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格鲁克

我第一次见彼得的时候,是在一个冬天星期天的下午,前几日下的雪还未融化完毕,那天太阳很好,路上湿湿的,空气中透着一股冷气。

我是在17路公交站牌旁边看到他的。在一个城市的同学约我要一起聚聚,我就去了,彼得是他的朋友,在公交站旁和他一起等我。

“你好,我是彼得”,他穿着一件呢子外套,花纹皮鞋,个头在180左右,笔挺的站着,他笑着和我说,阳光从他的刘海上慢慢的散开,我能看到他的牙齿很整齐,笑起来也很干净。

“你好”,我回答到。寒暄了几句,我们准备去附近的咖啡馆先坐一下。

“走吧”,彼得说完,左腿往后迈了一步,然后转身,我看到他的腿显然别扭着,走起路来,左腿显然是力量不足的原因,身体往左倾斜的有点严重,他的肩膀歪着,从后面看,很像一座发生了雪崩的大山,我有点吃惊,顿了一下,然后赶上他们的脚步。

“嗨,哦抱歉,我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旁边不远的咖啡馆坐下了,很普通的咖啡馆,“我不知道你的腿可能不舒服,老实说,我很抱歉”。

“不用感觉抱歉,又不是你的错”,彼得很乐观的说到。

“小儿麻痹吗?”我试探着,很有礼貌的问。

“不是,GBS,吉兰巴雷综合症”。他说的时候,眼睛的光忽然暗了一下,随即又亮了起来,“是的,吉兰巴雷”,他又说了一遍。

我的脑子已经快速运转了,我试图从我的脑海里找到这样一个病,好使我能够宽慰几句我刚认识的这个不幸的人。但我失败了。我根本无从知道吉兰巴雷综合症是一个什么样的病。

“老实说,我也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病,医生告诉我是一种神经系统自身免疫疾病,我的免疫细胞在攻击我自己的身体,说来也是可笑。我这是慢性进行的,现在还可以走路。当然,也可以正常的笑。”

我这才发现,他嘴角上扬的时候,的确有一些偏了,“是我乱想的”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是我心理的原因才把别人看成是一个面瘫患者。

“点喝的吧”,朋友插进话来,“时间还早,先喝点,等下我们去吃大餐”,说着手举起来,招呼了一下服务员,我眼睛还是在彼得身上,我仿佛从他厚厚的外套上面看到了他消瘦的颈部,咽喉正面的那消瘦的肉。

他的手瘦极了,苍白,手背上能看得到蓝蓝的血管,衬衣袖口,也能明显的看到突出的骨头。

一个个子不高的男服务员带着菜单走了过来,“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我们这里的招牌是……”

“美式咖啡,不要糖了,谢谢。”彼得说

“一杯柠檬水”,朋友稍微扫了一下菜单,转手递到我的手里,“看看你需要什么?”

我的注意力还在彼得身上,我仿佛能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也可能会很消瘦。

“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服务员在我旁边有礼貌的问,我回过神来,“一杯白水,谢谢”。阳光正好可以射在我们坐的这个地方,借着阳光看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次找你,是有事。”朋友看着我说。

“找我有事?”

“嗯,彼得的事。”

“可我不认识医生啊”

“不是看病”,朋友转过脸去,看着彼得格鲁克,“彼得,要不我来说?”

我仿佛感到了空气中凝固的这一瞬。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迎面而来,我看到彼得慢慢抬起头,仿佛使用了千斤之力,他奋力的迎着着一种东西的来临。

“找一个女生。”他停了一下,“一个女生”

“一个什么样的女生?”我轻声的问,“女朋友?”

“不是”。

我的好奇心猛地一下就上来了。这种事情,要么是暗恋,要么是单恋,这事我见多了。

“是我去年住院的时候,昏迷着,待了不知道第几天,突然就出现了一位女子,照顾我,等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她也就离开了,没有任何信息留下。只知道当时医院里有一些医学院的实习生,但是我多方打听,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个子不高,短发”,他的表情很纠结,幸福感和痛苦感齐头并进,他语速很慢,气有点喘不匀了。

“您好,你们点的单,请慢用。”服务员端着咖啡过来了,按照各自点的分别放置。

彼得停了下来,端起咖啡。“从我醒过来就在找她,一个给了我生命力量的女生。那段时间,如果没有她,我不知道会怎么样。”

“医生问过了吗?还有同病房里的人,有没有见过或者知道的?”

