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墙往事·08

少儿时候,在长辈教导下,学习就是读书,大抵不过是上课认真听讲积极举手,下课就应当于书堆作业之间,再者就是放学之后勤奋预习复习,这样方才是好好学习。

但是江浙地方的人,从事民营生意的多,家族产业或是几位要好朋友合资,也能弄得风生水起。所以像我这等天天埋头书本,学习且无精进的,自然是要被取笑的。倒是我纪元阿伯,来来表哥,菲楠表姑这样学时聪明灵巧,学后也能玩得开心的孩子,方才是备受嘉许的。

后来我常常独自在房间写作,时而有叔伯亲戚拜访。便每每呼我下楼,说,你怎么像个老底子小姐似的,躲在深闺不肯出来。大体是取笑书呆子的戏谑话。我连忙尴尬地赔笑下楼,有时候只要院子外的铁门一开,我就连忙下楼等候着。我倒不是不愿意见这些亲戚,反而我很高兴有长辈来我家逛逛。

我们那里虽然是个城乡结合部,但是房子都造得宽敞,要是土气些,就称为农民房,当然要是别人愿意奉承你,那就称之为小别墅。大约也就三四层,每层都极为宽敞,估摸着厨房加上正堂,侧厅,客厅,餐厅诸室一应俱全。自祖母病后得人照顾,也不能再攀楼梯,所以我家就将另半套楼房改造,制成十余个配套洗浴室的出租房,另设了一个后门通道,权当出租。而剩半套留我和父母及祖母四人居住,亦是嫌十分空旷。

不过也倒好,夏日晚上一进门,便觉十分凉爽,冬日入室则别有暖和的味道。

那时诸亲戚家皆是如此,小学同学家里也多是独立成栋的房子,要是有一群孩子来玩闹的时候,躲迷藏也方便些,只不过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着实有些悚然。

我从小胆子不大,按说我也是自幼接受无神主义教育的新新人类了,可是胆子出奇地小,我母亲以为是她小时候经常吓我的缘故,确实大人们喜欢捉弄小孩,这也常见。于是我也想着法子给自己壮胆,通常楼梯上的灯一旦开了,就不愿意再跑回去关了,通常都要叫楼边的父母帮忙关上,倒也好些。如此,鬼怪也不曾撞见,只不过小偷倒是撞见过一回。

小时候也有顽皮的时候,父母要是饭后去亲戚家,我照例得写作业,他们是不允许我玩电脑的。但是我经常趁着他们出去偷偷上网,之后但凡听到摩托在大门外轰鸣,就立马关上电源连滚带爬地跑到自己房间去,但是偶有几次还是被发现,于是免不了一顿臭骂,母亲估计接下来三四天就没什么好脸色给我,这当然是她生气的路数,后来一板起脸孔,小孩都怕,当然除了我那表妹天不怕地不怕,给她根金箍棒估计都能闹翻天。

总之,但凡亲戚管小孩时,小孩哭闹,这些亲戚就纷纷搬出我母亲来说事,就说,再哭舅妈就要来了。基本上后生的小孩都要叫我母亲舅妈,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个叫法。不过有时候这套还真是灵光,我母亲通常还未曾与小孩谋面,就落下个狼外婆似的称号,这也倒惹我母亲抱怨,其实说真的她也不在意。在幼儿园对于小孩本来就应当恩威并施,不然这群小祖宗一闹起来,那可不就翻了天。

对于我这种学习上的堕落,我母亲有时候能想出的路数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当然我一直以为这种想法一般是我父亲想出来的,因为我母亲基本上只对美食玩乐以及幼儿教育颇费心思,但是对于这种计谋倒是没什么兴趣,估计是我父亲预谋,我母亲实施,于是经常就是他们和我说了要出去,然后车一开出,人就偷偷转回家来,因为我房间和父母的房间隔着一个楼梯,我在北面,他们向南面,所以我跑到他们房间一开电脑,他们若是回家到大厅的楼梯口,我就来不及跑回去,不得不束手就擒。

之后我也想通了,干脆固守阵地,任由他们去演戏。于是某日饭后,我上楼学习,他们洗好碗筷打扫干净就朝楼上喊了一声,告知我他们去垃圾街了,大门就不锁了。我心想这定然是计,于是应了一声,管自己看书去了。

俄而,我听见门外檐下开灯的声音,我想,果真折回了。我不妨躲在楼梯往北折的墙壁一侧吓他们一下,于是我就屏息倚墙。我家屋门用的是那种厚重的木材,因为没锁,门把一压,用力一推就能打开。我就耐心等着,大厅的灯倒没有点亮,但脚步声却上来了。

我于是抿了抿嘴,准备好音量,蓄势待发,定要使出力气吓他们一下。

随着脚步接近,恰到人影将露未露之时,我鼓起气力,宛如洪流急入斗壶,

“唞”地一声!

顿时只听两声惊叫,对方脚下生风。我再伸出头去一望,大门敞开着,然人皆不见了。此时我才料到大体是两个年轻的贼骨头。顿时心里又惊又喜,惊得是对方竟然是俩贼人,要是不跑,我亦是招架不过,想来后怕;喜得是我竟如此聪明,倒使了一个空城计,智退蟊贼,大概由此得来了毕生必有大作为的自信。

后来我连忙打电话给父母,并将此事告知,几日后诸位亲戚也都晓得了这件事,我也纷纷重述当日情况,声情并茂。众人听后亦觉得是件奇事。

记得猫儿大姑说,小猪当时可能也要嚇死,以为是老爸老妈,没想到是两个贼。我说,那肯定是吓死。但每当说此话时又回想当日状况,亦觉得自豪之情远胜惧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