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时空|哈利波特之被石化的校长

 霍格沃茨是一座位于英格兰的魔法学校,无论是拥有魔法师血统的人还是丝毫不懂魔法被称为麻瓜的人都可以就读于这所有趣并知名的学校。

 哈利波特在学校里已经生活了五年,还有两年就会从这里毕业,可是他还不想离开。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在海格看守的森林里用魔法搭建了一间屋子,里面只有简单的三张床。

 他、赫敏、罗恩。

 “你想让我和你们睡在一间屋子里,并且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赫敏觉得他们两个一定是疯了。

 “三张床好吗?”罗恩翻了个白眼,“你一定是想太多了。”

 “你可以把隐身斗篷披在身上,那样我们就看不见你了。”哈利想着说,“或者留一个头出来,像盖被子一样。”

 “那多可怕,我会睡不着的。”罗恩假装出惊吓的样子,附和道。

 赫敏刚想反驳,克里斯学长就匆忙的走了过来,看样子他是想去宿舍,看到哈利他们三个人在走廊的时候,表情严肃的说:“马上回到自己的宿舍收拾东西,”说着他就往前走,然后回头说,“麦格教授刚下了禁校令,今天晚上所有学生必须全部离开霍格沃茨。”

 克里斯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这学期的课程还没结束,怎么就让我们回去?”罗恩一头雾水。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克里斯神情慌慌张张的肯定是学校出了什么事。”哈利说着就准备去找校长邓布利多,“我们去问问发生了什么。”

 “你这样会惹麻烦的。”赫敏提醒道。

 “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回宿舍收拾东西比较好。”罗恩也不赞成去找校长。

 “可是如果霍格沃茨真的出了大事,我们就这样一走了之吗?我们要留下来帮忙才是对的。”哈利试图说动赫敏,他知道罗恩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原则和立场。

 “嗯……”赫敏犹豫着,“也许是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再决定离不离开学校。”

 “麦格教授都下了禁校令……”罗恩话还没说完,哈利和赫敏就跑向邓布利多的办公室,罗恩在原地纠结着最后还是追了过去。

 他们在去的路上听到有脚步声然后急忙躲进一旁的房间里。

 “像做贼一样,可是我们偏偏什么都没做。”罗恩不满的说。

 哈利转过身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看见地上破碎的镜片,“那是什么?”

 他们的注意力被那一地的玻璃碎片吸引。然后哈利才忽然注意到这是邓布利多放厄里斯魔镜的地方,“这是厄里斯魔镜!”哈利说着,“是谁打碎这魔镜的?”

 罗恩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厄里斯魔镜?是那个能存放记忆的镜子吗?”赫敏在书籍里看到过这种魔镜,当人站在镜子前的时候,镜子会记录下所有印在镜子里的人和物,通过摄魂取念咒就能知道曾经发生什么。

 “禁校令会和这魔镜被打碎有关吗?”哈利若有所思的说。

 突然门外传来了狗叫,他们一猜就知道那是看管人费尔奇的狗,这走廊的猫狗都是他饲养的。然后他们就赶忙离开那里,不一会儿费尔奇果然推开门走了进来,只是那破碎的镜片在费尔奇推开门的时候瞬间消失不见了。

 哈利他们透过窗户看到海格正好往教学楼走去。

 “去找海格,他一定收到消息所以才会在这么晚赶来学校。”赫敏反应很快。

 他们在大厅的门口碰到了。

 “海格,学校是不是出事了?”哈利问道。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禁校令不是已经发布了吗?”海格有些意外。

 “我们就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伏地魔回来了!”赫敏小心的猜测,她一说出来就有点后悔。

 “不是伏地魔,是……”海格欲言又止,“是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三人都十分惊讶。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麦格教授派学生给我传信的时候就只有说邓布利多出事了,要召集所有学校老师进行秘密商谈。”海格说着就要走,“不和你们说了,你们赶紧回宿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离开学校的火车已经准备好了,快走吧。”

 海格离开的时候,赫敏知道哈利是不会乖乖听话回宿舍收拾东西然后坐上火车离开霍格沃茨。

 当然,她也不会。至于罗恩,“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和我们去偷听他们的秘密商谈,要么你回宿舍收拾东西离开。”哈利看着罗恩逼迫道。

