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中师生(青涩岁月13)

从这学期开始,学校迎接省检的工作步伐明显加快了,民乐团这边也加大了练习的强度,原来一次只练三四十分钟,现在每次都不少于一个小时,老师要求也更加严格了。夏成龙也不再拉手风琴,也很少去画画了。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学会了拉手风琴,学会了吹笛,也学会画简单的山水竹石和水彩画了。最熟练的还是拉二胡,虽然一直练两支曲子----《喜洋洋》《金蛇狂舞》。可能是怕把二胡弄坏了,学校不准学生把二胡带出音乐教室。夏成龙觉得学校这样做不好,不然自己早就熟练了其他曲子。自从夏成龙当上了宣传部长,明显的事情比原来多了,组织各班宣传委员开会,上传下达,布置出各种节日、纪念日黑板报、手抄报,组织各种征文比赛。基本上学校有什么事,就布置给校团委、学生会,校团委、学生会负责向各年级各班级分工、实施、检查。学校只要一个检查结果报上来即可。具体的方案在学校大方向下全部由各部门负责人自己完成。学校的学习及其他活动都抓得相当严格,本来就不轻松,再加上校团委宣传部的事儿,夏成龙觉得就没有闲的时候。他一直想到城北大姑家去一趟,却一直没有去成。周末大部分时间是被团支部书记叫去开会、进行各种活动的评比。团支部李书记是这一届另一个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据说课讲得很好且表情严肃。夏成龙从没缺席过会议或其他活动。有时李书记叫人少的时候,也会喊夏成龙去。所以夏成龙去过一些严禁其他学生去的地方。有一次,夏成龙被李书记叫去了一个布置得非常整齐的展厅,应该是学校为迎接检查的各种活动成果展。有几张大的照片上居然还有自己!夏成龙这才想起来参加活动时总有人在拍照,照片应该是那时候留下的。更让夏成龙惊奇的是,有几本叫《漆园青年》的杂志,自己随手一番,居然有自己写的一首小诗在上面。这是学校组织学生春游登山时写的(后来夏成龙登了好多山,才知道那根本不叫山)。那是夏成龙第一次登山,也是他第一次见过的真山。山上还有一座破庙和巾帼英雄刘金定的饮马泉。在山的最高处有一个大的塔形铁架,班主任骆飞霞介绍说这铁架塔是本地的地标。夏成龙和马坤、何翔他们故意落在了队伍的后面,爬到了铁塔的最高处。当时夏成龙豪气万丈,有一种摸到天的感觉。回来的路上就在想着写一首诗,并且想到了自己觉得很好的几个句子。回到学校大部分人都累趴了,早早地上床睡觉,夏成龙就趴在桌上写那首诗。随后学校为春游收每班三篇作文,夏成龙交了上去,就再也没问这事了。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了,且变成了铅字。夏成龙激动啊,只可惜当时无法用相机拍下来,夏成龙再翻其他的几本,还有一篇曾经获奖的散文也在上面。那次学校发了一个笔记本作为奖品。夏成龙兴奋起来,干活也特别卖力。收拾完展厅回来时,夏成龙把自己意外的惊喜告诉了马琨。

今年学校一下子落成了两座新楼:一座行政楼、一座艺术楼。行政楼是学校领导办公的地方。有一次夏成龙上上下下爬了个遍,布置得非常豪华。艺术楼是开展各种社团活动的地方,老师说各种设备都是当时最好的。两座楼都是政府投资兴建的,为迎检省检、国检做准备。学校举行了数不清的活动:广播操比赛、健美操大赛、各种教学基本功大赛、书法绘画大赛、器乐大赛,还有一年一度的运动会、艺术节更是重视异常。夏成龙觉得每天都有干不完的事儿。自己也参加了一些项目的比赛,甚至担当了学校合唱大赛班级合唱团的指挥。一年过去了夏成龙不再是那个见生人说话就脸红的夏成龙了。成龙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想法的人,而且想法居多都能被老师接受,甚至李书记也非常赏识他。夏成龙觉得这个学校风气真的很好,是个锻炼人的好地方,每个人只要想锻炼自己的才能就有机会。这里所有的老师也很敬业。

进入十月以后,学校的各项工作更加紧锣密鼓了,而且要求更加严格。学校只要开会,大小领导都在强调省检的重要性。夏成龙当时不明白省检有何意义,后来才知道是验收省重点师范示范学校、国家重点师范达标等学校项目,都是为了学校更好地发展。夏成龙觉得没有必要详细了解,只知道学校干的是正事、是好事就行。最近听一些同学报了全国高等自学考试,顺利的话中师毕业时同时可以拿到大专文凭。夏成龙一听到这个消息,决定自己也要报。人家能拿到,自己也一定能拿到;人家拿不到,自己也要拿到。详细一问,早报过名了。要到漆县教育局去报,十月底考试,这次估计不行了。夏成龙决定求证一下,他专门跑了一趟漆县教育局。这是他第二次进教育局。第一次是刚考上中师办手续的淝水县教育局。教育局二楼有一个专门的“自考办”。果真如同学所说,报名、买书都在这里。想考只能来年四月份了。夏成龙详细地了解相关报名时间及其他事项。那人看他那么虔诚,就把相关信息专门写在一张纸上给了他。夏成龙回来之后就开始向同学借他们已考过的书本。报的大都是“汉语言文学”。一共十门课,一科30元报名费,一门课的书也要二三十块钱。报名费加书本费要四五十,夏成龙一个月的伙食费也就这些。当时的中师生政府每月补助生活费三十四块五,到了二年级加了五块,据说是学校努力的结果。四十块五毛男生吃大半个月,女生吃不完。有人戏称有些精明的男生交女朋友不管丑俊,就是为了平均她的生活费。夏成龙听了想笑,考上中师的女生有几个漂亮的,漂亮的也考不上。不管真假,夏成龙鄙视这种人,男生居然还占女人便宜?交女朋友就应该冲着找个志同道合的媳妇儿才是正理,夏成龙觉得上学就应该多学知识、多长本事才对,所以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很认真。

