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92)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8.07.09 12:01 字数 1713

上一章-震心一刀

小说目录

第九十二章-大结局(上)

漫漫人生,白夜凌总以为,为白玉而活,为白玉而杀,为白玉而拼,白玉是他活在这世上唯一的意义。没有了白玉,那便就像失去了航向的小舟。

可是做尽一切,却也不曾猜想到心爱的白玉会是亲手杀他的人。他做尽坏事,但是报应来得太突然、太伤人了,当千风那一刀穿破他的肚膛时,他便彻底地绝望了。

他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拔出了刀,鲜血横飞。泪水簌簌滴落,伤痛了一阵倒伏在地,被一小厮扶回去了。

千风仓皇逃窜到一个小森林里。夜凌每一次说一切都是为了她的这句话,她一想起来便十分心痛,就好像一根尖锐的针肆意的刺着她的心。夜凌受伤了,千风又何不心痛,这是她这辈子最深的罪恶。

她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很庆幸明南没有被杀害,但越是庆幸,感觉越是对不起夜凌。

一个孤单的影子,竟让千风舍弃一切的一切,她对明南的爱绝不会比夜凌对她的爱要少。

明南激动地转过身将她拥入怀里,热泪又再次夺眶而出,但是她干巴巴的眼睛已然滴不出泪来,即便低得出,也只会是血。

她躺在明南温暖的胸膛上,啜泣,但是哭不出泪来。

明南轻抚她的头发,又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走,咱们走吧。世间和平了。”

“不,世间并没有和平。明南…你先离开,你先走,我随后跟上。”千风到了这种关头还是放心不下,一刀刺穿夜凌,以他的功力不久即可恢复,何况他现在手中有六血珍珠,更不能大意。

明南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惊讶地抓起她血红的双手,紧张地看着她:“千风,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快告诉我…血、是怎么回事?”

千风本想把这个滔天大罪永远藏住,这是她和夜凌之间的恩恩怨怨,可把明南牵扯进来只会添加祸乱。她只天真地想着,一刀可以除掉白夜凌,一刀可以切断他对她的感情,可是回头想想,杀了他,只会让他误入歧途,充满了仇恨地发泄全天下,不是吗?可自己又拿不出办法来,以完结自己的生命来改变这一切,或许才是最好的。

这是她所想的,她了解明南,了解夜凌,了解很多人;可是有的时候,她甚至连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也不清楚。

明南晃了晃她的肩膀,逼问道:“他对你做什么了?你快告诉我!”

千风咬着牙坚决不说,但是蓦然回首,又默默失泪。

明南轻轻把手放下来,震惊了的“还是说…是你…”

她把头转到一边去,不敢直视明南。明南强迫将她搂进怀里“千风,你做得其实也没有错。”

但千风还是不能离开这里。她选择一个人承担这一切。

“铅华洗尽。”千风抱了一下明南,又腾空飞走了。

明南绝望地望着白色的天,一列列北雁南飞,秋风萧瑟,落叶卷起,耳边几丝飒飒的风响。

他不想千风饱受折磨,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切偏要让千风独自一人去承受,为什么所谓花脖之神的命运就是如此悲催。

安静的黑逸村里。

“真的想不到千风姑娘会这样遽下毒手。”一个下人默默在旁边照顾着夜凌。

夜凌身着纯白的衣袖,嘴唇干白,面如死灰,黯然躺在床上,闭着眼。“他终究是为了那个人。”一滴热泪从他眼角滑落。

“千风姑娘怎么就不明白殿主您的苦心呢。”

他没有再答言,只是默默地把身子辗转了过去。

夜凌只要的是白玉,这一次对他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夜凌占领了黑逸村、烛龙一带,自有的墟丰殿却空无一人,千风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也有所打算了。

白夜凌手里有六血珍珠,三界差不多也就掌握在他的手上了,而夜凌到底追求的是什么,她很清楚;而她自己要的,无非是一个平安快乐的明南,明南已经在半路上被千风送到了一个太平的地方——九真城的一个村落里,白夜凌就算是翻天覆地也不会轻易找到他的。

千风要想明南隐姓埋名在那个安静的地方,过上平凡的日子,不要再有牵挂。也许洗尽铅华就是这一个意思吧,她忍痛割爱,只能这样做了。

如若她能够解决夜凌这边的事情,回不回去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重新回归地狱之神,硬生生与白夜凌对峙。不过这只是表面,她背地里是在搞一些资助解救百姓的活动,镇压夜凌的猖獗,但要她当面与夜凌对峙,怕是做不到了。

她建立的地狱皇族,本身就很薄弱,除了一些黑逸村的遗民,弟子,还有元气大损的华惜真人,其实也剩下不多了。

夜凌知道云无卫对千风的感情,故而帮助绿菟妖灵去纠缠云无卫。无卫如今可能是流离失所,被绿菟折磨个要死罢。

自打夜凌抢了六血珍珠后,一切便变得苍茫缥缈了;千风一手撑起这一切,坚决和夜凌抗衡。

蓉千风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