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番外篇之忘羡甜向小日常(三十八)

云深不知处又来了些外姓子弟,蓝启仁最近生病,也不常讲课了,大多时候都是蓝忘机前去。

按照惯例,第一堂课是要教他们蓝氏家规,其实以前是没有这个惯例的,是十几年前魏无羡去了之后才有的。

既然有人开了那个头,难免会有人一开始以不知为由犯禁,是而后来门生们去姑苏听学的第一堂课便成了听蓝氏家规。

这日蓝忘机照常起床收拾,看魏无羡四仰八叉睡的正香,还不忘把他给掰正了。

收拾完毕后正要出门,却被魏无羡扯住了衣角:“蓝湛你去哪里?”

蓝忘机回头:“去兰室,昨日新来了一批门生,叔父病了,我前去教导他们蓝氏家规。”

魏无羡一听眼睛亮了:“蓝湛,这个简单,我去教他们吧!”

蓝忘机欲言又止,想提醒提醒他当年的“伟大事迹”,又怕惹魏无羡不快,索性保持沉默。

魏无羡跳下床,边洗脸边说:“蓝湛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你们蓝氏家规我最熟了,当然除了景仪!”

蓝忘机愣了会:“何出此言?”

魏无羡擦擦手:“蓝湛你忘了,我背书背的可快了。当年在岐山怼温晁不是怼的他脸红脖子粗的么?且不说你们家家规我都不知道抄了多少遍了,上回你修订家规时我还在一旁呢,教新来的子弟保证没问题!”

蓝忘机不容置否,魏无羡又说:“不信我背给你听啊,云深不知处不可晚归,不可私自斗殴,不可疾行,不可喝酒,不可饭过三碗,不可……”

蓝忘机看他背的差不多了,才问:“既然如此,当年为何不遵?”

魏无羡卡了卡,狡黠一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当年我要去一板一眼地遵了,哪能钓到二哥哥你这么好的小古板呢!”

蓝忘机脸红了红,又道:“你去教景仪他们吧!”

魏无羡不解:“为何?”

蓝忘机一本正经地说:“为防那些新生也像景仪那般粘着你!”

听了蓝忘机的话,魏无羡望着蓝忘机离去的背影,不禁感叹:“看来我这本事倒也不小,好好一颗上好的白菜被我养成老坛酸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