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安静的生活》第三十六章:顾大家护小家家和事顺,婆婆梦媳妇圆家家安乐

96
清水茶媛
2017.06.26 09:08* 字数 6568

第三十五章:婚后约共承担不再生子,意外孕非意外渗透亲情

2012年暑假,诗意在兰艳萍的带领下,乘飞机去了G市;这个暑假,翁丽欣想让诗意锻炼一下离开亲人,到陌生环境独自生活的能力;也想让诗意经历一下,各方面跟自己家庭相差很大的富养生活。

早在放假之前,翁丽欣已经跟老人们和诗意商议过了;所以一放假就按计划开始了诗意第一次离开亲人的旅行。

到达了G市,兰艳萍与童铭瑜带着孩子疯玩了几天,就憋下诗意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地。不足十岁的诗意,在童铭瑜处住了四十多天。在这四十多天中,工作日诗意跟童铭瑜婆婆和孩子在家,千妈妈把孩子们照顾的十分周到,除了按时送她们去上各自的培训班,有空还会带她们出去玩,给她们做各种口味的可口饭菜,晚上还常常带她们去游泳,诗意的游泳在W市仅仅学了一个皮毛,真正的学会,就是千妈妈训教出来的。

到了周末,童铭瑜夫妻休息的日子,那就更是孩子们的乐园了。童铭瑜是十分会吃,会玩,会给孩子提供高大上生活的人。在诗意住在家里的日子,每一个周末,她都会给孩子们安排新颖而又意义的活动。但孩子毕竟是孩子,四十天之后,不论童铭瑜和千妈妈怎么的哄,怎么的变着花样带诗意玩,诗意已经油盐不进了。也许对孩子来说,离开父母,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更有‘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小狗窝’的念想。对于孩子,念想既起,就没有理智可言,电话中诗意的哭闹声频频传来,翁丽欣买了一张机票飞向G市。

翁丽欣来到童铭瑜家,两个小丫头加上一个大小孩,正玩的不亦乐乎。诗意看到妈妈进门,飞跑着扑上来,一边跑一边喊:“妈妈,妈妈,我的妈妈!”童铭瑜的女儿,萌萌玩的正欢,听到诗意的喊声,也忙爬了起来,慢慢的跑过去,怯怯的、小声说:“妈妈,妈妈”。

翁丽欣一听,哈哈大笑,松开正在怀里撒娇的诗意,一把抱起了萌萌,亲了一下说:“哦,我的二女儿长这么大了!”。这个时候,童铭瑜,千妈妈,还有那个大孩子静静,一齐笑了。静静是千里草的妹妹,大四的学生,暑假住哥哥家,全家团圆来的。虽是暑假期间,因为准备出国,很少有时间呆家里,今天是一个例外。千妈妈说道:“丽欣,看到了吧,两个孩子什么都挣!每天你妹妹下班,两个孩子都是这么挣妈妈,挣怀抱的;估计这也是小诗意想你的主要原因。再怎么挣,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妈妈,哈哈,小孩子,心里明镜式的;看看,这么小的萌萌,今天喊妈妈的声音明显就没底气了,哈哈……”。

翁丽欣放下孩子们,进洗手间洗去一路风尘,出来跟童铭瑜聊了一会,童铭瑜到了上班时间,匆忙走了。此时的诗意,依然过了初见妈妈的亲热;扎在萌萌和静静堆里,又开始了她们乐此不疲的游戏。千妈妈开始做饭,翁丽欣蹭进去帮忙;虽然被千妈妈赶出来几次,最后,还是死皮赖脸的趁机钻了进去。

其实,翁丽欣也是瞎进厨房,对于做饭,向来只有做熟不生的功底。她的刀法更不用说,就拿切土豆丝来说,翁丽欣的刀下的土豆丝,跟肯德基的土豆条不相上下,而且还大小不一,粗细不等。翁丽欣能帮的,也就是拿东递西,顺便聊天而已。以下是翁丽欣和千妈妈一边忙活一边聊天的大致内容。

