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盼盼:因何张家妾,名与山川存

图片来自网络

文/任我思存

【1】

适看鸿雁岳阳回,

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琴玉箫无愁绪,

任从蛛网任从灰。

          ——关盼盼

唐,徐州守帅张愔离世五年。

阳春三月,江苏燕子楼。


辰时已过,关盼盼病怏怏地从芙蓉账内爬起,伫立于窗前,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边飞来的鸿雁和呢喃的燕子,心中一片凄凉。

此时的她甚至羡慕那些在深闺中久盼丈夫归来的怨妇,因为她们的丈夫总归来的一天,心中至少还有个念想。

而自己的丈夫张愔,已经埋骨北邙山五年了,与青山共眠,与绿水同在,再也无法归来。

远处田野芳草离离,一直蔓延到天际,溪畔绿柳郁郁,白絮漫天纷飞。

此时正是踏青的好季节,不少年轻男女在草地上相互嬉戏,在柳树下卿卿我我,这画面是多么的熟悉。

曾经的他,也会在这样草长莺飞的季节,牵着她的手,迎着温柔的春风,走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偎依在婀娜的柳树下。

可如今,风景依旧,人已不在。


久久伫立窗前的关盼盼,感觉有阳光照入楼内,给灰暗的屋子带来的一丝光亮。

她转过身来,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那把瑶琴,那是一把用名贵檀木做的上等好琴,只可惜久未打理,已经布满了蜘蛛网。

那纵横交错的蜘蛛线就像一个个记忆的触角,让关盼盼陷入了一片回忆中……


她出身于书香门第,七岁学识字,十岁能作文,十四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那清丽动人的歌喉和高超的舞技,令人如痴如醉。

她诗文功底深厚,能一口气唱出白居易的“长恨歌”,而且节奏腔调恰到好处,无人能比;

她舞姿轻盈,一曲“霓裳羽衣舞”有如杨贵妃再生,令人惊叹;

再配上她美艳绝伦的容貌,婀娜多姿的体态,让无数世家公子竞相追逐。

每每回忆起这些,关盼盼黯然的心总会浮起那么一丝跳跃的光亮,毕竟那是她值得骄傲的过去。

如果不是家道中落,她定然能嫁给一个富有才华,家境殷实的青年才俊。可惜老天偏偏不让她的人生如此完美,硬要给她制造一些变数。


家道中落的关盼盼,为了帮家里还债,不得不到乐坊当歌伎。一代名媛落入红尘,让那些曾经慕名而不得见的官宦商贾、名流才子,为一睹芳容,不惜千里迢迢赶来。

在这些仰慕者之中,有一名身材魁梧,行为文雅的中年男子引起了关盼盼的注意。

他总是在固定的时间出现,总是坐在同样的位置,安静地看着她的表演。他从不大声喧哗,但是每次她表演完毕,掌声拍的最响的必定是他。

虽然来看关盼盼表演的大多数是文人雅士,但也一些地痞流氓,每次有人想要骚扰她的时候,那名中年男子必定会挺身而出,赶跑要耍流氓的人。

他就像一棵高大的松柏,给她一种莫大的安全感。后来她知道,他便是徐州守帅张愔,可惜已有几门妻妾。

终于有一天,张愔走到关盼盼的面前,对她说,你跟我走吧,这不是你呆的地方。我会好好照顾你,好好照顾你们家。

关盼盼从张愔坚定的眼色里看到一片深情,她头也不回地跟他走了。

张愔没有食言,在婚后的两年里,他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她,还帮助她家里还清了所有的债务。

他知道她喜欢跳舞,于是在徐州西郊外,建了一间别院,命名为燕子楼……


老仆人花姨抱着纸墨从外面走了进来,打断了关盼盼的思绪。她努力振作了一下精神,铺开纸张,提起了笔,写下了一首诗:

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琴玉箫无愁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2】

北邙松柏锁愁烟,

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理剑履歌尘绝,

红袖香消一十年。

          ——关盼盼

唐,徐州守帅张愔离世十年。

七月七日,江苏燕子楼。


今天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也是关盼盼前往北邙山凭吊丈夫张愔的日子。她日出时便出去,日落时才回到燕子楼。

