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恰好路过我窗,送我情意珍藏

我总是问身边的人:小女子何德何能,能得诸位尽心照料?从来没人给我答复,似乎他们只知道要满心待我好,却也不知道为何。索性,我也不去追问,权当自己是那个白捡便宜的幸运儿。

节日里,总有那么几个姑娘不忘发来问候;生病时,偶尔在朋友圈矫情一下,远方的好友总要发来几条私信嘘寒问暖;一年难得几次 的返乡,大多是深夜里到站的晚班车,也少不了几盏灯火守候;每每被问及现状,尽管口口声声应答着“我很好”,却总有那么几个玲珑剔透的机灵鬼知晓我的口是心非,接下来便是一段时间的“接收礼物”时间,物质如我,唯有那些及时的礼物能慰我心。这不,刚刚收到老友寄来的家乡特产,又是一番别出心裁。

春节在家的时候,闲来无事翻出许多压箱底的宝贝:某人定期写来的书信、某人亲手制作的书签、某人题字相赠的食谱、某人游一城便写一封的明信片······无一不是深得我心,无一不使我回首每一处擦肩驻足的过往。

想起朋友来外地看我的时候,我可当真是不见外,妥妥的客随主便,凡事皆我做了主,吃我爱吃的,玩我爱玩的,唯独荷包用朋友的。出去旅游的时候,因为总是丢钱包,索性不带现金,若是去了繁华都市倒还好,支付宝、微信随手就来,若是去了偏远些的地段,同行的朋友便义不容辞的充当了“出纳”一职。工作忙起来的时候,朋友搭讪或问候的信息甚至不会一一回复,只是草草一句“在忙,勿扰,谢绝闲聊”便作打发,殊不知那时候,或许是朋友最需要我的时候。心血来潮突然想出行的时候,不管是深夜还是凌晨,冷不丁就朝朋友一句“接驾”甩过去,却不曾考虑对方是否需要私人空间。朋友搬新家的时候,我又是一道“懿旨”颁下——“给我留个衣柜”“以后下班回家,晚餐你包了”。成为了我的好朋友,估计都算不上走运;娶了我的好朋友,大概都会很幸运,因为都被我“调教”出了好脾气。

我曾在感情里恣意享受着友人的无私付出,却从未主动去奉献什么。为此,母亲总是担忧我——长此以往的只知攫取,终要惯出我一身臭脾气,恐难有人宠我忍我半辈子;我这前半生都有好心人替我操心,往后独自一人在外,终要因学着自立自强而吃不少苦头;身边如此疼我护我的好女子不在少数,终要错过世间本就稀有的好男子······母亲的诸多担忧,源于我现有的幸福,也源于我的不知惜,而年少的我,一无所知。

母亲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曾经有个男孩子对我可谓是“一日三请安”,我嫌他烦得很,责怪他不如身边闺蜜,只会嘴上说说却不见半分行动,一个曾想靠近又怯怯不敢靠近的男子,终是被我逼得逃离。找来闺蜜分析,劝我好生示好。或许是动了情,终于肯卸下面子去示弱。好不了几日,又因鸡毛蒜皮的小事闹了别扭,他怪我不可理喻,我怪他不会哄我却非要跟一个正在气头上的女孩子讲道理,一个无理取闹,一个不肯退让,终是到了分道扬镳的地步。再到后来,即便低声下气的试探他,想要约着一起跨年,也终是被对方一番“不解风情”给糊弄过去,或许人家只是不想拒绝得太明显,便找了个不易发觉的表象做了婉拒的借口吧?“你呀,就是太强势!”为此,闺蜜硬是给我上了一堂教育课。“还不都是你们惯的?”我仍不依不饶,可是心里明白得很,终究是我一贯的任性所致,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走不出那段感伤。好在,时过境迁,如今皆已放下,不然也不会写下这段文字;好在,为时不晚,在来日里,还来得及去学会珍惜身边每一个好心人,珍惜每一段缘分。

微博热搜话题里,台湾公布同性恋婚姻合法。可惜了,我不是同性恋者,不然非要嫁与身边几多好闺蜜不可;所幸,我没有同性恋倾向,否则岂不是要纠结于到底嫁给哪个女子好,或者几个闺蜜要为我争得头破血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