 “我还有选择吗?如果你们因为这件事被学校开除,我还能一个人留在霍格沃茨?”罗恩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

 哈利拍着罗恩的肩膀,然后三人又跑进教学楼。他们借着隐身斗篷让别人看不见他们,然后跟在海格后面进入一个密室里。

 巨大的猫头鹰雕塑前,海格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然后说:“邓布利多的密室。”只见那猫头鹰旋转着向上升去它的底座下面出现一条通道,于是海格走了进去,哈利他们走下去的时候,那猫头鹰看了他们一眼像是看见他们一样。

 他们三个心虚的跟在海格后面。

 狭小的通道里,海格低着头身体几乎塞满了整个路口,他艰难的往前走,他不是第一次来这儿,可是每次来邓布利多密室的时候他都像是感觉自己被塞进了袋子里像食物一样。

 终于走了几分钟,他们进入了一个大厅。

 海格长呼了一口气,哈利定睛看了看,麦格教授、费立维教授、格拉普兰教授、特里劳妮教授、维克多教授,哈利在看到麦格教授的时候她正好也用她那双沧桑的眼睛看着海格以及海格的身后,然后哈利额头上的闪电疤痕突然开始刺痛起来,哈利忍着痛没让自己叫出声来。

 赫敏也有点心慌的四处看了看确定他们还在隐身斗篷之内。

 “校长到底怎么了?”海格问道。

 “邓布利多被石化了。”麦格教授严肃的说,“今天下午在教学三楼的尽头房间里发现的,我们几位教授推断出应该是黑魔法的不可饶恕咒,锁魂石化。”

 “这种石化咒区别于其他普通咒语,它的石化特性是连同石化的身体和灵魂,一般的石化是能够用摄魂取念与其沟通,可是这一次,校长的灵魂也被石化了。”斯普劳特教授为难的说道。

 “究竟是谁能够在霍格沃茨对邓布利多使用这种咒语。”海格有点不敢相信,在学校里甚至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是邓布利多的对手。

 “除了邓布利多以前的一位学生,也就是现在的伏地魔。”麦格教授的说,“我觉得他回来了。”

 “所以必须马上让学生们离开,如果伏地魔想要进攻霍格沃茨,学生们在这是不安全的。”维克多教授附和道。

 “我们所担心的是,如果学生们在这个时候离开学校外界一定会大做文章,魔法部的人将有可能借此机会再次入扎进学校内部,如今邓布利多没办法出面,校长的位置有可能保不住,我们要为了学校的长远来想办法。”费立维教授忧心忡忡的说。

 “一个能让学生们离开学校却不引起轰动的话……”海格若有所思的说,“或许,我有一个办法。”

 哈利他们三个从密室出来的时候,马上往宿舍赶去。

 “学校出了这么大事,邓布利多被石化了,我们怎么可以离开学校。”哈利急匆匆的说,“现在回到各自房间收拾东西,然后集合去森林禁区躲躲,等到海格带着学生去印尼西亚观察神奇物种的时候我们再出来。”

 其实海格在密室里说的办法就是他带领学生去印尼西亚观察飞火龙和神奇物种,以学习的幌子离开霍格沃茨,这样魔法部的人也不会意识到学校里发生了什么。

 克里斯依旧在宿舍通道里指挥着学生们有序的离开去学校的火车站台。

 哈利他们三个在宿舍匆忙的收拾了一些东西之后就下楼了,然后碰面一起溜进了森林禁区。

 学校里的灯火通明,从教学楼出来,哈利他们仿佛就没入了一大片黑暗阴影之中,他们心里清楚一旦坐上了那趟去往远方的火车,学校里发生的一切就都成了秘密。

 借着魔杖发出的微弱光芒,他们推开了那间森林深处的屋子。

 “看吧,这屋子起到作用了,如果没有它,我们今天晚上连睡的地方都没有。”罗恩洋洋自得,却不在乎他们的处境有多糟糕。

 “我要用隐身斗篷。”赫敏无奈的说,哈利把斗篷给她,呵呵的笑了起来。

 三个人说说笑笑一会就没再说话,好好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等他们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穿过浓密的树林落在屋子里,赫敏最先醒的,她把隐身斗篷收起来的时候哈利和罗恩也醒了,赫敏顺势把斗篷还给哈利。

