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遇到一个美国奇葩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我在刷新闻,顺便在评论里说一两句话夸夸中国——留学生日常生活。

然后我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如果你被胁迫了,就眨眨眼。

我:……

此人国籍为米,自称专业为国际关系方向。

说真的,在线怼人也算留学日常了,毕竟学过这么多年历史政治,东西方历史观也都见识过,怼几个喷子还算绰绰有余。

但这次是崭新的经历,一个美国的专业高学历人才!

其优美流畅的英语、丰富的历史知识和狗屁不通的道理让我叹为观止!

我第一次在国外遇到洋洋洒洒几千字、列举各种古今实例、口若悬河文不加点的喷子!

突然意识到自己以前喷的可能大多都是些没文化阿三,顿时挫败感爆棚。

由于这个人英语比我好(废话),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非洲和中东史我真不怎么了解),喜欢给人乱扣帽子还玩文字游戏,所以搞得我很头疼。

拉黑还是接着怼?

怼他!要连我都怼不过他其他人不就更怼不过了?

介于对方文字极其复杂精致,一段回复动不动好几十行,中间穿插大量令人不适的“高端”词汇,我在此简化大部分内容,仅保留核心意思。

开始讨论的问题是援非。对方首先认为中国援非是新殖民主义,然后表明美国从未对非洲平民造成过伤害。

“我们虽然轰炸了利比亚,但是那是联合国同意的,你们中国也同意了,你们也是帮凶!我们虽然轰炸了中东,但我们轰炸叙利亚政府客观上促进了他们的民主发展!”

呃,我说的是86年的美国轰炸利比亚,不是11年那次——你看,你们轰炸的次数太多,你自己都分不清是哪次了。

“你们在进行新一轮的马歇尔计划,这是新型殖民!”

行吧,咱怼都怼了,还缺这点时间吗?

来,对比一下,查查论文,马歇尔计划到底有什么附加条件,美国援非和中国援非有什么不一样,我来给你列一二三……反正就是不一样(由于这些都是学者们而非笔者说的,就不写出来了)。最主要的是,是个欧洲人都知道马歇尔计划是美国在控制欧洲,但非洲兄弟反而大多数都并不认为中国在控制非洲。你是觉得非洲兄弟傻呢(敢说yes你就是种族主义),还是全世界都误会美国了?

“你的话正验证了我说的,你们中国人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可憎的种族主义者!”

不是,我哪里验证你所说的了请你指出来好不好?三段论不成立你怎么推导出的结论,就这逻辑怎么在美国上的学?

而且你个美国人好意思说别人种族主义?看看你们现在为什么暴乱再说话好吗?那个说非洲注定野蛮和发展落后的《经济学人》是哪国的?

然后话题莫名扯到前段时间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事情上,又开始扯印度和南海。

“你们自古以来就侵占别人的领土,你们一直试图扩张,欺压周围国家,想要称霸世界!”

嗯,这个调调很熟悉,这段历史我也很熟悉,和怼阿三们一样怼回去就好了。

“我真搞不懂,为什么都是殖民,非洲就只接受中国却不接受美国。”

你不是在搞笑吗?美国干了什么自己心里没点X数吗?

于是主动出击,从冷战时期开始,到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的部署,包括伊拉克战争、南海问题和南斯拉夫轰炸等。

对方表示,你们中国更糟糕好吗?又从60年灾荒开始,一直说到独生子女政策。

到这里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他会回避我问的问题,然后直接开始新的提问。就让人想到以前辩论赛的时候对方一旦说不过了,就开始转换话题一个道理。

这时候我已经有点烦,因为当对方一味回避问题并乱扣帽子的时候,辩论就显得毫无意义了。但由于我不心虚,我还是一条一条给他讲明白,并且表示:我在中国大半夜出门都毫不担心,但我在美国的朋友白天都不敢出门,这还说明不了什么吗?

然后我被对方拉黑,开心睡觉去了。

纵观这次经历,就跟上次给邪教讲马克思一样,从本质上讲是在浪费时间,因为他不听我在讲什么。但除此之外我倒还真有些收获。

首先,我开阔了眼界。这个人的措辞和写作方式让我相信他是一个有高等学历的人,一个理论上讲应该拥有批判能力的人。但事实上,他的思想和其他反华群体没有任何不同。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对线一个美国人,原来美国人真的认为:“我们没有干涉别国内政!就算干涉了,也是为他们好!”

原来这不是夸张讽刺,是真的!

其次,我的词汇量获得了提升……多亏他的“鸿篇巨制”,里面全是各种时政热词和生词,我确信有些词我是再也忘不掉了。而且为了应付这种张口闭口都是所谓史实的“学问家”,我不得不查了各种论文资料并交叉对比,对于历史事件的了解也大大提高。

但是怼人容易上头,浪费了我大好的睡眠时间和宝贵的头发。

而且有时候会发生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例如之前报道港独分子袭警,下面有一条评论:“应该让英国接纳这些人,让他们成为英国人!”

“英国人”还拼错了。

我一看,这讽刺的语气,这熟悉的语法错误,是友军啊!于是回复道:应该让他们去美国,这样就能在袭警之前被枪击了。

然后此人回复我:“那是美国啊!这些人脱离暴政到了民主安定的美国之后肯定会成为守法好公民的!”

我:原来是敌军吗?你是有多恨英国啊?我都把你误会成反讽了……

不过这些通常都是喷上几句就完了,像这位美国仁兄一样逼我去查资料论述的还是第一个。

突然觉得国际关系也是个挺有趣的专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