快到月底了,夏成龙没有回家,觉得有些无聊。按照习惯晚上依旧去操场跑步。跑步时总不经意的瞥一下旗台。跑完之后就在那儿坐一会儿,周六直坐到寝室快熄灯了才回去。周日成龙吹了半天笛子,只到头脑晕晕的也没有停止。后来实在没有气力了,就倒在床上睡过去了。等到再醒,已看不到外面的光亮了。又在床上躺了好久,被尿憋急了,就上了一趟卫生间。食堂里估计也关门了,夏成龙也没什么胃口吃饭。寝室的人都不在,逛街的逛街,约会的约会。何翔、庞思玉貌似都有了女朋友。“爬三圈儿”好像也修成了正果,班里一个不太起眼、不怎么说话的女生终于被他从《情书大全》里整合来的九封情真意切、文采飞扬的情书打动了。听管继明说,前段日子说已经和“爬三圈儿”正式约会了。成龙一个人不想呆在宿舍里,马坤和何翔都不在,夏成龙到315去找林策,看他正在和同室的打扑克,也没惊动他,就向操场走去。刚到操场边,就看到一个人抱着肩站在那里------是李芳!九月的天气到了晚上,已经有点凉了。李芳今天穿的很精神,牛仔裤应该是新买的,上身红白相间的夹克薄衫,路灯一照显得很鲜亮。见夏成龙走过来,李芳鼻翼一扇,有点像哭的感觉。他俩慢慢地走在跑道上,都不说话,只是慢慢的走。好久,李芳才轻声说:“你怎么才来……为什么不去找我……”说完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夏成龙知道自己已被这个女孩子拉进心里去了。因为他既没有约定今天晚上见,也没有说过要去找她,甚至没有想过去找她,夏成龙多少年后,心里还印刻着那天晚上李芳真诚的表情和轻柔责怪的话语,那时她毕竟才17岁。夏成龙心想,只要家里不反对,自己很有可能就和这个女孩子过下半辈子了。李芳双手抱着夏成龙的一条胳膊,头也靠在他肩膀上,就这么轻轻地走着,偶尔呢喃着说一句话,夏成龙也回应一句。李芳有一句话声音稍大一些,:“你记住,上次是10月20号……”为此她还停下来,让夏成龙看着她的眼睛。夏成龙心里想笑,还是抱了抱她的头。他们呆到很晚,李芳不用担心学校锁大门,她和李华约好今天晚上去她那里。李华姥姥是本校退休教师。一个大院子,前后五六间房子就老夫妻俩和李华住,李华住门房照顾姥姥姥爷。夏成龙不想时间太久,一个小女孩半夜打扰人家也不好,李芳竟有点恋恋不舍。夏成龙想,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自己并不高大魁梧,穿上鞋子才一米七多一点,更谈不上玉树临风,扔到人堆里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真不知道自己哪一点吸引了李芳。不想了!约就约了,抱就抱了,管它是10月20还是10月21,不伤害这个女孩子就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周一课间操,汪雪菲问夏成龙:“你们昨天什么时候回去的?我们等了李芳好长时间。”“织女”叫李芳,这是第一次见面夏成龙...
    曹玉祥阅读 470评论 0 0
  • 又一周过去了,夏成龙心无旁骛地练习合奏,没有再去想别的事。周五晚自习放学下楼时,夏成龙被汪雪菲叫住,说李芳在操场上...
    曹玉祥阅读 522评论 0 0
  • 最近发生了两件事情,让我发现其实有时候换一种说法,好像很好用 带宝宝去上乐高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期不上幼儿园,他...
    尚琳阅读 80评论 0 0
  • “樊小妹,好了吗” “来了”此时的樊胜美穿的衣服是一件绿色宽松礼裙,这次会议毕竟关系到自己的人生大事,那么虚荣的人...
    LYD佳阅读 96评论 0 0
  • 本不想写这个话题,但是想着这一年所经历的似乎多了一点,不留点什么,总觉得对不起那些经历的时光。 从...
    陈佳熠阅读 149评论 0 1
  • 谈到如何社交,这一块是我要加强的,人与人之间交流的能力也是所有能力中最重要的。 文中提到的三点,我认为是实用干货,...
    毅学姐阅读 107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