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见我应如是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一梦,白云苍狗,错错对对,恩恩怨怨,终不过日月无声,水过无痕。漫漫尘世,那些零落在历史红尘中的好女子,是否至红颜消殒,所强留的,不过是一点执念而已。

    那一年,她遇见了他。

 她是乱世红颜,出身低微却高贵如莲,因爱极了“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清逸洒脱,执意更改名姓,她便是明末清初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他是名门仕子风流俊雅文质彬彬。西湖初遇,一见钟情便执意纳她入府,罔顾礼法的桎梏与世俗的约束。他是明末大学士钱谦益。

   她的心底是欢喜的,与心爱之人心心相印,惺惺相惜。世间女子最瑰丽的梦想不过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

         小秦淮,瘦西湖。阳光安暖,湖光微漾。柳如是望着钱谦益丹唇微启:江南春好,柳丝牵舫,湖镜开颜。相公与妾徜徉于此间,亦得乐趣。妾虽不足比文君之才红拂之美,愿学朝云之侍东坡,了此一生,愿斯足矣。吴侬暖语却掷地有声。霎那间,西湖的满池潋滟竟因柳如是眼睛里的灼灼风华生生的失了颜色。怔忡之间,钱谦益回味良久,那个名唤柳如是的女子,惊艳了他的陌陌时光。

  崇祯十四年,礼部侍郎钱谦益以正妻之礼迎娶柳如是。夫妻二人伉俪情深,志趣相投,于西湖虞山建了红豆馆绛云楼,日日欣赏西湖上的朝霞夕雨,春花秋月,岁月如诗般静静流过。

   那样遗世独立的爱情,注定了不食人间烟火,注定了不能以倔强昂扬的姿态存在世间。

    彼时,明王朝动荡不安,清军一路南下,浩浩荡荡。钱谦益作为前朝名士,面临着奉新朝与忠旧主的两难抉择,一方面是势如破竹的新势力得之便荣华富贵却受万人唾骂,另一方面却是腐朽旧朝的苟延残喘却可成全忠义气节。柳如是目睹了清军破城兵荒马乱的惨状,力劝钱谦益以死明志。夫妻二人泛舟西湖,柳如是决意投湖保节却被钱谦益拦下。他,终究选择了荣华富贵,不顾她的苦苦哀求。

     西湖的水依旧潋滟,良辰美景奈何天。

   降清之后,钱谦益饱受世人诟病,柳如是劝其暗中帮助反清之士,钱谦益晚节暂保,却由此引发新王朝的打压,免其官职。此时,钱谦益追悔莫及,清誉已毁,门庭败落,身体亦是每况愈下,钱氏一族里外皆由柳如是一人操持,心力交瘁。学朝云之侍东坡,柳如是没有忘记当年的承诺,奈何造化弄人,钱谦益终究还是去了,弥留之际懊悔不已,祈求早已离心离德的妻子原谅,他已明白当初不听劝诫只能使眼前人愈走愈远。

     柳如是以此回答了他。夫君葬礼之后,她一身缟素,以三尺白绫追随他而去。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

     遇见他之前,她是孤单的,烟尘之地唯有一琵琶一曲调尔;遇见他之后,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积石为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若他懂得,天上人间,她必生死相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