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风里的女人

“我要喝水。”

透过麦克风,大家都喊她小甜甜。你想象一下沾了蜂蜜的蛋糕,小甜甜就有着这样的声音,没有任何修饰,颇有巧夺天工之意。

每每此时,YY里就一片热闹,有调侃的,有试着模仿的,有感叹的,也有不言语的。想着那究竟是从哪里捡来的小媳妇,占尽了女人的柔美,真是幸运。

她是烈火的女人。

“衣服洗好啦。”

“你们先玩,我去晾下衣服。”

烈火一起身离开麦克风,大家就开始了自己的八卦,“他才不是去晾衣服呢,哈哈”、“你们猜他多久回来”、“小甜甜是不是未成年呀”,就像是饭后的街坊,吃饱了后凑到一起,聊起了对面胡同里的小夫妻,完全停不下来。

大多数时候,小甜甜一喊烈火就应,也有时候因为打架正忙,就听他YY里提高了几分声音往那头喊“你等会我把这打完啊。”小甜甜也不生气,接着在一旁自顾自的嘟囔,像个小孩子。

红楼梦里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

即便是同为女人的我,隔着电脑,只要听到小甜甜的声音,亦是感到柔软的让人心里一动,像是春天里满眼桃花,风一吹,飘飘洒洒的舞在空中,阳光洒过来,映出星星点点。

不施粉黛轻娥眉,淡妆素裹总相宜。

或许,女人本该如此。

并不诟病于新时代女性的独立自强女权或不婚,毕竟在这个时代的思潮里,男女生而平等,受过高等教育又不被家庭束缚。除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女人最传统的要求之外,什么宽容,独立,自主,高情商,女王范云云一个也不能少。

也并不觉得媒体里现在红的发紫的漂亮男性们,画着眼影,涂着粉底,五官精致到叹为观止,他们唱着《一加一等于小可爱》的时候羞涩中带着一点柔美,有什么不妥。

毕竟,小妹妹们都为他们改了专业。

可我还是看吴京的战狼时更佩服造物主的别具匠心,看红楼里的林妹妹时仿佛被迁入到她的情绪中,也沾湿了衣襟,不禁心疼起来。

谁说,物极而反。

许久,我们依旧能隔着麦克风见到小甜甜,依旧是一些琐事,烈火在玛法大陆挥斥方遒,小甜甜在一旁刷着抖音,日子静谧而又美好。

“忙着帮你们指挥打沙,都没来得及陪我媳妇跨年,你们看啊。”

烈火发来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小甜甜光着脚,用手机搜了个“年”字,往地板上一摆,自个儿从“年”字上一步一步跨来跨去。

2018喽,又是新的一年。

更多文章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传奇如梦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