的邢倩倩睁开了眼,眼睛里满是泪水。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邢倩倩呆呆地坐在地上,消化着刚才大柏告诉她的事情。 刘晶是砖头的女友,之前一直来凶宅,只是因为放心不下...
    TA君说阅读 191评论 10 8
  • ——1—— 砖头的脸上沾满了鲜血,恐惧地坐在地上,两腿打颤。 大柏趴在砖头的身上,头上,血不断地流下来,流到砖头的...
    TA君说阅读 222评论 16 10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
  • 1、过程 AND结果 过程与结果,这样相辅相成的两事物,似乎并不能肤浅的探讨谁更重要,也似乎没有什么正确的答案,正...
    C菇凉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