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小说-第七个受害人

作者:冬日的小疯子

简介:那个最不起眼的的人,也许是最危险的。

(一辆普通的轿车上,广播正在播出一则逃犯的新闻,而我在半路上接了一个少年)

我: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萍水相逢而已,非要知道名字吗?

我:不,这是个交朋友的方式罢了。

少年:交朋友?我可没有朋友。

我:你很内向?

少年:其实我很外向,属于乐天派。

我:那你为什么不交朋友呢?

少年:我说司机,你是不是话太多了?

我:你别误会,只是在想在旅途中多一个朋友而已。

少年:好吧,就当你是我的评语好了,暂时的。

我:很好,朋友之间应该是坦诚相待的,对吗?

少年:怎么,你想了解什么?

我: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出来?

少年;(看了看窗外)很美的景色。

我:嗯?什么意思?

少年:我说,这里的景色很美。

我:确实很美。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少年:我回答了呀。这么美的景色,不出来看看,真的浪费我的青春。

我:看你的样子,不过十三四岁吧?

少年:你还猜对了,我十四岁,算半个学生吧。

我:半个?

少年:嗯,怎么解释呢,你可以理解成我辍学了。

我:学校生活那么舒服的。

少年:舒服?学校天天压榨你,用各种理由收钱,各种理由榨取我们的休息时间。

我:学校这么做不是为了你们好吗?

少年:哼哼,好?我们学校有一个老师,借补课名义,收了我们很多钱,结果呢?第二天就被告发,钱都收不回来了。

我:老师是不允许单独开课的,法律规定的。

少年:法律?(往窗外吐了口口水)去他的法律,法律只能管住那些软蛋而已。

我:哦?看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少年:我们学校有个官二代,凭借他老爸的名义,在学校作威作福,根本没人敢惹他。

我:校长也管不了吗?

少年:校长?哼哼,他能干嘛?混蛋一个。前些天居然说不及格的人直接重读一年,学费翻倍。

我:这就很无奈了。

少年:这不是最讨厌的,他居然借补课名义对一个女生动手动脚,幸好被人撞见,不然,又一朵花要凋谢咯。

我:你好像很遗憾的样子。

少年:(看了看手表)还好吧。

我:你好像很赶时间?

少年:我们生下来就是为了赶时间的,不是吗?

我:(看了看窗外)你小小年纪,感触倒是很深嘛。

少年:还好吧。在学校被赶着学习,在家里被赶着学习,到了社会又要赶着赚钱养家。呵呵,人生啊。

我:这就是人生啊,你总要经历的。

少年:可是,这种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都快被这个该死的社会逼疯了。

我:可这个也没有办法,你要学会和生活妥协。

少年:妥协?我的字典没有妥协二字。既然不肯妥协,那就改变这个社会。

我:哦?洗耳恭听。

少年:社会既然要束缚你,你就反着做啊,比如,杀个人什么的。

我:(将车窗摇了起来)杀人?不会吧。

少年:(邪邪一笑)也许,我真的杀过人呢?

我:看你这个样子,不像。

少年;(靠在皮垫上)哎,你真无趣,开个玩笑而已。还是要遵守法律的。

我:我就知道。

(气氛沉寂许久)

少年:喂,陌生人,你这车里什么味道?

我:有味道吗?那是古龙水的味道吧。

少年:古龙水?怎么还有点血腥味呢?还有点腐败的味道。

我:哦,今早开车的时候车里有只死老鼠。

少年:(吓了一跳)我最讨厌老鼠了。可我最喜欢把它们碾压的感觉。(享受般闭上眼)很爽的感觉。

我:你父母没有让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吗?

少年:看过,可那个白痴医生,收了我一大堆钱,居然给我开了几颗安眠药。蠢货一个。

我:对啊,他怎么能乱开药呢。

少年;我的意思是,他应该开一瓶敌敌畏。

我:那可是必死的药。他敢开吗?

少年:所以他是个蠢货啊。

我:(看了看油表)没油了,前面有个加油站。

少年:(猛的靠近前座,低声说)警告你,别乱说话啊。

我:加个油而已,哪有这么多事情。

少年:这可不一定。世事无绝对,你别乱说话就行。

(加油站有一位警官)

警官:您好,请让我看看您的驾照。

我:警官,有什么问题吗?

警官:(往车内看了看)例行检查而已。

少年:检查是个好事情啊,可以发现错误。

我:他是我弟弟,我们两个来旅游的。

警官:去哪里?

我:走到哪里算哪里,没有目的

警官:很好啊,我年轻时也希望有这样的旅行。

少年:警官,那可是你年轻的时候了,不过现在也不晚啊。

警官:好了,驾照还你,油也加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少年:谢谢警官啊,慢走了你勒。

我:你很热情啊。

少年:都说我很外向了。不过那个警官是真的蠢。

我:何以见得?