 “今天要怎么做?”罗恩睡眼朦胧的问。

 “先去厄里斯魔镜破碎的房间看看,按照麦格教授所说,邓布利多教授就是在那个房间里发现被石化了。”哈利想了想说。

 “而且那个魔镜一定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才被打碎的。”赫敏很认真的说,“有可能打碎魔镜的人就是对邓布利多施咒的人。”

 “你的意思是魔镜记录下了施咒人的样貌,所以才把魔镜打碎。”

 “很有可能。”

 哈利他们起床之后随便吃了点零食喝了点水,就走出屋子准备去学校。

 可是当他们打开门的时候,突然一团火球就喷射了过来,吓得哈利立马就把门关上了。

 “什么情况?”罗恩惊恐的说。

 “不知道。”哈利说着,就和赫敏伏低着身子走到窗口边看外面的情况。

 那是一条威尔士绿龙,它的身子虽然庞大但是在森林里如果不仔细辨认根本找不出来,仿佛和树木合二为一了。

 罗恩偷偷摸摸的挪到哈利的身后探着脑袋看向外面,“喔哦,威尔士绿龙!”

 “你认识?”赫敏觉得不可思议。

 “我表哥曾经在印尼西亚猎养过这种绿龙,它们是唯一一种怕人类的龙类。”罗恩解释道,“它们的体型可以随意变幻大小。”

 “这么厉害为什么会怕人类?”哈利有些不明白。

 “这都是我表哥告诉我的,我也不清楚,”罗恩顿了顿,“不过传说威尔士绿龙的火焰可以炼金。”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屋外的威尔士绿龙似乎有了动静,当他们在看的时候,那绿龙已经变成猫头鹰一般的大小。

 “真的能够变幻大小。”哈利惊奇的看着绿龙飞走说道。

 “可是霍格沃茨为什么会有威尔士绿龙?”

 哈利忽然想起海格以前在森林深处养过庞大的蜘蛛,“不会是海格养的吧。”

 “这是种很稀有的龙类,而且如果海格在森林里饲养了它我们早就应该发现了。”罗恩说着,就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什么怪物呢。”

 此时学校里几乎没有逗留的学生,整个原本热闹的教学楼瞬间就安静的像是被删掉了声音一样,只是倒霉的哈利他们在刚走进大厅的时候就遇到了看管人费尔奇。

 他们刚想就跑,猛然转身哈利就撞到一个人身上。

 “哈利波特,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冒冒失失。”斯内普用他那黑色的瞳孔目怒凶狠的俯视着撞在他身上的哈利。

 哈利尴尬的往后退了几步。

 “费尔奇,今天学校里的学生都去哪儿了?”斯内普看着看管人问道。

 费尔奇还没来的及开口,麦格教授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当她看到哈利他们三个还在学校的时候颇为吃惊,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而对斯内普说:“斯内普教授,学生们都随海格去印尼西亚研究神奇动物,不过话说回来你不是去魔法部参与政治议论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邓布利多在哪儿?”斯内普似乎知道什么。

 “你什么意思?”麦格狐疑的问。

 一声异常清晰的咳嗽声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一位有着一双灰色眼睛身体异常显瘦的年轻人穿着黑色的大衣伫立在大门口。

 “你是谁?”麦格教授往前走了几步问道。

 “传说中的霍格沃茨为什么一个学生都没有。”那人表情夸张,然后注意到哈利他们轻笑着说,“不,这有还有三个,怎么?学校就三个学生吗?”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身后的时候没有一点感觉。”斯内普疑心很重。

 “我叫夏洛克·福尔摩斯。”夏洛克很绅士的走上前把一本聘书递给麦格教授,“阿不思千里迢迢找到我,并让人送来聘书让我担任草药学的老师。”

 “夏洛克?”斯内普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尼可·勒梅的远方表弟。”