远处的街市已经早早挂起了灯笼,年轻的男女已经陆续走上大街,欢声笑语被晚风阵阵送来,也有暗香浮动,飘进空寂冷清的燕子楼。

关盼盼独坐燕子楼内,一支泪烛残光摇曳,像是随时可能被风吹灭。

她的思绪已经回到了那个灯火通红,宾客满座的七夕之夜……


那一夜,是她嫁给张愔的第一个七夕之夜。

在燕子楼,高朋满座。张愔和关盼盼正在设宴款待他们最尊贵的客人——大诗人白居易。

关盼盼对白居易仰慕已久,今夜得以一见,不禁心花怒放。她在酒席之上频频执壶为他敬酒。

能得艳名远播的关盼盼如此盛情款待,白居易也是喜上眉头。两人相见恨晚,倾盖如故。

借着几分酒意,关盼盼倾尽全力为白居易和在场的宾客表演了“长恨歌”和“霓裳羽衣舞”,得到了白居易和现场宾客的阵阵喝彩。

表演结束后,白居易诗兴大发,当即写下一首赞美关盼盼的诗,诗中有这样的句子:

“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

意思是说关盼盼的娇艳情态无与伦比,只有花中之王的牡丹才堪与她媲美。

得到白居易的盛赞,关盼盼心中感到无比的自豪,在这一刻,她最想感谢的是丈夫张愔的付出。

如果不是他把她从火坑中救出,如果不是他把白居易请来,她又如何会有这样一个让她终生难忘的夜晚呢?

夜宴的最后,张愔还给她准备了很多烟花,看着满天绚丽的烟花,她心中全是满满的幸福感……


“嘭!嘭!嘭!”一束束烟花在夜空中盛放,照亮了黑夜,也照亮了关盼盼昏暗的燕子楼。

关盼盼看着满天的烟花,心中一片黯然。她好恨老天,为什么要在她婚后的第三年,把自己的丈夫张愔带走,把她一生的幸福带走了。

张愔离世后,原来的姬妾丫鬟都各自散去。只有关盼盼无法忘记夫妻往日的情谊,矢志为张愔守节。张府易主后,她只能移居于这座燕子楼。

自从搬入了燕子楼,关盼盼再也没有唱过歌,再也没有跳过舞,因为在她的心中,再也没有人值得她为他唱歌,为他跳舞了。

关盼盼在这空冷寂寞的燕子楼一住就是十年,虽然期间她的家人也来劝她改嫁,也不乏青年才俊前来追求,可她都无动于衷。

因为她不想离开燕子楼,在这里,有着她和他的很多记忆。楼内的一椅一凳,都残留着他的气息,让她感觉到,他的灵魂还没有离去。

没有人陪伴的日子,关盼盼只能一边靠着回忆,一边靠着写诗来度过这难熬的岁月。

“嘭”又一束烟花盛开,照进了燕子楼,照在关盼盼正在写诗的纸笺上: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理剑履歌尘绝,红袖香消一十年。

【3】

楼上残灯伴晓霜,

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

地角天涯未是长!

          ——关盼盼

唐,徐州守帅张愔离世一十五年。

中秋之夜,江苏燕子楼。


银色的月光如水般泻入燕子楼,照在关盼盼憔悴的脸上。十五年的粗茶淡饭,使得她明显营养不良,原本丰满的脸庞露出了颚骨,纤小的玉体越发瘦削。

曾经,同样是这样的晚上,他会把燕子楼布置得美轮美奂,然后邀请文人雅士前来赏月吟诗。而她会为他和宾客摆上各种佳肴美酒,再带上自己的乐队,送上一曲优美的舞蹈,引来宾客的齐声喝彩。待众人离去,她和他偎依在一起,静静地观赏明月。

可自从他离去之后,她只能像今晚这样,一个人伴着摇曳不定的烛光入睡。月亮的清辉照在合欢床上,更显得她形单影只。

夜很长,梦很美,他再次出现在她的梦中,他的胸膛依然那样温暖,他的手臂依然那样的有力,他的胡子还是那样的扎人。

一阵凉意让她从梦中惊醒,月亮依旧,他却不见了,床是凉的,他的温度已经感觉不到了,可思念却挥之不去。

夜还长,天还未明,可已无法入睡,她只有将一片念想化作绵绵诗句:

楼上残灯伴晓霜,

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

地角天涯未是长!


