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草日当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搬到单位宿舍3个多月了,住处是90年代的公房,老式的二室一厅,小小的客厅,地面砖做的花哨,星星点点的花纹总让我觉的地设拖干净。

    唯一的亮点是自带个约50多平米的小院子。院子的后墙边有一棵不知什么树,直直的树干已超过了房顶的高度,紧挨着种了棵葡萄树,有的枝条攀附在树上,有葡萄树主干比我手腕还要粗,也不知是这屋子的哪一任主人种的。

    后墙的外面像是个半山坡,山坡上的民居高高在上,墙外应是一条排水渠,终日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

    小院子的水泥地中心有三四十来的土地,被沟陇分割平均四小块,墙外的水渗进院子,土块之间的沟陇里有水重未干过。春天最新发芽的是沟边野芹菜,长势喜人,自己不做饭拨了几棵用水养在花瓶中,室内顿时因这一瓶绿而涣发春意。

     书上说清明前后种瓜点豆,我照做了,4块地一块种了黄豆,一块洒了青菜籽,一块洒了生菜种子,靠近卧室窗口这一小块地,我希望能开满鲜花。于是去年下乡收集的各种花籽一起洒在地里,叧网购了薄荷,驱蚊草,矮向日葵,熏衣草,波斯菊,小西红柿分别种下了。我静静地等它们发芽,期待每天清晨打开窗户,映入眼帘的是姹紫嫣红的鲜花。

       3月中旬播种的,3月底出差一周,出门前观察了我的菜地和花园,有不少嫩芽刚破土,极鲜嫩的绿,向日葵的苗是头顶着瓜子壳破土而出,所以我认的。其它十多种花草当时是集中种在窗前的这块地,可我没记具体位置,长出来的嫩苗我不能区分是什么品种,也无妨,心想长大了开花时便能区分了。

       4月初出差归来,来到院子里吓自己一跳:菜地里满是绿,己看不见一点裸露的土地,及膝高的是野芹,独杆的是马兰头,对称长着叶子的是黄豆,还有一尺多高不知名的野草野花,水沟里的菖蒲长到一米多高了。那我种的青菜,生菜哪去了?我试着在草丛里找到小青菜和生菜的痕迹,结果让我怀疑自己是否真播了种子。

     与同事说起院中杂草横生。同事推荐使用除草剂,或是用锄头锄草。说干就干,中午回去立刻上街打听买锄头,于是街头出现一个衣着职业风格的女子,踩着高跟鞋拎着把近1米8的长把锄头施施而行,如同侠客仗剑出游,很是招摇。因为高跟鞋,职业衣裙与锄头的画风不搭,一路引人注目。

       中午阳光正好,我抡起锄头开始干活。小心地锄完长满花草的地,将常识中认识的草锄掉根,将根翻晒在太阳下,一块地整理完,竞体验到好久没有过的汗流夹背的感觉。回屋里找了块大毛巾搭在脖子上防晒,然后继续锄地,低头的一瞬间,我明白了什么叫汗滴禾下土,脸上大颗的汗珠滚落在土地里。右手越来越酸,感觉锄头越来越重。咬着牙将4块地锄完,放下锄头,心想务农真是不易!

      锄草日当午,第一次体验重体力劳动,累并快乐着,期待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能在今年夏天收获一个瓜果满园,花草飘香的小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