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姑娘都是一首诗(一)

Dear谭老师:

没想到在英国还能见到你。异国他乡见着就好似亲人,儿时是玩伴,现在能交心。

还记得英国第一次相聚,我们找了折中的位置,各自乘一小时的火车前往伯明翰相见。那一次,我竟发现你也是闲不下来的主。

原本在高校当老师当得好好的,再加上在做暴利的培训辅导,不过24的年纪,小车小房已不愁吃穿。没想你又跑出来深造。

读书就读书呗,你还是那么喜爱搞副业,人际关系网也撒得颇广。来英国短短两三个月,当过二房东,玩过自驾游,奶粉代购业务也已轻车熟路。我们不经意的走进华人手机贴膜店也能让你逮住机会谈一笔生意,处理掉囤积过多的包装袋。

想想我刚来英国的那两三个月,还在忙着适应这个奇葩的国度。

其实谁会没有适应期呢,只不过你的适应方式就是让自己忙碌起来。当谈及独自一人在外闯荡时,我们都感慨万千。你说你最大的感受是那种孤独感在成倍陡增。

即使生活丰富如你,还是免不了的,要在长长的时间里独自面对自己。那些绵延的独处的时间里还参杂着时差带来的空白。你我都需要再换一种方式生活,活在当下的时区里,强迫自己走出固有的舒适区域,去认识各种陌生人。

国外的生活经历教会我们自助与独立。就像你四处打听代购邮寄回国的渠道,一家家比价去谈合作,每周拖着行李箱去扫货,回家自己拍照po到朋友圈,因为又得一单而开心,因为还要再打包一箱奶粉而精疲力尽。所有,都自己一个人去推进去完成。

你说这要是在国内,你振臂一呼,至少能省一半的气力。好在就短短的三个月,你这只无头苍蝇也碰出了一小片天。

第二次相聚,我回英国参加毕业典礼,你已经度过语言课程开始正式上课。我无理的提出要你到曼城为我送行,因为我满当当的行程已没有南下的余地。你也欣然答应,还反问我:这朋友是得有多重要啊让我百忙之中还跑那么远来送行!

这一次,你陪我扫尽Selfridge,我都还记得那一天下雨、下冰雹、还下了雪,我们风雨无阻的买了大包小包的提回宾馆打包到深夜,聊着不愿睡去。第二天离别时还是没忍住泪洒曼城机场。

后来,我就止不住的想你。

你是一个善良活泼而刚柔并济的人,真是典型的双鱼座。你真实而敏感,直接而率真。

你的柔软会激起人的保护欲,而你又是那么毫不掩饰的要强,难怪有男生说你难以驾驭。他们轻易落入你的温柔乡,转而又遇到倔强的你;他们愿意常伴你身旁默默支持,只愿看到你在自己的世界里欢天喜地。因为你的开心便是真的开心,连旁人都能沾染。

毕竟相识多年,哪怕我们缺席了彼此太多重要的时刻,在这陌生的国度里远远看到那个小时候就熟悉的身影时,还是忍不住感慨命运冥冥中安排的重逢,仿佛两条生命线兜兜转转一大圈又在异国他乡再次重叠。

只希望借这再相识的契机让我们参与到彼此今后的人生里,希望能与谭老师相扶相持,共勉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