 “那个和邓布利多在炼金术上的合作伙伴尼可博士的表弟?”哈利小声嘀咕。

 “没错。”夏洛克似乎听到了哈利说的话,“勒梅用魔法石维持六百年的生命,我也恰好也服用了魔法石。我和阿不思就旧相识很早就认识,我已经一百四十多岁了,可我依旧看上去很年轻,魔法石能够让我延年益寿,可是如果容貌老去太快的话只是把余生无限放大而已,所以我有个让容颜保持百年不变的草药秘方。”

 “所以在草药学方面你很厉害校长就聘请你过来传授给我们!”赫敏说着,可是那个保持容颜百年不变的秘方才是她感兴趣的地方。

 “没错,可以这么说。”夏洛克理所当然。

 “校长现在可能没法见你了。”哈利遮遮掩掩的说,他觉得既然夏洛克懂得草药学或许对邓布利多的石化有办法,“校长他,被石化了。”

 “什么?”吃惊的不是夏洛克而是斯内普,“学校究竟发生了什么。”

 “去房间里说吧。”麦格教授觉得满不住,虽然她对于夏洛克并不了解也不想让学校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可是手上的聘书有邓布利多的印章,她转身看了眼哈利他们然后严厉的说,“你们三个也一起过来。”

 邓布利多的房间里,无数张活动的照片挂在墙壁上,几只猫从一只相框里跑进另一只相框,书柜旁的凤凰此刻正忧郁的趴在横杆上,没有生气。

 邓布利多躺在里屋的床榻上。

 夏洛克和斯内普走过去,斯内普能感觉到一股极其邪恶的魔法正在邓布利多的身体里,束缚住他的灵魂。

 “锁魂石化?”夏洛克饶有兴趣的说,“这可是不可饶恕咒之一啊。”

 “究竟是谁做的?”斯内普怀疑道,“能够让校长被施下这种咒语?”

 “目前的推测是伏地魔。”麦格教授说,然后转身看着哈利,“明明已经下达了禁校令为什么你们还逗留在学校!”

 “邓布利多被石化,伏地魔有可能回来了,我们怎么可以在学校危难的时候置之不理。”哈利说着。

 “你叫什么名字。”夏洛克问道。

 “哈利波特。”

 “那个被诅咒的孩子!”夏洛克说着,伸手去碰哈利的额头上的疤痕,“果然,唯一一个从阿瓦达索命咒中活下来的人。”

 “一个不幸的人,要用别人的爱续写自己的生命,太荒唐。”斯内普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哈利。

 “或许,我可以帮你们找到那个让阿不思石化的人。”夏洛克若有所思的说。

 “要怎么做?”哈利问道。

 “案发地点的线索总是最多的,可以去看看阿不思被石化的地方吗?”夏洛克说。

 随后几人就一起来到三楼走廊的房间,这房间里几乎没什么东西,一张古朴的桌椅和几排书架。

 “这里原本有被打碎的魔镜?”哈利看着原本堆满玻璃碎片的地方,“不见了?”

 “魔镜?”

 “这里原先有一面厄里斯魔镜,但是昨天我们无意间闯进来的时候,发现镜子被打碎了,现在连碎片都没有了。”哈利解释道。

 “我昨天来过这里,并没有看到什么被打碎的魔镜。”费尔奇这时候插话进来。

 “我们三个都看见了。”赫敏也说道,“确实有。”

 夏洛克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从怀里掏出魔杖,然后他轻轻挥动魔杖,一本书从书架上飞了出来悬空打开,书页哗啦啦的翻动,然后停在中间页面,那是一根魔杖的插图。

 “原形立现。”夏洛克挥动魔杖念着咒语。

 那根魔杖就挣扎着从书页里浮现出来,只是夏洛克一碰这魔杖的时候,它忽然就断掉了,书本自动退回到书架上。

 “这是我的魔杖!”斯内普皱着眉头说。

 “哦?很显然这根断掉的魔杖是有人故意藏进书籍中不让人发现,只是封印这魔杖的魔力即便若隐若现可依旧能够感觉得到。”夏洛克看着斯内普,“可以请你解释下一这魔杖为什么会被封印进书籍。”

 “我在几天前离开霍格沃茨去往魔法部开会的时候就和邓布利多互换了魔杖。”斯内普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根魔杖,初代校长用凤凰羽毛做的魔杖。

