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项作业六

作业1

因家远的缘故,上学前班时住在学校,父母整日奔波于生计问题,时常一个月也不会来接我一次。我每天两眼巴望着,盼了周末盼下周,失望和期盼越积越深厚。

也许真是思家之心切切,一天下课后去学校大门外的茅厕解决内急问题,出了铁栅门,便鬼使神差地朝左手边拐去,而非正对头的厕所。

脑子里上茅厕的想法和意图不知怎地化为一团白蒙蒙的似棉花的东西,比棉花稀疏虚幻,轻飘飘地悬在正中,不知不觉间又猛地一暗,幻化成了食物馊了后滋生出的那样一团乌青。这团东西至始至终好像静止不变,又好像变化多端,我的思绪偏执地受着它的操控和牵引,脚步一刻也不停歇,径直地朝着未知目的地走去。

突然一张宽大的手掌在眼前一晃,定晴一看,原来是数学老师,在老师甚是关切的询问下,我含糊其辞得应了几句,便调转过头向厕所跑去。

作业2

非常有效

小王年逾35,迟迟未婚,已婚朋友都替他着急,询问他倾心于什么样的女孩?被告知勤劳、朴素、善良、温柔,并且不注重外貌。一月后,朋友兴奋地告诉他,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他的梦中情人了,包他一万个满意,闪过身指指身后说:“这是我专门在网上应征的菲佣,现如今,也就这类女孩儿还保留着当年淳朴和体贴的特质了。”

一男士自小结巴,走进顾客盈门的餐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窄小的座位。他顶着高度近视的双眼,牟足劲往桌前凑着看立着的菜谱,打着磕巴地说:“辣、白、大......",话未说完,脸上啪啪啪捱了三巴掌,只见正对面一团白乎乎的肉气呼呼地扭身走开,下半句“的萝卜泡菜一盘”含在嘴里硬是憋回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