“问过了,都说不知道。医院那边也坚持说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子。”朋友端起他的柠檬水,嘬了一小口。

“那段时间,我上吐下泻,高烧不退,她一直给我清理秽物,看点滴,喂我吃饭。”

“那你还记得她有什么特征吗?”我再次问到。

“她的耳朵,嗯,她的耳朵上面和我们的不一样。”

“福瘤?”

“嗯,是的,左耳上,有一次给我翻身体,看到的。”

老实说,耳朵上有福瘤的人实在不少,这根本不是一个有力的线索。但是,仅从外貌来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我便打算不再问外貌特征的事。

“你生病,家人没去照顾你吗?他们应该见过那个女孩吧?”我再次问到。

朋友偷着摇了摇头,眼神里带着不要问下去的语气。

我知道我问错了。

“没事,别介意,我没有家人了,父亲早年因为受贿被判了刑,母亲从此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整日整日的不说话,在我上大学的那一年,自杀了。”

我的心头一震,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过了一片云朵,阳光被挡住了,寒冷穿过好几层厚的玻璃,我打了一个寒颤。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并不大”,彼得没有觉察到我,他望望窗外,抬了头看了一下那朵云,“像这朵云一样,会离开的。”

“对,生活的困难总是短暂的,会有云开雾散,阳光明媚的时候。”我急忙回答道。

“不是,我说的是生命。”他看着我,用不自然的笑看着我。

那笑里有一丝诡异。

“生命会离开的,无论是谁,不过是一瞬罢了。我也一样。我并没有感觉这个家庭的不幸有多么严重,反而我庆幸,庆幸我这一瞬,没有带来危害。”

一直试图宽慰他的我知道,我的努力白费了。“我也做过贡献,医院甚至社会的GDP我也做过贡献。”

“那你为什么要找到那个女孩呢?”我问。

“说声感谢吧,在这短暂一瞬的一生里,恐怕这是一个遗憾了。你知道,在永无光芒,暗无天日的生活里,突然一束强光照进你的生命,没有遮拦的一通到底,多少让我有了点生的渴望。”

他说完以后,三个人都静了下来,进进出出的人推着咖啡馆的门,上面的铃铛响了一阵又一阵。音乐在放着巴赫的法兰西组曲,稍微有点轻快,但我知道,我们内心里并没有这么轻快的感觉产生。我有点后悔了,为什么要点一杯白水。

“我想找到她,就为说声谢谢,其他的不要。在我还有力气能抓住一些东西的时候,我想抓住。”

我能理解那种心情。

“我去试试”,我回答,“这个要通过报社的朋友,登个寻人启事”。

“谢谢。”

“但我还是需要一点信息,这点信息太少了,你是什么时候住的院?病房号是多少?还有,你没查一下同病房里的人他们的陪护是不是还记得吗?”

“查了,都说没见到。”他苦笑了一下,眼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堆起了两汪水。

他抬了抬头,闭上眼睛,说:“我是去年四月份去的医院,本来我以为吃坏了肚子,也没想着住院,随着时间推移,身体越来越糟糕才住上院的,日期我还记得,四月十八号。”他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病历,上面的日期,四月十八号没错。

“我本来是对生活抱有希望的,母亲抑郁然后离去其实我早有准备,这么多年,她孤独的经受着谩骂与诅咒,靠单薄的身体支撑着这个家,她太累了,倒也是个解脱。我已上了大学,她也可能是感到使命完成了。也许是这样。”

“没想到,我竟然得了吉兰巴雷。第一次听这个病的名字,感觉有点美丽。”他看着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我也跟着苦笑。