 “你们为什么会交换魔杖斯内普教授?”麦格教授质疑道。

 “确定要现在说吗?”斯内普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从麦格教授的神情里他能看出是肯定的,然后他镇定的说,“在不久的将来会由我代替邓布利多出任霍格沃茨校长一职。”

 “怎么会……”哈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邓布利多把历代校长使用的强力魔杖交付于我,就是为了让我尽快与魔杖产生共鸣,霍格沃茨校长的任命方式与其他学校不同,不需要经过魔法部的认可,只需要得到这根特别魔杖的选择就可以。”斯内普解释道。

 “你不是在魔法部开会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麦格教授问道。

 “邓布利多的守护灵找到了我,并指引我回来。”斯内普说着,“也许邓布利多早就知道危险的到来。”

 夏洛克在原地思索着,如果魔镜原本被打碎了,并且哈利看见了碎片,那么碎片又是去了哪里?还有是谁弄断了斯内普的魔杖,线索太少夏洛克有些没有头绪。

 由于夏洛克是邓布利多聘请过来的老师,按理来说是应该在学生餐厅举办欢迎会,让他被学生们所认识,可是现状却不允许他们弄一个盛大的聚餐,所以就在侧厅简单的准备了一份午宴以示接风。

 出席午宴的人除了海格以外之前在邓布利多密室里的五位教授都在场,加上从魔法部回来的斯内普和被聘请的夏洛克,还有偷偷留下的哈利他们三个。

 虽然邓布利多被石化了,但是霍格沃茨的礼仪和习俗还是不能被破坏。

 麦格教授吃了口桌前的生鱼片,斯内普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吃他盘中的食物。

 “阿不思还真是喜欢享受,找了个厨艺这么好的厨师,忽然怀疑我以前吃的都是什么。”夏洛克笑着说。

 “确实,这生鱼片味道很棒,你可以尝尝。”麦格教授附和道。

 斯内普这个时候停下了手中的刀叉,他正襟危坐的刚想要开口说话,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就跌入了众人的视线里。

 “纳威!”哈利惊讶的看着纳威晕倒在地上,然后跑了过去。

 “他昨天晚上也没有离开?”罗恩很吃惊。

 而赫敏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我记得昨天上午纳威在神奇植物学课上好像被毛毛睡鼠咬到过,然后老师让他在旁边的一间屋子里休息,不会睡到现在吧?”

 “如果被睡鼠咬到应该只会昏睡一两个小时,不会睡上一天的。”夏洛克觉得有些蹊跷。

 斯内普走上前,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然后挥动魔杖,“快快苏醒!”随着咒语的施展纳威才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有人对纳威施了沉睡咒。”哈利说着,纳威正好把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然后说出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大为吃惊。

 “哈利,你为什么要用咒语让我睡着。”纳威虽然目光呆滞,但是说的话却异常清晰。

 “什么?纳威你一定是弄错了,你的沉睡咒不是我施下的。”哈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昨天下午我从神奇植物课的房间出来迷迷糊糊就到了三楼的走廊尽头,我听见有人争吵,然后过去看看,就看见你和校长在屋里,校长的表情很生气的样子,”纳威顿了顿,像是努力回想,“后来你看到我了,就挥动魔杖,我就又晕了过去。”

 “我下午根本不在教学楼。”哈利解释道,“我一直和赫敏他们在一起。”

 “不,”赫敏若有所思的说,“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一直在一起,三点到五点的时候罗恩陪我在图书馆翻看书籍,你那个时候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

 罗恩细思极恐般的往后退了几步,“没错,三点到五点的时候只有我和赫敏在一起。”

 “该死,我可以解释的,”哈利看着斯内普手中蓄势待发的魔杖着急忙慌的说,“下午我没和他们在一起是因为我在森林禁区的深处用魔法搭建了一间屋子。”

 “我们昨天晚上就是睡在那间屋子里。”罗恩迷迷糊糊的说,觉得哈利说的也不无道理。

 “如果你们两个都没有说谎,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夏洛克顿了顿说,“有人易容成哈利的模样接近阿不思,被发现后使用了锁魂石化咒。”