翁丽欣:“阿姨,诗意在这里没少给您谈麻烦;谢谢您老的照顾哦。”千妈妈说:“丽欣,你这就见外了。你跟铭瑜像亲姐妹一样,而我就这么一个儿媳妇,她的亲友知交,那就是我们家的贵宾。我就是每顿多做一小碗饭而已,那里谈得上麻烦不麻烦。”

千妈妈一边炒菜,一边接着说:“实话告诉你,诗意在这里,我还轻松了不少呢。一开始两个丫头一起玩,一玩就是一晌,不打不闹,不挣不吵;比我一个人带萌萌轻松的多。这是你们离的远,如果是近,来来回回,接接送送,让两个丫头经常再一起,还真是好事。你看你们姐妹俩,从小玩大的感情,我冷眼看来,很多亲姐妹也不一定比得上呢。”

说道亲姐妹,千妈妈看了翁丽欣一眼,小声的说:“丽欣,你和铭瑜也都老大不小了,该考虑生二胎的事情了吧?我一直想让铭瑜生二胎,他们愣是不听。哎;丽欣你们怎么也不生一个;不论男女,也好给孩子做一个伴。你看这次小诗意来,我们萌萌多欢乐呀。丽欣,你这次来,帮我劝劝你妹妹吧,趁我身体还好,能帮他们带,快点生一个吧。”

翁丽欣听到这里,想起了上次童铭瑜一家去旅游,姐妹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童铭瑜说过的话;就想绕过去这个话题,呵呵的笑着说:“阿姨,我们这一代跟你们不同;现在都是一个孩子的多。”接着话题一变,媚笑着说:“阿姨,我问你一个问题,行不?”千妈妈正在把菜出国,听到翁丽欣如此一问,感觉很奇怪,这个丫头,跟自己没见过几次面,能有什么问题问我呢?

千妈妈是一位爽快、精明、通达的老人。略一思索,爽快的说到:“傻孩子,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问吧?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怕只怕我这么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婆子,解释不了你们这些行业精英们想的问题,哈哈……。”

翁丽欣最想知道的,就是那封‘婆婆梦’;也就是童铭瑜结婚之初,千妈妈给童铭瑜的那封信。翁丽欣已经跟童铭瑜提出过几次了,每次都是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没有机会弄个明白。今天机缘巧合,翁丽欣很想问问,现代的婆婆们心中,什么样的媳妇才是理想的。这个问题,与婚姻相仿,也许每一个人的要求和感觉都是不一致的;但通过几次接触,加上童铭瑜结婚以来的家庭情况;翁丽欣时常觉得目前的童铭瑜家,是她的亲朋好友圈子中,最最幸福的一家。不论夫妻关系,婆媳关系,还是对孩子的教养;都有明显的,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方。

想到这里,翁丽欣说:“阿姨,来到你们家,感到十分亲切;你跟铭瑜的感情,感觉亲如母女,您能告诉我一下,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吗?”接着又说:“我跟铭瑜谈过多次了,我想听听您的。”千妈妈听了,得意的笑了,说道:“这个呀?首先,得感谢铭瑜的父母,培养了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铭瑜这么一个优秀的宜家宜室的孩子,不论到了那个家庭,都会毫无例外的给家庭带来祥和之气。其次,还得归功于我的儿子,他很会在中间给我们俩个来回传话。使我们从中间人口中听到的,都是温润心情的,让人精神振奋的话语;以至于我们都想努力,都想表现的更好。再次,那就是我们娘俩经过几年的真诚相待,已经完全能了解彼此的习性,融入彼此的生活。慢慢的把自己爱一个人的心,变成爱一家人的胸怀。”

千妈妈说道这里,看了翁丽欣一眼,接着说:“就像你和铭瑜好,你们也彼此喜欢她的孩子一样;你不知道,铭瑜每天回到家,都是一左一右的抱着两个孩子;大女儿,小女儿的,让不知道的人一眼看去,还真会以为是一个母亲生的两个孩子。你没见,她们三个玩起来,那真是浑然天成的一老二小。”说道着,一边接过翁丽欣递过来的盘子,一边继续说到:“我还知道,你跟兰艳萍好,好的对待彼此的父母,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样。你说,你们小孩子都能做到的事情,我老太婆为什么不能做到?”

