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杂文)

     美女这一称呼近几年已经成为一种对女性表达欣赏的称呼。也可能你会说,不是这样,美女仅仅是区分性别的称呼。因为六岁以上女孩儿,六十岁以下的女人,不论美丑,不看年龄都可以被称为美女。可是,不以年龄、美丑为区别的美女,不正好是对女性的先天容貌之外的欣赏吗?

     我个子不高,眼睛不大,虽说五官还算齐整,但自认为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从小到大也很少听到有人说,这丫头真俊!所以当第一次听人叫我美女时,很是惶恐,直觉得脊背如有芒刺,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生怕他看出我不是美女而后悔说了这两个字。但在多种场合被这样称呼后,也渐渐理解,对别人称呼美女这件事,不必那么认真,那仅仅是对方想要拉近与你的距离,表达一种亲近或欣赏。这样的情景一多,自己也更愿意花些时间由内而外的丰富和修饰自己,以便更符合这一称呼。在一些社交场合中,我也亲眼目睹了那些称女性为美女的大大小小的男人们,他们或是女性非常熟悉的同学、同事或朋友,在聚会场合叫一声美女,很显亲切。他们或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叫一声美女,让进一步的合作成为可能。美女这一称呼,总是有着适宜的氛围和场合。被叫作美女的女性,也大多欣然受之,偶尔谦虚地说,哎呀,那是多年以前了。但也是心里欢喜的。一声美女之后,一份轻松,一份亲近也就形成了。

     闺蜜朋友圈中,一个被我们称为具有冷幽默的女友,夸我们另外几个人都是大美女。我说,你也是美女呀,她说觉得自己丑。我反问她,难道你没有爱美的心思了吗?就是这一点爱美的心思让每一个女人变成了美女呀。她表示仍不理解。其实,那些爱美的心思就是喜欢生活,愿意享受生活、分享生活的心思。那些爱美的心思都已经化作一个精致的发型,一身得体的衣裙,一份待人接物的从容与涵养上。它已经具体地表现在女人的举止形态上,一眼看去,让人觉得这女人总有一处是用了心的。被有眼力的男士或女士们一称美女,就更是觉得应了自己心里要展示给别人的一种什么东西,一种默契呼之欲出。 有欣赏之情,无挑逗之意,达到了说者心到,听者神会的境界。

     而一个女人,如果连爱美的心思都没有了,那或许是身体患有疾病,或许是工作繁重没有时间顾及,也或是刚刚经历了一段折磨人的感情,还没有完全从痛苦中走出来。当然,也可能只是一个阶段的心情不佳而已。最近读到2015年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苏联女作家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一篇作品,二战时期一位年轻的苏联女兵,她在战场上打死了75个德国人,埋葬过亲密的战友,见过战场上各种可怕的场景,但当战争结束又回到家乡时,仍然恢复了一个小女孩儿的心思。她怕黑天里的一道沟,会被突然出现的一只老鼠吓得大声尖叫。作品除了作者要展示战争的残酷之外,至少,也表达出,女人的天性是无法泯灭的,即使是经历过残酷战争的女人也一样,只要场合和时机适宜,女人总是要成为女人。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几千年遗传下来的人类基因就是如此,谁也无法改变。看来,我们这辈子身为女人,只要不懒,就不会丑,又何必纠结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女,还是一个喜欢享受生命的美女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