 “一定是这样的。”哈利觉得一定是有人变成他的模样出入霍格沃茨。

 “这也就能解释魔镜为什么会被打碎。当然,如果按照推测的话,邓布利多和假哈利进入屋子的时候,邓布利多从魔镜中看见了假哈利的真实身份,因为厄里斯魔镜能够识破所有伪装,然后假哈利就只能发难使用锁魂石化咒,并打碎目睹了发生的一切过程的魔镜。”夏洛克用他敏捷的大脑推断出发生的事情,“而纳威只是碰巧撞见这一幕而已,没被施下锁魂石化咒算是幸运的了。”

 “那破碎的镜子为什么会消失不见?”哈利问道。

 “传说厄里斯魔镜是由凤凰的眼睛炼化出来的,魔镜消失的唯一解释就是凤凰面临死亡。”夏洛克说着眼神最后落在哈利的身上,像是给予肯定。

 “邓布利多的房间里有一只凤凰。”哈利提醒道,“你的意思是那只凤凰会死?”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夏洛克说着,一行人就从餐厅走向邓布利多的房间。

 邓布利多的房间里,那只凤凰果真奄奄一息,只是突然那只凤凰猛然飞了起来,它的眼睛里光芒大放,一阵火光从它尾巴处燃烧起来,直至凤凰的身体全部被火焰吞没,最后只剩下一滩灰烬。

 “它死了。”罗恩害怕的站在哈利身后。

 “凤凰是死不了的。”哈利说。

 夏洛克饶有兴趣的看着哈利。

 “邓布利多曾经说过凤凰能够浴火重生,死于火焰生于火焰。”哈利说着,那一滩灰烬里忽然有了动静,然后一只雏鸡一般光秃秃的凤凰探出脑袋用它那异常闪亮的眼睛四处乱看。

 “既然凤凰重生了,有一种办法可以知道阿不思是怎么被石化的。”夏洛克微笑着看着众人,因为和邓布利多同属于一个时代魔法为人自然都能够超凡脱俗,更何况他还服用了魔法石。仿佛和邓布利多一样有一种令人理所当然的信服感,“我可以用凤凰的眼睛再炼化一面魔镜出来,既然厄里斯魔镜碎掉之后凤凰随之死亡说明这只凤凰的眼睛就是当初炼化魔镜的眼睛,魔镜一旦被炼化出来,用摄魂取念解读过去发生的事情,一切真相就都能明白。”夏洛克说着耸了耸肩表示很简单。

 “那炼化魔镜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斯内普问道。

 “炼化的配方是个秘密,可不能让你们知道。”夏洛克笑着说,“只要告诉我草药学办公室在哪儿就行。”

 夏洛克走到刚刚出生的凤凰跟前,拿出魔杖,念出咒语,“还原取物。”只见一道光芒刺进凤凰的眼睛,而凤凰却丝毫没有畏惧依旧把头高高的抬起,光芒退去之后,夏洛克的掌心上悬浮着一颗眼珠,神奇的是,被取走眼睛的凤凰瞬间又长出了一只眼睛,“真是强大的恢复能力。”夏洛克赞叹着说。

 夏洛克带着眼镜跟随麦格教授去了草药学办公室,这里将是夏洛克接下来所要生活的地方,他喜欢清静悠然自得的环境,邓布利多清楚这点,办公室里到处都是被种植的魔法植物。

 “右边的房间有炼制药水的容器和一些必需品,你可以在哪里炼化魔镜。”麦格教授说着,就准备离开。

 夏洛克走进房间,把凤凰的眼睛放进烧杯容器里,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麦格教授停下脚步,“那就是魔镜的炼化配方?”她看着桌上的纸张问道。

 “对,除了我以外估计就只有邓布利多知道这配方中的秘密。”夏洛克看着麦格教授,“你还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麦格教授微笑着说,“欢迎来到霍格沃茨。”然后就离开房间。

 学生宿舍门口,斯内普看着哈利他们几个,当然现在多了一个纳威。

 “学校发生大事,你们这些没用的学生留在这儿就是阻碍我们知道吗?”斯内普毫不客气的说。

 “我们只是想帮忙。”哈利反驳道。

 “别太高估你自己,被称为唯一一个从阿瓦达索命咒中活下来的人,只是因为有人替你去死,知道吗?”斯内普说着有些激动,“别在这碍手碍脚不知死活。”