千妈妈嘴里说着,手里没有闲着,一边盛菜一边说:“丽欣呀,谁家不是想过好日子?谁家的老人不喜欢一家人和和气气,团团圆圆?我就这么一个儿媳妇,我不待她好待谁好?”翁丽欣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到:“阿姨,听说您对媳妇是有要求的,您曾写了一封信给铭瑜。您能告诉我,您写的大概内容是什么吗?”千妈妈听翁丽欣说道这里,哈哈笑了,一边笑一边说:“丽欣,你不要跟我逗了,你跟铭瑜这么好,如果你想知道内容,我就不相信铭瑜没有给你看过?”

翁丽欣羞涩的笑到:“阿姨,我承认我们聊过着个话题,但真的没有看过原文;您想呀,那么珍贵的东西,铭瑜能经常带着身上吗?”接着又说:“再说,您也应该了解铭瑜,她跟我性格不同,是很内秀的人;这种属于家庭秘密的事情,她会到处嚷嚷吗?”

千妈妈一想,翁丽欣说的有道理,以她几年来对铭瑜的了解,铭瑜也不会把自己写的东西很随意的让人观展。想到这里,千妈妈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心满意足的说:“丽欣,你刚刚也说了,你感觉我跟铭瑜亲如母女,这就是‘婆婆梦’的核心内容。”这个时候,厨房里的活基本上干完了,千妈妈搽着手,指了一下门口,说:“我们到客厅聊会。”

千妈妈到客厅饮水机上接了一杯白开水,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水,说道:“当了婆婆,特别是像我这种只有一个儿子的婆婆,将来对儿子媳妇的依赖程度是相当大的;可以说下半辈子的绝大部分时间,都会跟媳妇打十分稠密的交道。媳妇对我后半生的生活,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所以,铭瑜他们结婚后,我是想尽快的跟铭瑜‘谈起恋爱’。”说到这里,千妈妈看了翁丽欣一眼,说:“这个词用到这里,你也许会想笑。丽欣,我实话告诉你;这真是我当初的最朴素的想法;既然现在儿女的婚姻不能由娘做主,那么,儿子给我找来的媳妇,那我就跟她‘新结婚,后恋爱’。”

接着千妈妈又说:“我觉得,作为婆媳,最重要的是要明确每一人在家庭中的责任。儿媳妇的家庭主妇地位不可动摇;那么,作为帮衬的婆婆,也应该有自己的尊严和脸面存在。丽欣,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现在的孩子,都是被父母宠坏了,没有经过任何的礼仪管教,年龄到了,时机成熟了,就水到渠成的去嫁人。嫁到一个家庭,没有一点责任感;很多事情都是率性而为,在新家庭中不会自己承担应份的责任;却常常的会对公婆的要求太多。在M县,我们家周围,那些年轻媳妇们对公婆呼来喝去的有、对公婆熟视无睹的有、对公婆拳脚相加的……也有。媳妇们都不想想,公婆也是父母,他们虽然没有生养媳妇,但拉扯培养了他们的儿子;媳妇们既然喜欢他们的儿子,也应该‘爱屋及乌’对公婆低眉顺眼,做出应有的尊敬吧?”

