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悟山翁

人间有四季,四季有朝暮,朝暮有君伴。

阳春日暖,鸟雀翩跹。仲夏夜苦,蝉鸣渐远。夜凝秋露,月明空山。凛冬雪霁,煮与茶煎。四时有常,人事难参。

有老翁年逾古稀,独居云悟山,终日寂寂无言,然其意畅心欢。清露踏涟漪,野径横翠微。朝唤红日起,暮引夕阳归。溪畔小菜畦,惨淡经营以果腹;山南辛夷谷,苦心孤诣以怀人。

乡野之地多闲言碎语。有妇刘氏,貌美如仙,夫妻恩爱,伉俪情深,众人皆羡。某日亡夫,整日深闭闺中,苦泪濯眼。茶余饭后屡闻人讽其红颜祸水,狐妖附体。吾以为妇道人家最喜是非,故常不屑与之言语一二。忽有一猥琐男声应和,“刘氏表里不一,水性杨花。人前梨花带雨难承丧夫之痛,人后鸳鸯帐暖惟愿夜夜云雨。”众人唏嘘感叹,谩骂不休。

刘氏自缢于东湖柳枝,人赞死有余辜。后有疯人,穿梭柳间。逢人便称刘氏乃清白之人,未尝不忠于亡夫。盖此人欲占刘氏未得遂谣诼辱之,自此乃知最毒之心非妇人。

寒暑更替,日月盈昃。看客心未死,戏子何处寻?终有一日,云悟山翁为饭后谈资。

人道他活该独自凄凉,谁知其情长。吾不知其姓,未闻其名,姑且称之以云悟山翁。

云悟山翁年少纨绔孟浪,好鲜衣佳肴,喜华灯美婢。当是时,战火蔓延,家破人亡。此人孤身逃至云悟山,满身风雪,饥寒交迫。半生繁华皆成过往,恍恍乎真如大梦一场。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己,寂灭为乐。

山中有一豆蔻少女,随父采药于此。眉眼清秀,巧笑倩倩,生性活泼,天真烂漫。雪后野物撒欢觅食,小女欣欣然逐野兔。忽见雪松树下一青年男子,衣衫褴褛难掩风华。惊呼其父,遂随之归家。小女日日为其煎药熬粥,生机又现。此后云悟山翁乃随其父采药草,识病理。

五年如斗转一夜之间,云悟山翁深谙医道,往日豆蔻已娉婷。情投意合,有情人终成眷属。逾一年,父采药失足而逝。二人遂迁居至热闹巷口,借医馆营生。

虽贫寒拮据,所幸二人勤勉,日月清暖安乐。

好梦易醒,好景难留。恩爱夫妻不到头,真如是耶?云悟山翁与妻举案齐眉十余载,怎知也惹得老天艳羡,加病痛于其妻。

既为医师,自当妙手回春。然天地不仁,终夺人之爱。

“十年未归山,妾思父心切。今已春三月,料南山辛夷开遍,乃好归宿。愿君葬妾于云悟山南,与花为伴,以求沾染丝缕香气。此生妾命薄,无以伴君长久。望世世为夫妻,来生若闻辛夷花香,即是此生续缘。”其妻弥留之际所言。

云悟山翁葬其妻于南山,深居云悟山三十又六年,不复出焉。

朝暮无人伴,四季独流转。

时时念卿言,人死共花眠。

而今辛夷绽,何时睹妻颜。

我仅许一愿,早日赴黄泉。



作者:杨静(文学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