 麦格教授从草药学办公室离开之后就去找其他教授,路上碰到从宿舍回来的斯内普,两人互相打了招呼就在岔路口分开。

 后来,当费尔奇发现维克多教授和费立维教授在图书馆内被石化的时候,夏洛克那边也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我准备把图书馆的门关上的时候就看见两位教授一动不动的站在里面,我走进一看才发现他们和校长的情况一摸一样。”费尔奇说着他所看到的。

 夏洛克和斯内普随之赶到,麦格教授和哈利他们在半路遇到然后一起赶了过去。

 “有发现什么异常吗?”斯内普问道。

 “没有。”

 夏洛克照旧,把魔力探知扩大出去,这里不像之前邓布利多被石化的房间书籍很少,这里有成堆的书本,但是还是被夏洛克找到了两本书,理所当然两位教授的魔杖同样被封印在书本里,并且也都被折断。

 “有趣的事出现了,本来第一根魔杖被折断我还没想那么多,现在出现三根,我似乎想到一个不得了的东西。”夏洛克轻微皱着眉头,“一种失传多年的阵法。”

 “斯莫达尼阵法!”斯内普恍然大悟,“凌驾于不可饶恕咒之上的可怕阵法。”

 “你居然知道这阵法,不错,”夏洛克似乎对斯内普另眼相看,“斯莫达尼阵法是一种借助七位活体魔法产生相互制约相互共鸣,来强行并也能瞬间将一个人的魔法力量提升几何倍数的增长。”

 “有人想把我们七位老师变成活体魔法增进自身力量。”斯内普似乎说到了重点。

 “利用锁魂石化禁锢肉体和灵魂,魔杖是魔法师力量的汇聚点,把魔杖折断释放力量再用咒语封印进书本里极力隐藏魔杖释放的魔力,避免被人发现。”夏洛克说着。眼睛在四下看了看。

 “而且刚刚发生了一件事,在我的办公室里让我似乎有点猜到想要施展斯莫达尼阵法的人是谁。”夏洛克语气轻佻,“你说是吗,麦格教授。”

 大家被夏洛克的话震惊到了,麦格教授怎么会对学校的老师施下锁魂石化。

 “如果是麦格教授,她根本不需要伪装成我的模样接近邓布利多。”哈利不解的问。

 “她根本不是麦格教授。”斯内普说着往后退了一步,从怀里掏出邓布利多给他的那根魔杖指着麦格教授。

 哈利他们被这举动吓到了,连忙往后退。

 “哦?你怎么猜到的?”夏洛克看着斯内普问道。

 “真正的麦格教授从来不吃生鱼片。”斯内普严肃的说,“而这个人却觉得生鱼片很美味。”他眼神凌厉的看着麦格教授。

 “我倒是也有一个证据,”夏洛克说,“麦格教授你从我办公室的桌上拿走了一张纸是吧,可惜的是你以为那张纸是炼化魔镜的配方,实际上那只是我试探你的方法,其实你现在拿到的那张纸上写的只是能够保持容颜百年不变的配方而已。”

 麦格教授轻笑着,“不愧是邓布利多亲自聘请的老师,心思果然缜密。”说着麦格教授就从怀里拿出那张她再夏洛克那里偷走到纸张,“没想到被你摆了一道。”

 “你究竟是谁?”斯内普问道。

 突然,麦格教授掏出怀中的魔杖指着斯内普手中的魔杖,“除你武器!”瞬间一道闪电击中斯内普手中的魔杖,魔杖被弹飞到半空中,“锁魂石化。”紧接着麦格教授又用不可饶恕咒让斯内普也石化了。

 几乎是同时间发生,夏洛克使用移形幻影快速的接过被击飞的魔杖。然后他握着魔杖指着麦格教授。

 “只有被选中成为校长的人才能使用的魔杖,我都使用不了,你一个刚刚进入学校的人是不可能能够使用的。”麦格教授咆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夏洛克说着,他挥动着魔杖,“快快现形。”一倒万分刺眼的闪电从魔杖中射出击中麦格教授。

 在麦格教授不甘而脑怒的面孔变得狰狞的时候,夏洛克持续发力,电光火石之间,麦格教授的容貌发生了变化,从头到脚。

 “那是?”哈利惊恐的看着麦格教授幻化之后的模样,他额头上的疤痕忽然又刺痛了起来,“伏地魔!”