千妈妈端起水杯,一边喝水一边看着翁丽欣,放下水杯又说:“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人家的事情咱不去管,也没权利去管;我当了婆婆,我觉得,应该得到应份的尊敬和少许的供养。为了我二十几年,不分昼夜辛苦的培养儿子,并最终把儿子培养成才之功;再就是儿子结婚后,在新的家庭中,我的家庭地位如何?应该得到的礼遇和应该承担的责任,我觉得都应该有所明示。要知道,在新组成的家庭里,我已经是退居二线的人,不再是家庭主妇。但是,就算过去的太上皇,虽然没有实权了,但现任的皇帝,还是应该对他隔三差五的去朝拜,让太上皇享受到天伦之乐,这也是一个家庭的基本礼仪。当然了,权利和义务总是相伴而生的。作为婆婆,我应该有博大的胸襟容纳媳妇,容纳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庭带来的,不同理念,不同生活习惯,甚至不同接人待物的方法。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接纳好的,包容差的,融化错的。这就像我刚刚说的‘婆媳恋爱’;大家一开始都是只看到好的,但为了尽快互相了解,自己要学会主动示丑。让对方尽快的把自己了解全面。”

说道这里,千妈妈笑着说:“所以,铭瑜他们结婚才几天,我就给她发出了我的第一封‘情书’,也就是你所的‘婆婆梦’;在这份信里,我提了几点要求,也做了几点保证。具体一条条文字怎么写的,我也不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大体就是:

第一,爱老公,就应该爱公婆。融入一个家庭,爱是必须到处存在。一个想过好日子的家庭,必须到处充满爱。媳妇,欢迎你进入咱家,从今之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爱草儿,就请慢慢的试着爱咱家的每一个人。因为从今之后,这才是你常常远远要呆的地方,作为一个智者,让自己的家充满爱,是必须的。

第二,你成人了,就该负担起成人的责任。从结婚那一天起,你就是成人了;成人的肩膀上不在只有单一的责任。进入咱家,你既是草儿的老婆,也是我们的儿媳妇,还是静静的嫂子。从进入家门的那一刻,你的心中,就应该想到,我们的很多事情,从今以后,就会跟你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的事情,跟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有关系;所以,请从你的心里,试着把我们负担起来。

第三,好好工作,有事多跟家里商量。你跟草儿都是大学生,是家里的骄傲,青春正旺,你们苦读了十几年,学到了一身本事。现在是你们发光,供热的时候了;作为长辈,我希望你们好好工作,尽快的在自己的行业中做出成绩。如果在工作或者生活中碰到困惑,或者为难的事情;我们虽然没有大学文凭,但社会经验是你们所欠缺的,请多跟我们商量。

……

我的承诺:

第一,作为婆婆,从我儿子说他有女朋友开始,我就慢慢的像在孕育生命一样,慢慢的想着你的样子;现在,娶到的媳妇我非常满意。所以,我承诺,我会像爱女儿一样,爱你;像交朋友一样,真心的跟你相处好每一件事。

第二,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定尽力相帮。虽然儿子已经养大,也已经给你们办完了结婚大事;按理说,我可以退一步,不操闲心了。但是,儿子媳妇的生活刚刚开始,将来会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人扶持一把;虽然因为静静和我的工作,我一时间只能待在W县。在这里,我承诺,只要儿子媳妇需要,我会全力相帮。届时会一切围绕你们转,不考虑W县的一切。

……

说道这里,千妈妈笑着说:“还有几条,不记得了;反正铭瑜有,你想看,回头我说一声,让她给你看看。”

翁丽欣已经是听醉了心,现在听千妈妈这么一说,回过神,感叹到:“阿姨,你真是牛人;人家的婆媳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你这里怎么一个个都是大道理呀?”千妈妈笑道:“过日子,只要不触犯原则性问题,那就得过且过;如果心眼那么小,两眼盯着鸡毛蒜皮的小事,日子能过好才是活见鬼呢。”翁丽欣说:“嗯,由您这么一写,让铭瑜明白了要求,也好在生活中不碰雷区,呵呵,所以就家和万事兴了,对吗?”