“这样行吗,今天周天,我晚一会联系在报社的朋友,请他们登报寻找。还有,你要继续看到生活的希望才是。”我往前坐了一下,继续说,“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未来有无尽的可能,我们都一样,都要努力的抓住未来,哪怕是未来的一个尾巴,不要怕痛苦,光明会到来的。”

听完我的话,他大声笑了起来,随即是一阵喘气不匀的杂音,然后又安静了下来。我突然感到自己的无知,我连吉兰巴雷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去一下洗手间。”我说。

然后起身去了洗手间,在隔间里掏出手机,我要百度一下。

吉兰巴雷综合症(Guillain-Barre Snydrome,GBS)是常见病,多发病。它指一种急性起病,一组神经系统自身免疫性疾病。以神经根、外周神经损害为主,伴有脑脊液中蛋白-细胞分离为特征的综合征。又称格林巴利综合征。任何年龄和男女均可得病,但以男性青壮年为多见。患者十分痛苦。最后基本都死于呼吸麻痹。由双下肢无力发展到全身肌力完全丧失,最后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患者上肢还可以活动的时候经常按铃要求我们帮他摆各种体位,后来按铃的力气没有了,只能动眼睛,呼吸无力。这个过程就是想抓抓不住,想放放不开。最后在极度痛苦中被死神拉走。患者除了意识清醒外,其他全部无力,最后无力呼吸……

我感到头皮发麻,我要把找到这个女生当做一件使命来做了。

回到位置上坐好,“我争取明天就能见报。”

“谢谢。”

“我正想问你,彼得,你觉得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样子的?”我试探着问,我不能不问,因为我最近也遭遇了麻烦,工作的不顺利还有生活的琐事弄得我焦头烂额,应酬和单位的勾心斗角也使我有点疲倦了,我有时候想放弃一些事情,但总是放弃不下,所有的一切我都想拥有,但是,生活太累,时间太长,压力太大,我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答案。

“生命,怎么说呢,你真想听吗?”

“是的,我想听听你的答案。”

“生命本无意义,”他突然严肃起来,“一切意义都是来自于我们的幻想,茫茫宇宙,我们孤独的以最高智慧存在于这个星球上,为了回答我们的意义,先哲编了多少逻辑缜密的理论,但是,我觉得,这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你看到了一堵墙,物质,你脑里形成了一个意识,墙,是墙先在然后你看到了这堵墙,才有了这里有堵墙的想法,这时候你的大脑飞速运转,告诉自己,这是物质决定意识,但是,假如你是一块木头,或者是墙角的石头,你会觉得这里有堵墙吗?一切的根源并不在于有无,在于你想了没有。”

“卡尔马克思说,这是反作用,作用也好,反作用也好,万物本有根源,起源于万物,但都要经过处理,不处理,万物还是万物,静止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真正让他们动起来的,还是我们的大脑。”

“就拿我来说,我已经是一个无意义的人了。我只能静静等待最后无力的那一刻到来,我什么都抓不住的那一刻的到来。”

他说完这些话,我们又沉默了。我知道,典型唯心主义的表现,这些话马克思早就用系统的理论把它打败了。但是,我也能清楚的知道,对于彼得来说,或许他的生命的意义,只有他自己知道,谁让我问得是他呢。

“我们大多数人,”他又开始说,“都在为了生命不断的努力,目的只有一个,能活下去”,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可我,目的也很简单,我是为了静静的死去。”

“我知道我的病没有救了,吉兰巴雷是病理都不清楚的绝症,只是时间问题。问题是,我们都在为了努力生活下来,也不过是几十年,沧海一粟,瞬间而已,好比若流星,你们烧的长一些,我烧的短一些。我并不觉得我是痛苦的,我反而很轻松,生有多好,死有多苦,我能体会得到,但既然需要面对,我也能准备好。”

我安安静静的听着,内心里早就有了波澜,我一直在努力的,在追求的,不过是我脑子里的幻想,幻想着爱,事业,健康都一帆风顺,为了能生活下去,尝遍了苦痛,也不过是为了最后几年的美好,而这个美好,恰又是从我脑中幻想的产物,我不断给自己设目标,好使我不断进步,这点没错,可我也需要停下来看看自己了。