  伏地魔在现出原形之后,挥动魔杖击退夏洛克的攻击。

 伏地魔那可怕的脸孔是这个学校的噩梦,赫敏他们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

 “夏洛克·福尔摩斯,为什么你偏偏这个时候来到学校阻碍我施展斯莫达尼阵法,是邓布利多,又是邓布利多。”伏地魔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狂躁的说,“这本身是一个完美的布局,我潜伏进学校利用哈利去禁区森林的时间伪装成他的模样见了邓布利多,可是邓布利多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我原本的模样,于我说教起来,他肯定是老糊涂了,我也就顺势使用锁魂石化咒,折断魔杖,打碎魔镜。”

 “后来哈利回来了,我就只能伪装成麦格教授的模样,当然了,真正的麦格教授早就已经被我石化了,你肯定也知道斯莫达尼阵法施展的时候除了七位活体魔法之外不能有其余杂质魔法,所以禁校令的发放就是为了清空学校但是看上去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唯一的意外就是海格他自愿带着学生去了印尼西亚。”

 “除了被费尔奇发现的维克多和费立维被石化,还有两位教授被石化了,加入邓布利多麦格,海格虽然走了,可是斯内普这个时候回来了,他就成为这被石化的第七人。”伏地魔说着他的所作所为。

 事到如今能够触发阵法的七位活体魔法都已经到齐了,“只要毁掉你手中邓布利多的魔杖,斯莫达尼阵法就能顺利完成,到时候就是我伏地魔血洗霍格沃茨和整个魔法世界的时候。”伏地魔说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你觉得你能在我手中毁掉这魔杖?”夏洛克轻声说道,他依旧淡定自若,仿佛伏地魔的春秋大梦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任凭你有多大本领,我都会毁掉那魔杖。”伏地魔说着,又挥动起魔杖,“阿瓦达索命!”

 不可饶恕咒,却硬生生的被夏洛克接住了。

 两道闪电交错在半空中,能量持续爆炸。

 突然,一团异常耀眼的火光从半空中袭来带着狂暴的飓风。

 “那是威尔士绿龙!”罗恩惊讶的说。

 那条哈利他们在森林里见到过的绿龙突然破开窗户出现在夏洛克的身后,然后用大火攻击伏地魔。

 伏地魔被击退后,夏洛克没有罢手,从魔杖中挥出的闪电一道道的击中伏地魔,伏地魔被攻击的节节败退。

 他恼羞成怒的看着夏洛克,威胁道,“今天你胆敢阻扰我施展斯莫达尼阵法,事后等会卷土重来的时候,一定不会放过你。”伏地魔说完就化成一团黑气从窗户的缝隙中飞了出去。

 “你可以杀死他的。”哈利走到跟前看着夏洛克,“为什么要放他走!”

 “如果让伏地魔死在霍格沃茨,那么谁来解除锁魂石化咒,”夏洛克意味深长的说,“锁魂石化咒与普通石化不同,它所用的锁魂,是用自己的部分灵魂囚禁他人的灵魂,伏地魔离开霍格沃茨必须要带走他自己的灵魂,我能击败他,也真是因为他的灵魂大部分都用来囚禁被他石化的七位老师,一旦伏地魔的灵魂被从他们的体内带走,锁魂石化就解除了,这也是唯一解除的办法。换句话说,如果伏地魔死了,阿不思包括其他老师就会永久的被锁魂石化囚禁,你明白吗。”

 哈利明白的点了点头。

 “真的是……”一旁被石化的斯内普突然开口说话。

 “看吧,伏地魔一离开,锁魂石化咒就解除了。”夏洛克笑着说。

 “邓布利多。”哈利想到校长然后往他的房间跑去,果然校长也恢复原状从床榻上下来,哈利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给凤凰喂食。

 “哦,哈利,”邓布利多放下手中的食盘,然后就看到了哈利身后尾随而来的夏洛克。

 “好久不见,阿不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平行时空活动专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