张仲素,一个多情诗人,一个曾在张愔手下任职多年的司勋员外郎。

他和张愔一样,同样爱着关盼盼。

他来了,走进她的阁楼,看见日益憔悴的她和那三首凄凉悱恻的诗。

他感到十分的心疼,但是他不知如何开导她,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能走进关盼盼的灵魂,只能是他:

白居易!

于是这位多情的才子,带着她的诗找到了白居易,希望这位大诗人能用诗来慰藉她孤寂的灵魂。

白居易看完了关盼盼的三首诗,当场写了四首诗交给了张仲素,让其带回给关盼盼。

张明远带着白居易的诗来了,谁也没想到,这原本是情感交流的诗句,却成了一把断送一位忠贞才女的无情剑。

【4】

自守空楼敛恨眉,

形同春后牡丹枝;

舍人不会人深意,

讶道泉台不相随。

儿童不识冲天物,

漫把青泥汗雪毫。

           ——关盼盼

关盼盼慢慢打开白居易的诗卷,她看到了这样的诗句:

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

燕子楼中寒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读罢这首诗,她心中有了一丝欣慰,毕竟有人懂自己,能明白自己一片深情。她慢慢翻开了第二首诗:

钿带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起即潸然;

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一十年。

看完这首诗,关盼盼明白,是张仲素将自己多年不跳舞的事情告诉了白居易,而白居易能将这一件事化作如此包含深情的诗句,不愧为一代大诗人,她感谢他能为她写这样诗,只可惜,她再也不能为自己仰慕的人再献上一支“霓裳羽衣舞”。

可当她看完第三首诗的时候,不禁勃然变色,瞬间满腔委屈化作一行行清泪流出。

诗上写着: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坟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白居易,一向以体察百姓疾苦自诩,竟然连一个凄苦的女子都不放过,居然责怪关盼盼没有以身殉情。)

关盼盼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仰慕的大诗人,居然以这样一种眼光来看自己,一时间愤怒、委屈、羞愧充满心腔。

她擦了擦眼泪,用颤抖的手打开了第四首诗:

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关盼盼看完了这诗句,手中的诗卷倏然掉下,她凄然笑道,好一个白居易,杀人竟然不见血。生亦何欢,死亦何惜,若不是怕世人议论我夫重色,竟让爱妾殉身,我又何苦在这冰冷世间一十五载,饱受相思之苦。

关盼盼伤心欲绝,那凄凉的哭声让人听了心碎。此时的张仲素恨不得狠狠刮自己几把掌,他怎么能把这样的诗句带给关盼盼呢。

关盼盼万念成灰,了无生趣,但是她必须对白居易咄咄逼人的道德谴责作出自己的回应,于是她写了一首诗:

自守空楼敛恨眉,

形同春后牡丹枝;

舍人不会人深意,

讶道泉台不相随。

写完之后,她觉得还不解气,于是再添了两句:

儿童不识冲天物,

漫把青泥汗雪毫。

她让张仲素把这些诗句带回给白居易,当作自己的回应。此后七天,她绝食而亡,从此燕子楼空,一代名伎香消玉碎。


关盼盼的死让白居易十分内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关盼盼的遗体安葬在张愔的墓侧。

白居易六十六岁以后,为了不让侍姬樊素与小蛮重演关盼盼的悲剧,逼着两人离开了自己。


后来,燕子楼因为关盼盼的故事而成为徐州的胜迹,历代均加以修葺。多有文人墨客来此凭吊题词。

南宋文天祥路经此处,写道:

因何张家妾,名与山川存?

自古皆有死,忠义长不没。

但传美人心,不说美人色

给了关盼盼高度评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