他的话不得不让我思考,作为独立个体,究竟什么是个体的意义。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爱情、亲情、友情,这一切无论怎么摒弃都如同身上的毛细血管一样,如影随形,根本不能舍弃,作为社会性的人,是不可能只为单个个体存在而活的,就连最小的蚂蚁,山上的野兔,河里的游鱼,都是如此。

彼得的话是有些道理,但我好像还不能完全接受,但我也能理解他的难处,父亲判刑,母亲自杀,自身患上这样一个医生都没有办法的病症,对于生活失去眷恋,很正常。

“那,既然你觉得生命没有意义,那又何必找寻那一个女生呢?找到或者找不到,岂不是都没有意义?”我问。

“这不一样,我并不是为了有意义才想找到她的。”

“那是……?”

“蒲公英,枯萎的蒲公英你见到过吗?还未追逐梦想,枯死在了母体身上,等到冬天风再大的时候,也飘不出去了,天野里随处都能见到这样的。我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我,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但不意味着别人的生命也黯然无光,在最后寒冬来临的时候,我想着,是不是能睁开眼看一看,是哪一片雪花把我盖住,是那一撮泥土给我温暖,好让我的幻想安稳,好让我的熄灭更加坦然。”

朋友的泪已经在脸上成了两条泪河,被阳光一打,闪闪发光。

“对于生命,我知道,我这个病没有抓住未来的尾巴了。一开始,我还是乐观的,和你一样,积极向上。”他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痛苦,也觉察到了,我有些看法和他单位不同。

“你们还是要好好努力的活啊,这是肯定的,因为意义这个东西,每个人都不一样。我终于活成了独立的人,可是,我也快要不在了。这个女子差点把我拉出独立的边缘,可我再也找不到她。”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安静,他的语气一直很安静。

吃过午饭,我就回到了家,打电话给了报社的朋友,第二天,果然见报了,彼得打电话过来表示了感谢。

在报纸上连续登了一个月,漫长的一个月,没有电话打进来。没人知道,那个差点把他拉出独立边缘的女子去了哪里 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帮他,没人知道。

又过了两个月以后,朋友打电话过来,彼得去世了。我很悲伤,朋友说,最后的那段时间,他消瘦的已经不行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死于呼吸衰竭,这个我早就预料到了。

我在想,他的一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他没有子女,父母对他来说也没有了牵绊,他没有什么朋友,和我朋友认识也不过是后来的巧合,他在这个世上悄然的离去,为他悲伤的人,基本上算是没有。

我打开电脑,百度了一下彼得格鲁克,词条里显示的是管理之父——彼得德鲁克,一个视目标为成功法则的管理者。这和我对彼得的了解是不一样的,他说生命没有意义,为什么要取一个这样的名字呢?

是在格上吗?格掉目标,格掉人生的枷锁,努力的拼一下的那种“格”的精神?

我们都无从知道。转眼又到了寒冬,雪依然下的很厚,我们还在忙碌,远处的飞机呼啸着上天了,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您好”,是个女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您好”,是个女生的声音。 “哦,你是?”我其实交际圈并不是很广,所以陌生号码打进来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我没有力量阅读 314评论 0 0
  • 我喝着酒,讲着故事,等着你!
    夜沐行者阅读 102评论 0 0
  • 第三天 整理聊天成交话术(每个整理至少5种说法) 1、要不成交法 1要不你买蛋糕,我送你面包。 2要不先买小的试试...
    WS8023李乳桧阅读 124评论 0 0
  • 记录每天细微的变化,慢慢观察自己的改变,把每天都过得充满仪式感,也许只有开始了短短的一周,生活就已经感到注入了新的...
    门市巷里的董七阅读 1,377评论 1 4
  • 年年月月日日 岁岁华华暮暮 情情念念思思 卿卿您您我我 时间过的总是那么快,岁月流逝总是那么的匆忙,记忆中的印象开...
    小睿狸阅读 14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