厨房了,响起了米饭做熟的嘀嘀声,千妈妈站起来,吆喝到:“孩子们,都出来,洗洗手,准备吃饭!”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翁丽欣跟上去,与千妈妈一起,把大大小小的盘子端上了餐桌。

饭后,静静与翁丽欣挣着刷碗,翁丽欣抱了碗进去,静静随后整理了盘子跟进来。洗刷间,翁丽欣向静静问到:“小妹的出国手续办好了吗?”“办好了。”静静一边回答一边说:“丽欣姐没听我嫂子所过吗,我现在参加意大利语集训,两个月后,我就出发了。”翁丽欣脸上荡开了笑容,说道:“铭瑜只说你要出国,其他都没提过。”

翁丽欣接着又问:“小妹的出国手续办的顺利吗?出国费用多少?阿姨叔叔没少作难吧……”静静用微笑的小脸,眨巴着眼睛对着翁丽欣,她不明白,跟嫂子这么好的人,怎么连这都不知道?等翁丽欣终于停了口,她嬉笑着回答到:“丽欣姐,你这么多问题,怎么不问我嫂子呢?要回答这些,她比我清楚的多。跟你说实话吧,除了考试,我什么都没有管;都是我嫂子哥哥一手操办的;除了学业方面,我努力争取到优秀,其他,不要说我,你去问我爸爸妈妈,估计他们也是一窍不通,一事不明;反正有我嫂子哥哥操心,我们都乐的清闲。”

千静静说道这里,又补充到:“就连一共花了多少钱,你去问我妈,估计她老也难说出一个一二三来;具体的花项和用途,就更是一无所知。我知道妈妈曾把她和爸爸的积蓄拿出来给哥哥嫂子,哥哥还没说话,我嫂子就推给妈,对爸爸妈妈说‘你们就不要管了,这些钱,您拿好,您手里有钱,就心里不慌;你们的钱自己拿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省的我们一时想不到,你们手里缺钱,那就不好了。我们俩挣的多,小妹这点事,根本难不住我们。您的钱我的钱,还不都是咱家的钱。咱家现在统共就这么一个大学生,我跟你儿子还能包不起吗……’妈妈爸爸就没有再坚持,高兴的把钱收起来了。”

翁丽欣听了,真是心里乐开了花,她的姐妹真是一个比一个棒啊。翁丽欣心中得意,话不过脑,冲口问道:“小妹,那你觉得,你嫂子为人如何?”静静瞪大了眼睛看着翁丽欣,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反问到:“丽欣姐,这我就不明白了,嫂子为人如何,你比我清楚呀?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上学,嫂子说,都快三十几年的交情了。”

听静静这么一说,翁丽欣不好意思的笑了,解释到:“哈哈,是我用错词了,不是她为人如何,是她当嫂子,当儿媳妇,在你们家表现如何?”静静调皮的说:“哦,丽欣姐这是要当间谍?还是做什么市场调查问卷?”翁丽欣被静静逗的哈哈大笑,手里的碗都滑了手,一边笑一边指着静静说:“你们这些孩子,一个比一个刁钻。我这么无心无肺的一问,你就顺心顺意的说说好了,怎么一下子想到这么多?”

千静静听翁丽欣指责了自己,也觉得跟翁丽欣有代沟,就老老实实的回答到:“嫂子,是千里挑一的嫂子;儿媳妇,那估计是万里挑一的儿媳妇了!反正在我妈妈眼里,嫂子比我还亲;妈妈满意的不得了,每见到一个亲人,就会不厌其烦的夸上一遍;嫂子已经是我们亲戚圈里,大名鼎鼎,大家公认的好媳妇了。”

翁丽欣听着静静的叙述,想到自己的家庭,心中产生了无限钦慕,打算找机会跟童铭瑜好好聊聊。预知翁丽欣和童铭瑜聊了什么请看下回:星期八试验田梦想启迪,姐妹聚畅聊家美好家庭。

第三十七章:星期八试验田梦想启迪,姐妹聚畅聊家美好家庭

安静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