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画像(二)

漫天黄沙,浑浊了天边的落日,地平线上走来两个模糊的身影。

“狗日的,只有你才想来这个鬼地方!”段于鄢气恼地说道。一张被风沙喷得发黄的口罩下,传出他抱怨的嗡嗡声。

“六十年一开,六十年一合,人这一辈子只能见一遭,再忍忍吧,快到了。”同样是一张发黄的口罩下,郑伯克喘着粗气回应道。

“开合之间足足有六十年,你又何必专挑这一天?”段于鄢没好气地说。

“你有所不知......”郑伯克似乎走不动了,拉着段于鄢跳进一条长长的沟壑,以躲避愈加猛烈的风沙。难以想象沙漠中横亘着无数平行的沟壑,而不是高低起伏的沙丘。沟壑或粗或细、或深或浅,在广袤的沙漠中横躺着,就在郑伯克和段于鄢的脚下向东西两端延绵数十里,望不到尽头。

二人从北方过来,一直朝南走,翻越了几条“大峡谷”之后,眼前的地势逐渐平坦,沟壑群在沙漠上刻满的皱纹也渐渐平缓。他们跳进那条稍深一点的沟壑,比之前走过的“大峡谷”还是有天壤之别,还好尚能遮挡风沙。两人摘去防沙眼镜,扯下早已封着厚厚一层沙土的口罩,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之后,郑伯克接着说:

“那是一潭清泉,沙漠里的清泉!传说那是天使的眼泪......”

“你尽瞎说!天使的眼泪不是月牙泉吗?”段于鄢驳斥道。

“他妈!”郑伯克好像给一股气哽住,恶狠狠地憋出两个字来。

“你他妈别骂人!”段于鄢有点莫名其妙。

“我说的是天使眼泪他妈!”郑伯克补充说道。

“啥意思?”段于鄢一脸疑惑。

“你知道月牙泉几千年来为什么没有枯竭吗?”郑伯克神秘地说,“传说就是这潭清泉给它源源不断的补给。”

“你就尽瞎扯吧......”段于鄢正想打断郑伯克的连篇鬼话,忽然间一阵剧烈的震动,伴随着沉闷的轰鸣声铺天盖地席卷过来。两人藏身之所的沟壑也渐渐合拢,挤压着两人慌忙爬上地面。

“怎么回事?”段于鄢惊呼。

“快看!”郑伯克指着不远处一片茂密的树林,在这片荒漠中显然是一处突兀的存在。“就在那里!”郑伯克高声呼喊着,他顾不上惊得发呆的段于鄢,一个人向树林狂奔而去。

“狗日的等等我......”段于鄢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两人不顾一切地冲进树林,风沙被完全阻挡在身后。这是一片清新静谧的世界,树林外的滔天沙尘丝毫没有影响这个隐秘的所在。这里郁郁葱葱,鸟语花香,地上铺满了软若绒毯的绿草,繁茂的枝叶间洒下斑驳的阳光,林间蒸腾着阵阵清香。郑伯克贪婪地呼吸着沁入心脾的空气,一头扎在草地上尽情翻滚着,段于鄢则仿若刚从人间地狱掉进了天堂,再一次恍惚着周边的一切。

“走,我们去泉边,那里更美!”郑伯克一个翻身,兴奋地对段于鄢喊道。

“等等,”段于鄢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问,“感情你早就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我以为我要死在那片沙漠里了。你今天不说清楚,我就不走了。”他一屁股坐在软绵绵的草地上,索性仰躺成大字。

“不就是因为那片沙漠嘛,告诉你进沙漠,你会跟我一起来吗?”郑伯克笑着说。

段于鄢没吭声,显然和刚才挣扎在沙漠里相比,在这片仙境一般的花草地上躺着,是多么惬意,他简直快要睡着了,心中和郑伯克计较的问题竟然也懒得冒泡。

郑伯克望着渐渐低沉的落日,不耐烦地催促着段于鄢:“快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不就是一潭泉水吗,至于吗?”段于鄢懒洋洋地回了他一个白眼。

“有些东西说出来就不灵了。我们要赶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泉边,否则错过了时机,这次就算白来了!”郑伯克急得跳了起来,走上前去正要拉起躺在地上的段于鄢,这时,大地又开始猛烈震动,依旧伴随着从地底下传来的深沉的轰鸣声。

“快!闭合的泉水就要打开了!快起来啊,你这头猪!”郑伯克大叫,他恨不得甩下这个猪一样的队友,独自朝树林那头奔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出生背景 我出生在四川西南的一角,风景名胜地蜀南竹海,一个小县城名叫长宁县。由于出生在冬季,这一生都有心理暗示...
    巴蜀宝贝阅读 59评论 3 3
  • 白发点点如夜幕上的星星 皱纹弯弯如山河相交相依 老年斑也悄悄在脸上布局 那双清彻的眼睛也被上下折皱的眼皮 折磨得浑...
    鸿蒙一叶阅读 212评论 10 15
  •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幽兰达人阅读 63评论 1 0
  • 太阳已完全落到山的那一边,银盘一样的月亮不知何时爬上了半空。这是个月圆之夜,月圆之夜注定发生许多神奇的故事。 郑伯...
    原疯不动阅读 111评论 0 3
  • 六十年前的一个傍晚,原疯不动迎着风沙走在大街上,他要去见伟民同学一面。为了这一面,他纠结了很久。 海港城从来没有过...
    原疯不动阅读 95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