少年:他居然信我们真的是兄弟。你看我们像吗?

我:怎么不像了?你看看你喜欢灰色的夹克,我也是。品位也很一样嘛。

少年:你也是有点蠢。

我:也许吧。

少年:欸,你说梦想和现实冲突了,怎么办?

我:(调了调广播)肯定服从现实啊,不然你能反抗吗?

少年:这倒也是,梦想总会败在现实的脚下。所以这也是我逃离现实的原因。

我:逃离?你离家出走了?

少年:嘘,别到处说。我受够了现实社会,想去找内心的安宁。

我:很有勇气嘛。那你肯定是处女座的吧。

少年:何以见得?

我;猜的啊。

少年:虽然不知道你耍了什么花招,不过猜得挺准。

我;还好吧。

少年:说了这么多,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旅行?

我:和你差不多的理由,逃离现实。

少年:你这回答也太敷衍我了吧。

我:哎,我原本是个商人,可惜染上了毒品,海洛因你知道吧?

少年:知道,很伤害自己的。

我:后来我回头了,去了戒毒所,把它戒了。

少年:嗯,很好啊。

我:可是,当我从戒毒所出来的时候,我的家产,商业全被偷走了。

少年:偷?

我:我的老婆勾结我的商业对手,把我的所有生意抢走了。

少年;那你很惨。

我:但是呢,他们斗不过我啊,我可是拳击冠军,而且对犯罪很有研究的。

少年:感觉你很有趣啊。

我:有趣?你还是我遇到这么多人中第一个这样评价我的。

少年:这么多人?在我之前你还接过多少人?

我:不多,也就六个而已。

少年:我是第七个?

我:七,多么美好的数字。也是最神秘的数字。

少年:算了,你们大人的世界我不懂。

我:(调大了广播声音)

少年:你很喜欢广播?

我:没有,只是希望有天可以听到关于我的消息。

少年:(呵呵一笑)做梦吧。我们这种普通人,很难被社会发现的。

我:哦,也许不一定哦,我和你,可不一样。

(这时,广播播送了一条消息,某连环杀人犯目前已经杀害了五人,重伤一人,凶器是一把锤子。现在警方已经找到嫌疑人相关信息,以下为具体消息)

少年:这个人杀了五个人,两个老人,一男一女,还有个孩子。

我:对啊,不过还有个重伤的。

少年:你说他为什么要杀老人呢?手无缚鸡之力的。

我:可能是一时冲动吧。

少年:那对情侣呢?又是为什么?

我;谁告诉你那一男一女是情侣的?

少年:猜的。

我:也许他们是做了坏事,遭报应了。

少年:嘿嘿,都是被逼的。

我:你说什么?

少年:没什么。那个孩子呢?

我:我不知道。

少年:他已经杀了四个人了,所以人命在他眼里都一样了,老人,或者孩子,都只是一下的事情。

我:也许吧,但也许是说他杀得正在心头上而已。嗯?前面有路障。

(一大群警察在前方拦住了车,几个警察往车内看了看,然后比对手上的画像,最后放行了)

少年:你不觉得那些警察很傻吗?

我:别人查通缉犯呢,哪里傻了?

少年:你不觉得我很像吗?

我;像什么?

少年:那个通缉犯啊。

我:哪里像了。

少年:比如那个通缉犯有雀斑,我也有啊。

我:可笑的理由。

少年:还有啊,那个通缉犯有着红色的头发,我也是啊。这还不算吗?

我:(看了看手表)还有段距离,我们还有得玩。

少年:你到底要开去哪里?

我:不说了吗,随便走走,开到哪里算哪里。

少年:就像蒲公英一样?很飘逸的人生嘛,我很羡慕你啊。

我:相信我,你不会想过我的人生的。

(气氛再度沉默了)

少年:喂,你说,那个杀人犯为何要杀那么多人?

我:也许是被生活所迫吧,现实的无奈逼的他喘不过气来。

少年:和我一样嘛。

我:我说了,你和他不一样。

少年:哼,你不也一样?

我:不一定哦。

少年:得了吧,你一点也不像。唔,不过仔细一看,到还有点像,比如你们眼角都有道疤痕,嘴唇也厚厚的。

我:(锁上了窗户)有点冷。你再看看,除了这些,还有什么一样的吗?

少年:(仔细端详半天)除了你的头发是黑色之外,其他倒是很符合的。不过瞧你那怂样,也不像能杀人的样子。

我:是吗?那天那两个蠢货也是这样骂我的,所以我才做了。至于头发颜色不一样,呵呵,你难道不知道,头发可以染的吗?

(少年眼睛瞪得很大,车子一震抖动,从车底摇出一把沾满血的锤子,以及一个还在渗血的黑色针织袋,他好像知道了,自己将是广播里的第七个受害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