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耽】江湖行(3)

              第三章 拙劣酒馆

    “我在这里等了三年,今日重闻青儿的琵琶声,不禁一时难以自控.......”他说着还抬手擦了擦眼角。 “让沈兄见笑了。”

    沈玉安慰他道,“你也不必太伤心,我想唐小姐如此作为必定有她的苦衷。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还望解惑。”

      “沈兄请讲。”萧如璧不由得紧张了一下。

    沈玉看了一下周围,夜色已晚,人流渐少,不少街市都已开始收摊回家。突然他面色微正上前一步,盯着萧如璧的眼睛,问道:

    “听萧兄所言,此事并不寻常,你怎知沈某能帮上你的忙呢?”

    其实仔细一想便可发现他的话有许多漏洞,但最令他在意的是,萧如璧看着一副呆头呆脑的模样,不像能够发现他的身份。

    沈玉暗忱,莫非......自己已经风度翩翩气度不凡到能让人一眼便非你不可的地步?

    闻言,萧如璧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他动了动嘴唇正欲回答。忽地,眼神却直直穿过沈玉身后,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抽。

    只见一黄衣少女打着饱嗝,嘴上叼了一根不知从何处随手拽来的狗尾巴草,正悠哉悠哉地从店里往外走。瞟到沈玉身旁的萧如璧,她愣了一下,脸上表情的变化和他如出一辙。

    片刻后,黄衣少女装作什么也没看到,潇洒地收回迈出的脚,漂亮地转了个身往回走。

    可惜未能如她所愿,萧如璧即时叫住了她:“莫姑娘,莫姑娘留步!哎哎,怎么还走,莫瑶,叫你呢!”

    黄衣少女脚步一顿,任命似的转过身,嘿嘿呲了一口大白牙,满面笑容地说道:“呀,原来是老萧呀,真是好兴致,你二人在此赏月吗?”

    沈玉默默撇了一眼天上可怜吧唧的小月牙儿。

    “老萧”习惯性无视她的话,对沈玉说道:“当今天下,如有人能知晓当年唐门案的来龙去脉,便只有‘蛛网’,但这群人往往神出鬼没,踪迹难寻,我一筹莫展,便独自一人在店里喝闷酒,于那时碰见了莫姑娘,当时.....当时她喝醉了......”

    他似是想起了些不太美好的事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也没能继续说下去。

    莫瑶最看不得人磨磨唧唧,有何事不能说得的,非得一口气把自己憋死,末了还捎带把别人也憋死。

    于是我们莫姑娘便将先前的心虚抛之脑后,撸起袖子就开骂:“看你这样姑奶奶就来气,长得人模狗样的,怎得做事比娘们还墨迹。我就喜欢醉酒调戏你怎么着了,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吃亏的,摸了你一把,又告诉你沈老板与蛛网的关系,咱俩以后谁也不欠谁!”

    “我与蛛网?”没想到自己还能在他俩之间的风流韵事上插一脚,沈玉不禁反问道。

    莫瑶斜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古灵精怪地学着不知谁的样子,双手背后故作老成,背书似得说道:

    “这个酒馆,主人要么不在店里,要么游手好闲丝毫不关心店中盈亏,伙计看似曲从拍马贼眉鼠眼却个个脚步轻灵,店中虽然菜样齐全却毫无特色——只具酒馆之名,未有酒馆之实,明显只作掩人耳目用。”

    听到这里沈玉不由挑了一下眉,怎么他在别人眼里便成了游手好闲了.......

    “但这个毫不用心的小酒馆却在三两年之内,在洛阳繁华地段迅速站稳脚跟,其后必定有人暗中操纵——再看店内四周多半竟是凤蝶草,这种植物产于云南,花期春夏,果期秋冬,又名蜘蛛花,乃是天寒蛛的最爱,如此想来,便不难猜出这店与哪个势力有关了。”

    说完莫瑶用“怎么会有人用如此拙劣的掩饰”的眼神看着他。沈玉不由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三年来从未有人看出破绽,怎料到在某些人眼中倒成了漏洞百出。没想这大大咧咧的姑娘竟然还有这种眼力,虽然他也不曾故意隐藏过什么,但能从这些蛛丝马迹便推出这店的来处,却也十分不一般了。

      看出他眼中的惊讶,她伸手摸了摸鼻子,低头咯咯笑了几声,蹦蹦哒哒地走回店里,清脆的声音悠悠地传来:

    “ 我自然是没瞧着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酒馆嘛,能吃能住能睡能看美人就行。之前跟你说得那些个话,其实都是听我家公子说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